委内瑞拉千里洪法之行


【明慧网2002年1月2日】11月7日至12月5日,我到委内瑞拉一个月。无论是在首都还是在边远的外省,无不感到佛恩浩荡,大法威力无边。正如师尊在《劫后》诗中道:“绝微绝洪败物平,洪微十方看苍穹;天清体透乾坤正,兆劫已过宙宇明。”

一、首次在加拉加斯的气功联谊会上洪法

到达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的第二天,我独自来到了炼功点。在此等候炼功的学员,我一个也不认识。他们礼貌地与我点头,并合十致意,告诉我说这是法轮功炼功点。我向他们一一发放了西班牙语法轮功真相传单和明慧网固定集体发正念的西班牙语的通知。把师尊立掌的近照传给大家看。辅导员来了,发正念后开始炼功。参加炼功的人数有20人。

11日,星期天,炼功人数更多,有60人。与我半年前看到的人数成倍地增加。炼功结束后,西人学员埃利克(ERIK)说有一个气功联谊会,提议去洪法。由于临时决定,吉尔波特(Gilberto)拿不到假,要上班。我与埃利克还有另外两个西人学员一同前往。因为事先没有预约,埃利克与大会的工作人员交涉,希望能在大会的展示沙龙厅的舞台上介绍法轮功及展示法轮功五套功法。此时我和其他两位学员一起发正念。随后,向每个展位及来往参观的人发放传单。埃利克告知大会安排我们下午四点整上台。时间到了。我把从西班牙语师父教功录象带中自录用于洪法的录音带交给了播放音乐的小姐。顿时,大厅里充满了法轮功炼功音乐和西班牙语介绍法轮功的声音。随着讲解声,我们做完了五套功法。这是委内瑞拉大法弟子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让世人认识法轮大法。

二、向当地华人讲真相

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中说过:“而在这场邪恶的破坏中,华人是受害最深的”。委内瑞拉的华人以广东籍为主。当地的“委侨”报曾多次发表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造成很坏的影响。我到委内瑞拉时,带了一些从明慧网下载有关法轮功真相的中文资料,希望这里的华人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让更多有缘人得法。每一次到炼功点都带着。去炼功点我都穿着印有“法轮大法”和中西文字的“真善忍”黄T恤。醒目的字样好让更多的西人、华人看到。一天,我从地铁口出来,一位女士一直盯着我T恤上的字,用西语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回答:是。并问她懂不懂中国话后,就用粤语介绍法轮大法。她说,这功法挺好,为什么说炼功后死了很多人?我告诉她:所谓走火入魔,死人根本是不可能的。全世界其他国家为什么没有出现像中国媒体所说的现象呢?看的同样是一本书,炼的同样是五套功法。江氏流氓集团为了迫害法轮功什么手段都会使用的。我向她讲述了今年四月江氏来委内瑞拉,我和儿子因为是法轮功弟子无辜被关押的经过。她听了频频点头,愉快地接受我送给她的中文传单和资料,说有兴趣到炼功点看看。

20日,我发传单时,看见一位中国青年走近炼功点。我递上中文传单和资料。他很高兴,低声地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翻到“自焚质疑”的文章,告诉他这里写着哩。他看完文章后,说:“哦,原来是假的”。我说中央台自己播放的都可以看出漏洞百出。他要求我多给几份,说要给他的朋友们看看。我告诉他炼功时间,欢迎他和他的朋友参加。他走后不久,又来了四个华人。其中穿黑衣服的我见过,曾和他打过招呼。这位人士一听是法轮功,急切地要学功。他身边的一位男士说:“这功不能学”。他们中一位女士奇怪地问他为什么?他说:“中国大陆不让炼,不让学”。女士大声地对他说:“这是在委内瑞拉,不是中国大陆。我们在这里炼功,中国大陆管不着!”想要学功的人指着不让学的人说:他刚从中国大陆来的。我马上问他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情况。他说他家乡炼法轮功的人全部被抓了,关进监狱。那位女士听后激动地说:“这样做太过份了,炼法轮功的人有什么不好?!你看着吧,法轮功肯定会平反的!”我真为她有这样的认识而高兴。我教了他们五套功法后,把带去炼功点的全部中文资料都给了他们。告诉他们记住“真善忍”,从做好人开始。穿黑衣服的人士告诉我,他早听说法轮功好,但不知道什么地方教,一直在找。我为他能找到法轮大法而高兴。后来他告诉我,把我借给他的中文师父教功录像复制了七八盘,传给了其他人。因为好多人学法轮功想要录像带。

