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念和慈悲挽救误入歧途的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十月底,我们地区连续三天都有大雾。由于警察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们流离失所了。我在一功友家学法、炼功。我想连续三天大雾,需要我们悟什么呢?我忽然想起,有消息说城里有几十名大法学员被假理迷惑而邪悟了。由于他们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错路。我要是不走出来,不也一样被抓吗?警察抓我时,去了三辆车、十几个人,把电话线断了,前后门堵上,墙外还围了人,進院三、四个人到处翻,也没找到;他们还安排人盯梢、蹲坑四天四夜。其实他们抓我时,我刚走半个多小时。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安排。师父在经文〈路〉中说:「目前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弟子的,针对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最伟大的表现吗?」(《精進要旨(二)》)想到此,我下决心去做反迫害工作,找那些走错路的功友,帮他们尽快明白过来、加入正法洪流。

悟到就做,于是晚上六点多钟,一位功友开车冒着大雾上路送我。因为雾太大,天又冷,车灯只能照出几米远,风刮在玻璃上又结雾气,根本看不清路面,只能慢慢行走,比骑自行车还慢,路面上还晒了许许多多的玉米,摆了许多石块和木头,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危险。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行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安全来到一位功友家。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们,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我把我的想法和他们说了,他们说:咱们不谋而合,我俩前几天已经分别找过这位功友,谈过两次了,有些效果,但还没有彻底明白过来,咱们明天再去,救人出水火。这在常人中也是在做最好的事,何况我们修炼人。她修成后她有自己世界的众生,这不是救一个人的问题。

我们在九点、十点、十一点三发正念彻底除恶,并清除这位走错路功友空间场的一切不正的因素。发正念时我的眼泪淌流不止,我想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不落下一个真修弟子,安排我们去帮助她,我坚信我们能做好这一切。发完正念后,突然刮起了大风。半小时后风停了,我们到室外一看,满天星斗向我们微笑。大雾散了,没有一丝云,好美的夜空啊!

第二天,我们坐车進城。几天的大雾散开后,空气特别新鲜,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看远处的山象清水洗过一样,真让人感到天清体透的一天快来了。下午两点,我们在外面用电话约这位误入歧途的功友去某学员家见。她骑摩托车,我们坐车,我们还要步行三、四百米,因为楼区到马路要步行。按理说到此学员家只有两三里路程,应该同时到或者她先到才对,可是我们到此学员家后,半小时了她还没到。我们感到有点不对劲,但是我们始终用正念除恶,把一切邪恶的坏人定住。又过几分钟我们准备走,就在这时她来了,同时还带了俩个人,我们问她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她说她找人去了。这里说明一下,后来她彻底明白后,她才告诉我们,她见到我们害怕,是魔控制她去到公安局举报。公安商量后,说把我们三人稳住,暂时不动,并派另俩位也是走错路的功友来对付我们。你想,邪恶动用了人力、物力、警力、金钱,盯梢、蹲坑几天几夜抓捕大法弟子,今天送到门上来了,它们却不动。这充份显示了师父的洪大慈悲,神威大显。有师在,有法在,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因为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此事,所以没有丝毫怕心,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们六人一起学习师父经文,谈个人悟到的不同的理。当然他们在没有彻底明白之前,而且又是带着特务来的,讲出的话肯定是断章取义曲解师父的法。我们三人,一人谈、俩人发正念,轮番和他们谈。师父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经过两个多小时的交流,终于有了成效,他们认识到配合公安找大法弟子是错的,并表示以后不再做助纣为虐的事了。在交谈中他们还打了两次手机。我们一看达到了预期目地,我们坐车安然返回。

经过多次帮助,现在这位功友和其他功友彻底明白过来了,并写了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从新加入了正法洪流。

通过这件事,使我更深的理解了「佛法无边」的伟大内涵:
一、警察抓人半小时前我离家出走,使邪恶扑空;
二、三发正念后大雾散开,天清体透;
三、举报后,邪恶不动。

这正是大法在显神威。同时想到,我们帮一位功友就这样难,而且还有师父保护。可师父为全世界大法弟子、为全宇宙众生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得有何等难啊!正如师父的诗中所讲:「危难来前驾法船 亿万艰险重重拦 支离破碎载乾坤 一梦万年终靠岸」(《洪吟》〈苦度〉)。

我们用尽千言万语、人类最美好的语言也无法形容师父对弟子的洪大慈悲。我们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