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辽宁大法弟子邱智岩:九次进京的正法路

【明慧网2002年1月26日】2000年10月,辽宁本溪大法弟子邱智岩第九次进京和平上访,这次他是赤脚徒步走上漫漫千里正法路的。不为别的,只为向政府倾吐自己那纯真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然而,就在他历尽千辛万苦,徒步走到兴城市时,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恶警们企图改变这位坚强的大法弟子的意愿,当它们遭到拒绝后,丧失人性的恶警们对邱智岩进行了近乎疯狂的残酷殴打和折磨,当他的亲属得知消息后,将邱智岩接回本溪时,他已经生命垂危。

在医院中,邱智岩不停地呕吐着,因为他的内脏已经被打坏。剧烈的疼痛并没有使他发出一丝呻吟,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牵挂着熟识的同修,口中喃喃地说:“一定要走出来维护大法啊!要无怨无悔啊!”他吃力地从床上撑起身子,端端正正地打坐结印,双目微闭,最后安然离开了这纷纷扰扰的滚滚红尘。他用自己的生命震撼了所有在场的人,众人无不垂泪,守在他身边的老父亲(过去一直不理解他)不禁老泪纵横,脱口而出:“我的儿子真伟大!”当晚,本溪地区风雨交加,雷声响彻天际,红光浮现,天象奇异。

消息传出,泪水朦胧了许多人的双眼,人们不禁问:“这么好的人为什么遭到如此迫害!”邱智岩生前为本溪钢铁公司一铁综合厂采购员,工作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作为采购员,捞取回扣,谋得个人私利是很容易的,但厂里的人都知道,他从来没有拿过一分不干净的钱!甚至在他去世之后,还有人经常提起他:邱智岩的人品、工作,那真是没的说!

自98年得法以来,邱智岩时刻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扎扎实实地修炼,他经常说:“越学法越感到自己的执著很多,遇到的事都要向内找。”他平时的话不多,许多事情都是默默地去做,给人的感觉很朴实、谦和,也很平凡。

然而,江罗邪恶集团阴谋迫害法轮功,频繁挑起事端,全国新闻喉舌不时有诬蔑大法的不实报导,从天津无故抓人事件,引起了4.25万人大上访,本溪地区也出现了非法抄家、跟踪、监视、干扰炼功、罚款等恶劣事件。面对江罗集团已露出的邪恶面目,邱智岩在99年的4、5、6月期间先后5次进京上访,向中央反映真实情况。黑云压顶的7.20邪恶镇压之后,邱智岩第6次进京上访,被非法遣送回本溪,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里,面对恶警的打骂、威胁、恐吓,他毫不畏惧,恶警们叫嚣:“谁不悔过,就送劳教。”并且强制在押的大法弟子超体力劳动,轻则谩骂,重则用胶皮棍抽。当有的大法学员因压力很大而导致心态不稳时,邱智岩第一个在监狱里炼功,完全把监号外的恶警视若无物,吃的是最差的玉米面发糕,喝的发黑的菜汤。他的正念正行鼓舞了许多同修,有力地窒息了邪恶。当有人问他在这里累不累,他说:“心中有法,这点苦算不了什么。”十五天下来,每天干的是很脏、很累的活。其间本溪邪恶势力组织了一伙法律顾问和叛徒来给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洗脑,满以为在精神和肉体折磨下,给大法弟子洗脑不费吹灰之力。可是这些邪恶打手和败类,在邱智岩充满理智的质问下纷纷瞠目结舌,最后只得灰溜溜地扫兴而去。当邱智岩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派出所恶警拿着他的6次进京上访笔录恶狠狠地说:“邱智岩,这回便宜你了,再有一次就判你刑!”在他旁边的六岁的儿子,已经认不出他饱受折磨而衣衫褴褛的爸爸了。

邱智岩有一句话:“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去维护大法。”从拘留所放出来不到半个月,邱智岩第七次上访,99年9月又被非法押送回本溪,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大白楼看守所。刚进看守所,邱智岩仍坚持炼功,看守所恶警景山虎发现后,穷凶极恶地把他押在抻房(本溪市看守所的抻房模仿古代五马分尸的酷刑,把人双手双脚用铁链笔直抻起,整个人悬空离地约半米高,此刑极其残忍。后因抻出人命,此恶警遭恶报被判刑,看守所抻房被扒倒,目前只剩本溪教养院还留有邪恶抻房)施以抻刑,反复三次,一共抻了他二十五天。邱智岩在看守所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抻房中承受四肢悬空被抻的痛苦承受中度过的,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向邪恶妥协,而停下他证实大法的脚步。相反只要他一有自由,他就炼,不但坐着炼,站着也炼。恶警们对他一筹莫展。