三、委内瑞拉五省洪法之行

吉尔波特(Gilberto)请了十五天的假,我们准备到外省洪法。今年四月他在靠近哥伦比亚边境省的城市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tobal)建立了第一个外省炼功点。近期又多了一个在加拉加斯附近城市瓦伦西亚(Valencia)的外省炼功点。临行前,我们买了一张委内瑞拉全国地图,确定了去西部五个省的行程路线和时间安排,同时备齐了交给五个省城市市长的西班牙文真相资料及大法书籍复印本,备齐炼功点的西班牙文资料和新经文,同时也准备了中文资料,就出发了。

第一站是距离加拉加斯158公里处的瓦伦西亚(Valencia)市。负责瓦伦西亚炼功点的西人辅导员G先生,在当地气功界小有名气。他逢星期二下午必去加拉加斯炼功点。我们中午出发,到站已经是下午4点钟了。因时间很紧,未及通知G先生,我们直奔该市政府办公地点。市长不在。我们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来由,小姐不解地摊开资料和书籍,问是什么意思?因为来此办事的人员都是有所求的,而我们只是希望市长能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和帮助。经我们的一番解释她明白了,让市长秘书直接和我们交谈。秘书表示很乐意把资料转交给市长。得知她常去散步的公园里有法轮功炼功点后非常高兴,说一定要去炼功点看看。

第二天一早我们到炼功点,炼功已经开始了。炼功的人有20个,动作做得比较标准。G先生说他们都看了教功录象带。我把带给这个炼功点的资料和经文留下,请他们继续复印,给更多的人。并告诉G先生我们给该市市长送去了大法资料和书籍,希望他能与市长取得联系,以后多送些大法的资料给市政府的其他官员。

当晚7点我们乘车到距离此地658公里处的第二站,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tobal)市。负责炼功点的马丁先生是本地人,他今年四月得法。他曾专程去加拉加斯学炼法轮功。他得法的经过是这样的:他在网页看到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后,就寻找法轮大法的网址。经过对比分析,他认定江氏流氓集团的作法是极其卑劣下流的,法轮功肯定是好的、正的。就在网上与吉尔波特联系,交谈表示要学炼法轮功。尔后,吉尔波特带上大法音像资料,书籍去了一趟他的家乡建立了炼功点。

我们颠簸了十个小时,凌晨五时到达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tobal)市。因为与马丁联系不上,我们就直奔往日的炼功点。不见人来,我们等候一阵后,开始炼功,并发放传单。我们认为该做什么事就继续做,不能等。也许我们在某些方面没有做好,但决不能因为这样让邪恶钻空子。后来,得知他们换了一个地方炼功,只是我们不知道。

第二天上班时间,我们到了市长办公室。接待我们的办公室小姐说市长不在,明天才能回来。我们把传单发放每个在坐的人。开始介绍来由,请小姐把资料转市长。小姐颇有兴趣地听着,说:“这个功太好了,‘真善忍’我很喜欢,学功做好人,那些吸毒的、打劫的、做坏事的现象,就会没有了,太好了。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法轮功,更好!明天我一定把这些资料交给市长。”当知道我们从加拉加斯来的,表示感谢,并把办公室的电话号码给我们留下。

