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机会向周围的人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2年1月21日】我是一名政法干部,党员。97年得法,使我从一个好人升华到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99年7.20以后,邪恶在中国大地漫天铺地,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大法弟子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正与邪的抉择较量。面对邪恶势力的猖狂迫害,看到大法弟子一个个被捕入狱、劳教、判刑,我的心在痛苦与燃烧中。我要站出来为大法讨还公道,因为我是宇宙的一颗星。在大法弟子前仆后继进京上访的队伍中,我加入了行列。同时我认识到:我要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的血腥事实。

一次局长找我谈话,让我放弃学法修炼,并谈了他对法轮功的看法,对大法弟子进京上访不理解。针对他的谬论,我心平气和的与他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告诉他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是履行宪法给予的权力。上访的大法弟子进京没有闹事,而只是想给法轮大法讨还一个公正的待遇。面对被抓、被打,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列举了许多血腥镇压的事实。揭露江氏集团利用政府宣传机构、新闻媒体,任意枉加莫须有的罪名对待大法,他们这么做违背了天理,会遭报应的。局长听了我的一番话,沉默不语。从此以后再也不找我谈话了。

师父指点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两年来,我利用一切机会向我周围的人讲清真象,洪法正法。在白色恐怖日子里,我冒着被开除工职,开除党籍的风险,与功友们走家串户送真象材料,张贴真象传单。大街小巷遍布了我们的足迹。“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了公安局的大门上、围墙上、临街的高楼上、立交桥上、居民区等。公安局的大门柱上、围墙上喷上了显耀的、鲜红的五个大字“法轮大法好”。有利地震慑了邪恶势力。我们的正法工作震惊了县城的所有大小官员,他们有的吃惊地问我:“你们法轮功真神,一夜之间满街挂的都是条幅,贴的传单那么高,你们是怎么挂上去的?我微微一笑说:“这就是神与人的区别。”

在单位我与同事们闲谈,经常是从人生观讲到修炼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法理,让他们逐步了解什么是法轮功,并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上乘修炼大法。只要明慧网来了新材料,真象碟,录音带,我公开带到单位,送给大家看,现在一部分人也经常公开管我要,时常问我“今天有没有新的?”单位各科室的办公桌上真象材料经常摆着。

2001年10月的一天,一位局长把我请到他的办公室,闲谈几句,他就开始探讨性地问我:你学法轮功多少年了?我告诉他5年了。又问我:怎么开始学的?我答从祛病健身开始到思想升华。局长又问:为什么不在家偷偷炼?而搞宣传。我说:法轮功教人向善,每一个学法轮功人都受益非浅。所以,我们就要走出来证实法,同时普度众生,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使每一个善良的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又问:为什么进京上访?我告诉他:因为法轮大法是上乘修炼大法,江XX无视上亿人修炼,利用手中权力,专横地诬蔑陷害,天理不容,我们只有到北京天安门去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他听后,沉默一会儿,悄声问:你说的这么好,能否借一本书给我看看。我爽快地答道:有,明天就给你拿来。第二天,我送他一本《转法轮》。他非常珍惜地接过去。我说:“你好好看吧,这对你及你的家庭会有好处的。”他感激地说:谢谢!谢谢!一周后,我问局长,书看了吗?他说:“看过一遍了,书的内容真好。”我为又一个众生得法、得度而感到欣慰。

现在,我单位的洪法工作做的比较好,过去有个别人曾经诽谤大法,现在什么怪话也不说了。有时师父经文来的少,功友们不够分,我就到单位找办公室主任请她给复印几张,她接过去二话不说,每次都多印几张。现在我们这位主任,只要师父经文一来,她都冲我要,她现在也在家学法。

师父的经文我几次请单位的打字员给打出来,每次她都是一笑接过去给打出来,复印出来,而且还说上一句:“以后有事直管说,没关系。”

通过向人们深入耐心地洪法、讲清真象,很多人对大法弟子表示同情和支持。在中国大陆邪恶的环境下,他们都明里暗里帮助我。县里“610办公室”多次让我写保证书,都是在局长和主任的帮助下,扣押表格,或谎称我不在搪塞过去。2001年春,县“610办公室”要送我去“洗脑班”,办公室主任当着面直接告诉“610办公室”,我单位不送。我深深感到:大法已在我局深入人心。

我悟道:只要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多学法多看书,在法上认识法,就会有无穷的智慧,在洪法工作中你就能有问有答,用法理来讲透,让人们认识到宇宙中有佛、道、神的存在。

洪法正法在家中也需有智慧。我的爱人是一名刑警队长,因为我进京上访、做真象,跟我大吵打骂,威胁我要离婚。我严正告诉他:为了大法清白,为大法讨还公道,生死已放下,更不怕离婚。他见威胁不了我只好作罢,每天见我出去做真象只装没看见。我的老母亲怕我丢掉工职,老泪纵横地劝说我:女儿,我已是九十岁的人了,你给我一个省心吧!我坚决地指出,劝我放弃修炼,用什么理由都是不对的。说来可笑,我这话一出口老妈的眼泪当即就收回去了,从此再也不劝我了。我的姐姐是市局政法干部,在一次劝说中跟我翻脸,厉声说要跟我解除姐妹关系。我正色道:我宁愿跟你解除关系,但我决不放弃正法修炼。我几个月没看她,没通电话,后来,还是姐姐来电话邀请我到她家,但从此再也不过问了。

我个人悟到在正与邪的较量中,在任何的空间场中我们都不要留有余地。我们修炼人的亲人纠缠时的背后,他都有邪恶势力安排的魔性。对亲人的软硬兼施不能顺从,我们应该理直气壮,不怕威胁,不怕眼泪,堂堂正正。这才是同化法、证实法,让更多的人了解法,邪恶就被清除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