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旧势力在迫害大法时的经济输血和经济危机


【明慧网2002年1月24日】在讲清真相中,我们经常遇到这样一种情况,有很多中国人认为是某某党给他们带来了幸福生活,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日子越过越好。认为某某党虽然腐败,但毕竟给人民带来了好日子;江泽民怎么坏,宣传媒体怎么给别人造谣,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也就是说,表面的经济繁荣使很多人愿意维持现状,很怕自己失去现有的既得利益。社会的风气也是一切向“钱”看,某某党可以给他“钱”,所以某某党搞运动迫害法轮功死了多少人他就可以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甚至推波助澜。

先不说同样时间内非共产党统治的台湾有多大的经济成就,也不说建筑在沙滩上的亭台楼阁能有多长久的美好,单说中国大陆这种社会意识形态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呢?

在改革开放前,中国是一贫如洗,国民经济出于瘫痪的状态,是从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才开始有了活力。其它大多数共产国家由于没有经济基础的支持,在十多年前就垮掉了。连共产党本身现在也不相信什么共产主义了,而中共却可以维持其专制独裁,靠的是什么?那就是表面经济的繁荣,和所谓的世界最大市场。中国的经济浮华“童话”是江泽民犯罪集团赖以维持的命脉,也正是这种浮华,才使得迫害大法的机器得以运行。不然,耗费巨资的镇压早就维持不下去了,因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其实早已是个空壳。

看看现在的国营企业,有几个是盈利的?银行里有多少的呆帐和滥帐?整个国家有多少可盈利的资产?海外投资究竟能够收回几成?

中国的经济就如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已经不能自己造血了,他是依靠输血来维持生命。

那么,江犯的“输血管道”在哪里呢?

这个“输血管道”就是让钱源源不断流入江泽民犯罪集团之手的外资投资渠道。它可以借各种名目设立,诱惑急功近利的人们进去投资。一旦资金到帐,就由不得经营者的意愿了。江泽民出于对权力的过度保护,在近三年的镇压法轮功中,耗费的巨资远远超出中国老百姓、特别是“老外”的想象——不惜工本地拿钱镇压中国人中最善良和平的人群,资金如何保证?只好杀鸡取卵,把国家经济建设和维护真正社会稳定的资金抽调挪用,收买特务、刺激暴徒、鼓励告密、大建集中营,没钱了再巧设项目,从海内外投资者的荷包里大掏特掏。“设立项目-招引外商投资”被当成了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输血管道,让大批没有足够资讯来源的普通投资者误认为中国的经济前景很好,把世界上最大的“无底洞”当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市场”。这种人为的误会,很大程度上是江泽民集团上层为了得到外商的大量投资而放烟幕造成的。靠这种“经济输血”,人间邪恶势力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的确取得了苟延残喘需要的刺激。

那么,为什么又说旧势力已经面临经济危机呢?

请看下面这个例证。

“2001年3月1日,我收到一封朋友转发的法轮功信徒家属(署名悟空)的求救信,信的全文如下:‘我急需法律援助 我的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去年去了北京,到现在一直在北京呆了五个月了,近日被警方抓获,昨天派出所所长把我叫了过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一两天后把他们押回济南,让我为他们准备交点钱,一人五千,三人共计一万五千元,据说是警方侦破此案的费用,以及我的家人去上转化班的费用。
我想问一下专家的意见:
1.这样做合理吗?
2.这样做在法律上有依据吗?
3.我怎样保护我的权利呢?
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从来就不炼法轮功,我也一直在说服我的家人,让他们别出去洪什么法,更别去北京。一九九八年七月间,他们去省委静坐,结果引来抄家,我自己的计算机也被抄走了,至今不给,这我可以不要了!但这一万五千元,我是真不打算给!我想坚决不给!单位也来过,若不是我业务、技术好,工作早没了。现在,我不想谩骂,因为我还算理智;我也不想失去什么,因为那是辛苦劳动所得;毕竟我没有作过什么,这一切难道是我的错?朋友们,有谁能帮我一下呢,我需要一篇有理有据的东西,告诉他们这钱我不该交。法律在这个时候能帮到我吗?……”(摘自博讯1/24/02)

以下是对此案件的两点分析:

(1)经济在镇压中早就被利用来扮演重要角色

这是一起当事人为了信仰失去自己的财产,家里其他人的财产也遭到抢劫并面临失业危险的案件。在这起案件中,这位署名悟空的求救者简单清晰地叙述了发生在他家里的悲剧,根据叙述,他家有三个人信仰法轮功,三人在1998年7月份就曾经因为去山东省委静坐而被抄家,抄家时“我自己的计算机也被抄走了”,也就是说,抄家的时候就是连坐的,对于那些当值的警察而言,法轮功学员的家可以随便抄,而且那时还只是1998年,也就是中共大规模镇压法轮功的前一年,1999年7月22日以后是什么状态那就更加可想而知了,简单说为了信仰他们首先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财产,与他们有亲缘关系的人虽然不信仰法轮功也在连带受迫害之列,他们的财产权也不受基本保护,“悟空”若不是技术好也早被辞退了。

从此可见,经济在镇压中早就被利用来扮演重要角色。——邪恶一方面早就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经济上截断”的恶毒政策,另一方面,也早就对开始了在镇压中对参与者的经济刺激。

(2)政府经济来源难以支撑镇压规模和强度

在上述案件中,可以说是政府通过抢劫被迫害者、敲诈其家人的财产来迫害财产的主人:济南警方要将“悟空”的家人三个法轮功信徒押回济南,这又成为警察敲诈的借口,他们所谓的破案费、转化班学费(这都是中共特产)从法理上说就是警方非法获得的财产。假设警方执行的法是正义的法,那么他们的执行费用来自国库,即来自纳税人的腰包,薪俸是从财政拨款中得到,也是从纳税人的口袋里获得,是他们应得的报酬。然而,镇压、迫害自己的同胞作为一个有基本良知的人是不屑于做的,因此,哪怕没有任何报酬甚至自己倒贴去迫害无辜的人,这也是犯罪行为;再稍进一步讲,如果他们仅仅按照上级的命令从国库中开支迫害法轮功信徒,那也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冠冕堂皇的犯罪;再进一步讲,现在他们抢劫了被害人不算,还要受害人自己出钱害自己,不但如此还要受害人的家属掏钱请政府迫害自己的亲属!这不但不是“免费害人”,也不是“奉党害人”,而是最无耻、最猥琐的“穿制服打家劫舍”,其卑劣程度远远高于被判刑甚至枪毙的劫匪。(引自博讯同文)

不难想象,如果资金充足,江犯是舍得在他最怕失败的这件事上花大钱的,但是现在参与迫害的走卒们不得不自谋财源、满足贪欲。可见,江泽民犯罪集团因为坚持镇压法轮功身处经费紧缺的窘境。不仅如此,他们给众多家庭和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经济压力,给社会也制造了无数经济犯罪案件。这样的独裁暴政情况能维持多久?何以为继?人间旧势力还是投的吸引海外投资这个药方。

*****

在修炼人圈里有人谈到,有学员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经济的安排时,看到另外空间一个很庞大的“金”色网状的东西。很多大法学员现在很贫困,几乎没钱做大法工作,就是因为邪恶的旧势力在这个网和学员之间没有建个“桥”,而把桥建造给了迫害大法的人(以及其它邪恶的安排),金钱就没法往学员那里流去做大法的工作。当然,这只是说个意思,因为个人看到的只是个人在有限的状态中所能认识到的。我们的确不执著于金钱,但问题在于旧势力利用金钱来迫害大法,使我们没钱做正法进程需要我们做的工作,那不是对正法很大的迫害和干扰吗?不是对带着钱来的那些生命最大的不公和迫害吗?不是把他们往助纣为虐的路上推吗?

邪恶势力利用人们的赚钱心理,把海外的钱收集起来,然后把这些钱通过这个网络运到邪恶在中国的病身,来维持邪恶的生命。当我们在另外空间把这些邪恶的管道全部清理并使运输方向发生逆转时,邪恶干坏事就没有“血”来维持其生命了,带着钱来在世间的那些人才能有机会正确地摆放他们的位置,我们大法弟子也就能使用这些钱去救度更多的世人,并为法正世间奠定所需要的良好基础。

旧势力的安排是把对下来度人的觉者进行迫害当作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师父是不承认这一切的。正法就是要打破旧势力的所有安排,经济领域的事不能再拖延了,天象变化也已为我们做这件事带来了方便。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及时认识到这一点。大法弟子从法理上认识到经济问题的实质,在讲清真相中救度经济领域里的可贵生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