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又一个人得救了”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2年1月25日】同修们在布满邪恶因素的险峻环境中,直面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做出的伟大壮举常常使我内心震荡不已,泪水涟涟。

当人们对大法、大法弟子发出善念、口出善言、做出善行时,同修们往往总是欣慰地说一句或者想一念:“又一个人得救了”,或者“又一个人得度了”。

开始我也挺高兴,但时间一长,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后来我在学法时,带着这个问题,“以法为师”,进行了严肃而又认真的正悟,现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同切磋。

师父曾谆谆告诫我们:“最近有一种说法,大家在弘扬大法时,引导一些有缘之士得了法,走上了修炼的路,因此就说成了自己度了人了,曰:我今天度了几个人、你度了几个人等等。其实度人的是法,做这件事的只有师父,你们只是引导了有缘人得法,能不能真得度还得看其人能否修圆满而定。千万注意:有意无意的话讲大了佛都会震惊,不要给自己修炼造成障碍,这方面的口也得修,希望大家明白。” (《精进要旨》“不讲狂语”)

同修们因世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善念、善言、善行而感欣喜、慰藉,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我们正念清除邪恶、慈悲救度众生、坚定维护大法所要达到的目的。

但这里有两个问题提出来,望能引起同修们的正视和重视。

1、克服求安逸之心

我们通过讲清真象,当时唤发出了世人的善念,一见此情,往往可能就会产生一种如卸重负的感觉,就可能出现一种放松自己的情绪,或者进入一种完事大吉的不正状态。这也极易产生一种欢喜心、显示心、骄傲心、自满心。这不正的念头一出,就极有可能让邪恶钻了我们放任的空子,并加强、放大、利用之。

我们千万要当心哪,可万万不能功亏一篑啊。

2、 正视大法的严肃性、严格性

师父说:“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 (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法轮佛法》(精进要旨)“退休再炼”)

“今天正法中的一切都必须得要求绝对的严格、绝对的正,这就是和过去所做的一切的不同。”(《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从师父讲法中可以悟到,大法是极其严肃的,要求也是特别严格的,必须不差丝毫地做到。

一个人能否得救,能否得度,不是表面上能看出来的,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不是我们修炼中的大法弟子所能衡量的,这是由师父、由大法来衡定的。

大法对正法时期众生“得救”和“得度”的内涵有其极严肃、极严格的规定和要求。

师父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通过学法及正法修炼实践,我对“得救”、“得度”这两个问题的初浅认识是:

(1)、关于“得救”

一个世人能否“得救”,并不是完全取决于我们在讲清真象时,当时发出的这一善念,当然这一善念是极其重要的,是一个人“得救”的起点,是基础。因为人的善心是靠一念一念积累起来的,不是一蹴而就的,是我们大法弟子日积月累正念清除邪恶、慈悲讲清真象的结晶。只有使世人对大法的正念越来越强,越来越纯,越来越正,并一直保持到法正人间前的那一瞬间,才能使其真正“得救”,才能使其有资格顺利地进入历史下一新纪元。

(2)、关于“得度”

世人因其对大法师父、大法的正念而万幸地进入了新的未来,这只是标志其“得救”了。能否“得度”,还得看其能否在未来岁月的大法修炼中,达到大法所要求的“得度”标准,也就是“圆满”标准。

(3)、关于“责任”

师父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

“所以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不能够不为其他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其他众生他们在现阶段为什么不能够马上来得法呢?是因为他们在这一方面被抑制着。他们不能够现在进来是因为他们一旦进来之后他们自身的业力和他们在社会中造成的各种复杂因素,那负的一面的东西也随之跟上来,那么就会把第一步正法的难度加大,所以不能让他们现在上来。但是,正法讲清真相你们必须去做,因为在做的过程当中,他们炼了功也好,学了法也好,虽然没有深入,但是已经定下了他们未来得法的基础,所以必须要做。也就是说,有许多情况,我告诉大家都不是无故的,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这个大法而来的,都是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回首我们自己的修炼之路,我们在师父这开天辟地都从未有过的慈悲与佛恩的千万年浩荡、沐浴、融炼下,才走到今天,才修到今天的境界与层次,但我们与师父和大法对我们的要求还相差有多远哪?!

就生命的基础、生命的特点、执著心的大小、悟性高低等影响同化大法的诸多因素方面来看,我们与现在尚未得法的人相比,我们所具有的正的因素要远远超出他们。

所以,想想自己,看看世人,我们就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有多大,我们就知道师父赋与的责任有多重,我们就应该知道讲清真象的艰巨性、艰苦性、艰难性,怎么能用“又一个得救了”或者“又一个得度了”这一句话、两句话代之呢?怎么可能这么轻飘呢?怎么可能这么松快呢?

我记得有位俄罗斯同修写的一篇文章曾提到过讲清真象的严肃性与持久性。

文章大意如下:原来曾去过一个地方洪法、讲清真象,当时效果很好,人们心念都摆得很正,当时自己也挺高兴。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又去此处,发现人们的善念变弱了,对大法的正念大不如从前,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性。静下心来,“以法为师”,“向内去修”,这位同修自己悟到:由于自己以为那里的人们心念已正,就放松了自己,产生了骄傲的心,自满的心,没有持久地继续讲清真象,进一步巩固并加强人们对大法的正念,导致让邪恶势力钻了自己放任了的思想和行动上的空子。

由此自己才如梦方醒,从内心深处认识到了讲清真象的严肃性、严格性、恒久性。

在写此文时,我对师父所讲的“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又有了更具体、更细致、更深层、更开阔的体悟。

师父说:“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忍无可忍》)

所以,持久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是世人所能想象的,也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用我们所在层次及以下层次的标准所能衡量的,所能想象得到的。

最近,我看到一篇同修的文章,对本文所提的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在讲清真象中,当遇到世人持有正念、说出正言、有了正行时,这位同修在文中写道:又一个人明白了真象。

我个人认为,这比以前大家的认识又有了新的升华。

受此启发,我想,在写这方面的体会文章时,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可否在文中写道,又一个人明白了一部份真象。

其实我们所讲的大法真象是博大而又精深的,我们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我们这么精进,对大法的真象又了知多少呢?何况一个不修炼的世人呢?相比之下,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最后请允许我恭引师父的讲法与同修共勉。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弟子的伟大》)

以上仅为个人的微孔之见,有不正、不全、不圆之处,请同修们定要严肃、认真、严格地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