中午11点半我们离开了这座边陲小城,前往距离202公里处的第三站梅里达(Merida)市。下午四点半到站,我们发现这是一座美丽、干净的城市,年青人很多,大学也多。白天,晚上都可以看到学校门口等候上课的年青人。第二天到市政府,市长不在,我们把资料交给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请他们务必交到市长手上,并向办公室的其他人员发放了传单。尔后,我们到了五共和国公园(Parque de las Cinco Republicas)。这是最著名的旅游公园,有世界最高的缆车直通海拔4765公尺终年封雪的山顶,这是加勒比海岸的委内瑞拉唯一能看到积雪的地方。我们选定将来炼功的地方后,就前往距离202公里处的第四站特鲁希略(Trujillo)市。在车站,听说没有直达该市的班车,需要转车时,我提议直接去第五站的马拉开波市。话一出口我悟到这是被“求安逸”之心所带动说的,并不是真正的我。马上发正念灭掉它。吉尔波特(Grilberto)坚定地说:“这是我们计划中的事,不能变。”下午1点半出发了。路经重重叠叠、起伏不断的山峦。五个小时后到了特鲁希略市邻近的城市,接着转乘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达了这座四周被山环绕的城市。第二天我们把资料送到市长办公室,市长不在,我们留下资料请工作人员转交给市长。

在城里我们找公园。马路上站了不少警察。一个警察手握着长剑,挥舞着告诉我们公园的方向。我们找到了他所说的公园,那里已经成了公共汽车的停车场,周围脏兮兮、阴森森的。吉尔波特在一张石凳上做了神通加持法。我向围拢过来的人发放了传单。当我们将要离开这城市时,看到车站里冷冷清清,我在候车处、饭店及门口发放传单。

在候车处,我发现地上有几张丢弃的大法传单,心痛地捡了起来,我真替这些人担心。他们扔了什么自己都不明白,这哪是一张传单啊?!在车站饭店里,吉尔波特小声地对我说:瞧,这里的警察怎么比旅客还多呢?!我还正纳闷,走了几个城市,没有这个现象。这时我看见一位正和别人讲话,穿着警服的小姐,手里捏着大法的传单,漫不经心地在折着,叠着,我对她说:“对不起,小姐,传单是给人看的,不是这样用的。”吉尔波特严肃地说:“您如果不看,请把传单还给我们。”她马上折平后,双手还给了他。我悟到:不管这座城市如何,人如何,既然能来到这里,就有来到这里的原因。就要为这里的众生负责,为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所以一直在发正念,并祝愿有缘人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得法的机会。

一位先生走到吉尔波特跟前,小心地从口袋掏出大法的传单,提着问题。吉尔波特拿着西班牙文的《大圆满法》的复印本给他讲解,告诉他看书中每套功法的功理。看得出他渴望已久的心,吉尔波特把书送给了他。他立即捧在胸前弯腰致谢。我们乘坐的班车来了。他陪着我们上车继续谈论着,什么是修炼、天目、功能等等。吉尔波特说他缘份真大,又送给他一本西班牙语《转法轮》复印本,并告诉他说“你要了解的疑问这里全部都有答案。这是指导往高层次修炼的大法,要天天看,不要画,开始时要一气呵成地把他看完。”他接过书后连连说:“我明白,我明白。”他把自己的名字,电话留给了吉尔波特。车开了。看着站台上频频招手致意的他。吉尔波特说:他不知在这个山城转了多久,就为了等着今天哪!我的眼睛湿润了,感谢佛主赐予我们这么好的机会。

