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郸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一)

【明慧网2002年1月21日】河北省邯郸市劳教所党委书记、所长郑贵修为完成省司法厅、省劳教局下达的对法轮功学员第一步“转化率”必须达到70%的任务,经开会讨论,研究制定如下连坐制的措施:一,所内各级领导和各大队干警每人包“转化”1至2名法轮功学员;二,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发奖金100元,到期“转化”不了的将通报批评,并受到相应的处分;三,每一名法轮功学员要由2至3名劳教人员包看,包监视,不许所包的法轮功学员在所内炼功,看有关法轮功的材料,不许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说话,就连上厕所,洗衣服,打饭都要时时跟着。

在2001年4月初的一次各大队工作汇报会上,所领导严厉批评了“转化率”小的“一大队”队长吴峰,并对其它队提出了转化力度要大的要求。

恶警吴峰回到大队气急败坏和本队一些干警商定“一夜转化法”,写好攻击大法及师父的口号,逼迫本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喊,真是又一次“文革”场面的再现。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由于在接触中大法弟子言行表现赢得了一些劳教人员的认可和信任,认清了媒体宣传的虚假,欺骗,期间也有敢于挺身为大法弟子仗义直言、抵制恶警、拒绝打骂大法弟子且因此受到恶警责罚的劳教人员。有个劳教人员班长说:“你们哪位队长见过炼法轮功的骂过人,打过架,干活耍滑,没有。他们的言行证明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按着法轮功的法理做的这么好,证明法轮功是一部好的功法,你们凭什么打他们,让我打他们,我不干,打这些好人要造罪的。”恶警队长听了他的话,哑口无言,个个脸憋得通红,但恶警队长为了完成“任务”,认为该班长是绊脚石,就撤了该班长,并调到其他队做饭去了。也有不明事理的劳教人员充当打手,他们对大法弟子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木棍,板凳,皮带,鞋等不分青红皂白,不说原因,只要不“转化”就毒打。大法弟子被打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有的劳教人员看不下去,但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背后小声地说:“队长和这些打手简直没有人性!法轮功学员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人家?”但是这些劳教人员还得跟着喊口号攻击大法及师父。悲哀!人性的悲哀!民族的悲哀!国家的悲哀!中国人的思想,言论被奴役,牵制,被摧残,从上到下,高压下人为了一点点生存的空间而变成了一群任意驱使的廉价工具,江氏的垫背。

有些学员在这种邪恶的迫害下,在巨大的承受中被求安逸的心带动,违心的写了所谓的“悔过书”。该大队队长吴峰在汇报“战绩”时,受到所领导的表扬,并让其他队向其学习。因此其他队新一轮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开始了。其中也有一善良正直的干警对其做法不齿。

而后,“入教队”在大队长于庆革,副大队长薛沛军的倡导下开始效仿“一大队”,很多大法弟子身体被打伤,打肿。大法弟子李平昌被打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造成重伤,不得不拉到社会医院住院治疗一个多月,稍有好转后就被拉回劳教所继续迫害。“二大队”队长赵如春效仿“一大队”叫来打手劳教人员刘佩录(31岁),杜国涛(23岁)将多名大法弟子打伤,打肿,行走不便。“行直队”也效仿“一大队”对大法弟子进行身体摧残,精神折磨。后来在大法弟子不断向干警洪法,讲真相中,许多干警都无言以对,教导员见这种情况说:“我转化不了他们我就不上班了。”和几名大法弟子辩论,大法弟子结合着现代科学,用法理说的该教导员频频点头称“是”。教导员真的好几天没有上班。上班后,不知为什么他把该队的大法弟子一个不剩全部分散到其他队去了。“五大队” 非常邪恶。4月18日以后开始毒打大法弟子逼迫写“悔过书”,而且学员一旦明白过来、声明“悔过书”作废,便会立即遭到毒打。四大队大队长江喜庆让干警沈英军主抓“转化”,恶毒攻击大法及师父,攻击大法弟子,恶警裴胜利在一次酒后找来打手毒打大法弟子们,将大法弟子王京深打得昏死过去,并打断一根肋骨,尿血,拉血,不能喝水进食,不能动弹,一个多月后才有所恢复。恶警队长们还让打手逼迫大法弟子“站军姿”、“蹲马步”、“跪棍子”、不让睡觉、用棍子、板凳、鞋随便打骂、侮辱。有时棍子打断,板凳打烂。

邯郸市劳教所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和邪恶的劳教人员视法律于不顾,干警执法犯法,践踏人权,充当江氏的爪牙,他们的行为必将遭到恶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