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汉中“610”办公室残害无辜母婴 罪责难逃

【明慧网2002年1月23日】陕西省汉中市地处陕西南部巴山之中,四面环山的盆地造成了交通不便、封闭保守的环境,直到1996年,法轮大法才开始传到这里。一旦传开,得法之人甚多,建立了许多炼功点。1999年7月22日,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广大大法弟子惊诧、不解,为什么要攻击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为什么要造谣、诽谤我们的师尊呢?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到北京上访,用宪法赋予的权利、用身心受益的事实为法轮大法讨回公道。

2000年2月24日(正月17日),第一批上访的6名大法弟子,冒着严寒、在“两会”前赶到北京,刚到北京就被抓了起来,关在陕西驻京办事处。3月1日被汉中“610”办抓回,在汉中市东大街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3天3夜,3月4日恶警将这六人押到汉中看守所。不几天,其他几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也陆陆续续被抓回。

汉中“610”邪恶之徒以办洗脑班为名,残害大法弟子,聚敛钱财。被强制参加洗脑班的大法弟子每人需缴自己的1200元和1-2名陪人的费用,没有陪人就另缴2400元。农民大法弟子朱梅玉本就家贫,每天吃着家里送来的干馒头,还得四处借债缴纳“洗脑费”;大法弟子张明星家贫屋漏尚无钱修补,仍得四方告借缴费;大法弟子李国英被强制参加洗脑班,单位不给升工资,还要扣回代缴的2400元陪人费,大法弟子郭建珍所欠的2400元陪人费,仍在单位挂帐扣回。学员张汉云,33岁,虽于5年前村委会就给了怀孕指标,但因闭经一直未生,炼法轮功不到半年就例假正常。2001年3月份,怀有身孕的她即将临产仍被强制洗脑,她躲在亲戚家里。北关办事处在汉中“610”邪恶之徒的授意下把她父亲和弟弟的建筑工地查封,逼着交人,将她的丈夫铐在略阳县嘉陵江桥头示众。最后仍将张汉云抓进了洗脑班。当邪恶之徒发现她要临产了,就用车将她拉到了30公里外的一个职工医院,将胎儿活活肢解取出,其景惨不忍睹。

汉中看守所是阴森森的人间地狱。在汉中市“610”邪恶头子的授意下,看守所恶警肆无忌惮地迫害大法弟子。不仅轮番提审、随意斥骂,还纵容那些吸毒、贩毒、卖淫、抢劫罪犯以“号长”的名义纠合十几名罪犯对大法弟子一个个摧残,揪头发、扇耳光、打头、踢腿、踢胸口、踢肚子,按倒在地用皮鞋猛踩,打完后,逼写“悔过书”。连续几天毒打,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伤痕累累。大法弟子兀亚丽被打断肋骨,一个月不能起床;大法弟子郑翠平被打断胸骨,一个月不能弯腰;大法弟子梁凤英被打得浑身青紫、脸庞变形;大法弟子王彬的耳朵被扇得流血不止;大法弟子王新莲的皮大衣被打烂,还被戴上脚镣;60多岁的大法弟子杨秀莲被一边打耳光、一边大骂;大法弟子梁XX被指控为“教唆别人进京”,被恶警抓来毒打一顿,戴上脚镣。所有被抓大法弟子无一幸免。然而,汉中的宣传工具却对外谎称:在看守所,工作人员对他(她)们(大法弟子)很好,就象父母对待孩子,老师对待学生,医生对待病人。真是无耻至极!

未遭邪恶拘禁的大法弟子被严密监控,每天被规定到办事处报到。一位名叫卜龙祥的大法弟子是退休司机,因儿子的车坏在郊县,赶去修车没有请假,被抓进劳教所毒打一顿,戴上脚镣、非法拘留15天。住在火车站附近的大法弟子张志学是位教师,却被命令不许上课,而要自带小凳,坐在火车站监视上京大法弟子,如不向“610”如实报告,就要被重惩。

汉中“610”对上访大法弟子的亲属采取连坐、威逼、欺骗等手段,以各种名目进行搜查、跟踪、盯梢,进行摧残。陕西工学院刘老师因涉嫌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汉中“610”命令陕工院将刘的妻女赶出学校,抄家时,门窗玻璃被打碎,并抢走了3万元存折。汉中“610”与汉中警方故意对非法劳教期满的大法弟子迟迟不放,借机向被关大法弟子家属敲诈钱财,经常半夜给被抓大法弟子亲属打电话约去歌厅、酒吧商谈“放人”事宜,勒索钱财。据初步了解,大法弟子陈春珠(60多岁)的女儿被勒索3万元,大法弟子兀亚丽的丈夫被勒索4万元,大法弟子杨秀莲的女婿被勒索1万8千元。其他大法弟子家属被诈数额不等,不完全统计共达十几万元。结果花了钱被放出来的大法弟子徐建东、兀亚丽都被非法开除了公职,生活无着落。当被敲诈的大法弟子家属找律师帮助告状时,律师说:“法轮功的案子我不敢接,这是XX党的天下!”

两年来,汉中“610”和看守所的倒行逆施已使广大人民逐渐看清了他们的罪恶面目。他们终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天理的惩罚!

汉中看守所所长张智、汉台区610头子马平安是残害大法弟子的穷凶极恶之徒,他们必遭恶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1/18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