车子行驶了528公里,晚上7点到达了第五站马拉开波(Maracaibo)市,这是委内瑞拉第二大城市,紧靠着哥伦比亚的东北部。以马拉开波石油湖著称。也是吉尔波特初到委内瑞拉谋生的第一个地方。当打听到几年前的西人朋友还在车站附近工作时,高兴地说:“找到了。”我们住在离市政府不远的旅店。第二天,步行到了市政府。在市长办公室门外的询问处,我们向小姐们说明来此的目的时,她们让我们进了第一道门。在此我们又重复了来的目的,并把传单发给这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他们一边看着传单,一边听着,很有礼貌地请我们进了第二道门等候。看来市长在,但很忙。还有电视台采访。工作人员中有位小伙子,很感兴趣,不断地提出问题,看真相传单非常仔细。对中国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深感不解。吉尔波特告诉他:中国政府不相信神的存在,法轮功修炼的目的是返本归真,经过修炼,圆满后返回到自己原来的天国。中国政府不信,所以镇压,这是其中原因之一。在中国大陆没有信仰自由。我们以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去修炼。谁害怕“真善忍”?!假、恶、暴嘛!这时第三道门里的主管小姐招呼我们进去。陪我们讲话的小伙子也进去。主管小姐问起我们来由时,没等我们回答,小伙子替我们讲开了。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好。吉尔波特向主管重复了我们的来由。小姐很愉快地接受了大法的传单,表示非常乐意把大法资料转交给市长先生。很希望我们能尽快地在马拉开波市内建立炼功点,说如果需要她帮助的话,请告诉她。我们对她的好意表示感谢,临别时,小伙子留下自己的网址、电话和名字。吉尔波特送给他一本西文《大圆满法》复印本,并告诉他大法的网址,希望他阅读大法网页,了解更多法轮功真相。在门口吉尔波特送给一位警官一本《大圆满法》西文复印本,告诉我说这位警官说自己是一个教官,看了大法的传单后,非常想得到有关这功法的书籍。有多少有缘人在等着大法啊!

从市政府出来后,我们来到了马拉开波湖公园,平坦宽阔的草坪,使我想起了昔日广州天河炼功点的“大炼功”。这里能容纳不止一万人。看着一座一座的小凉亭,我们异口同声说:这是学法的地方。下午吉尔波特看到了昔日的朋友,叙旧中,吉尔波特自然地讲到了法轮功。这位朋友看了传单后,要求再给多些传单和资料,说他的朋友很多,要让他们都知道这个功法。吉尔波特送给他一本西班牙文《转法轮》复印本,他很高兴,说一定要好好看这本书。晚上7点,我们告别了这位朋友,告别了熙熙攘攘、闪烁着节日彩灯的石油湖城,登上返加拉加斯的长途车,结束了五省行程2454公里的洪法之行。

四、后记

尽管中国大陆江氏流氓集团集古今中外,用最卑鄙、最邪恶、最残酷的手段镇压迫害法轮功弟子,并且不断地把编造的谎言和仇恨向世界各地散发。但是学炼法轮功势不可挡,将席卷世界的每个角落。十多个国家的三十六位西人同修在天安门高举横幅,喊出全世界法轮大法弟子共同的声音--“法轮大法好!”的这一伟大壮举,正说明了这个不可争辩的事实。

记得今年四月江氏来委内瑞拉期间,我们虽然被无辜关押,但公园里的炼功照常进行着。而今天更加自由地进行着。委内瑞拉从今年的2月底正式建立第一个法轮功炼功点以来,仅仅在炼功点上发放的传单就有一万份。来学功的人,一批、一批又换一批。有的西人学员到临近的哥伦比亚国探亲,送去了大法的传单、炼功音乐和五套功法。九年前,法轮功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使中国以至全世界不分民族、不分种族、不分国家地域的一亿人受益。那么今后将会怎样呢?!师尊说:“那么也就是说人类将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将要得法,正面得法,不给法制造魔难,这是将来的人得法的情况,所以说要得法的人是相当的多的。”(《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有幸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已融进了这浩荡无比的洪流之中,为将来的人得法负责,为自己修炼的每一步负责,绝不能懈怠。勇猛精进,直至他日天上人间普天同庆、同祝、同颂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