99年10月29日,整个辽宁省邪恶迫害升级,非法劳教大批大法学员,本溪市第一批共被非法劳教二十六人,男八人,女十八人,女的则送往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男的送往本溪市威宁营教养院,邱智岩就是其中一员。

由于在看守所的迫害,邱智岩身体极其虚弱,但就这样,面对邪恶的升级迫害,他向院方提出复议申诉,申明做为合法公民行使宪法所赋予上访的权力是无罪的,被劳教是非法的。并且在教养院里坚持炼功。在和一些认识模糊的同修切磋时,他及时悟到:“这里绝不是我们待的地方,邪恶势力最终的目的是置我们于死地。”当别的同修还在犹豫观望和持不同见解时,邱智岩确实走在了最前面,同时他也承受了无比巨大的邪恶摧残。面对他的正法正觉,本溪教养院邪恶势力们害怕的要命,由政委陈忠维和副院长吴刚亲自上阵,纠集十多个打手,轮番上阵,电棍、胶皮棍、上绳各种刑具用个遍,直至把邱智岩打得昏死过去,将他关进小号。可邱智岩一醒过来,在小号里他又将腿盘上,继续炼。“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

在99年那个邪恶逞凶的时候,在邪恶势力中最空前邪恶的劳教所里,他仍牢记自己作为大法弟子正法中的誓言,邪恶漫布的劳教所中去证实和维护大法,他真的不愧为大法的粒子,在磨难中放射着真、善、忍的光芒。恶警们不能使他屈服,就想尽方法折磨他。北方冬季的气温低达摄氏零下三十多度,由于长期在室外劳动,邱智岩的双手被冻伤了,十根手指变得又粗又黑,流着脓水。十指连心啊,一个手指受伤都令人难以忍受,何况十指都如此呢?就在这种极其恶劣的邪恶环境下,邱智岩默默承受巨大的痛苦,白天劳动,晚上打坐炼功,无论是在拘留所,看守所,还是教养院,他没有一天中断过炼功。

为了进一步迫害他,邪恶警察借口对他进行所谓的“治疗”,强行将他押到卫生所。为了抗争非法“治疗”,邱智岩用他那冻伤的十指紧紧抓住铁栏杆。丧失人性的恶警董波竟找来五、六个犯人硬生生将他的双手拽开,当时邱智岩的双手血肉模糊,流血不止,铁栏杆上还沾满了他那鲜红的血肉。在场之人无不侧目,连平时心狠手辣的老犯人都不忍心去看,可邱智岩却始终没哼一声。他对大法金刚不破和坚如磐石的心使所有的犯人无不从心里佩服他,都纷纷地说:“邱智岩,你真不愧是你们师父的好徒弟,就冲你这坚定劲,我出去了我也炼。”

为了抗争本溪教养院的邪恶迫害,邱智岩开始绝食。为了让他吃饭,恶警加紧了迫害,用手铐将他的双手双脚铐在床上,把七、八根电棍捆成一捆来电他,用野蛮的灌食方法来折磨他。无论邪恶多猖狂,他始终双目微闭、一言不发。恶警怎么打他、折磨他,就是听不到他的一丝呻吟。恶警们打累了,喘着气说:“这个人已经绝缘了,打不了了。”就这样,面对着群魔乱舞,邱智岩凭着强大的正念在床上丝毫不动地绝食抗议了整整十天。在最后一天,邪恶警察也支持不住了,它们彻底崩溃了,经请示批准后,诬陷邱智岩为“精神病”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在这里邪恶之徒们给他注射不知名的迷魂药,企图在医院夺走他的生命。邱智岩又一次以无比强大的正念,再次绝食抗议十天,从精神病院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这时已是2000年2月。从被非法教养到堂堂正正走出教养院,他用了近3个月的时间,要知道这是邪恶最猖狂的时候。

由于精神药物的毒害,邱智岩精神上受到了极大摧残。家里人不理解他,有些同修对他也有不同看法,但这些并没有影响他。他很快通过学法清除了邪恶的干扰。为了面对面揭露教养院的邪恶,邱智岩重返教养院。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当邱智岩回到教养院时,教养院的邪恶头头们怕的要死,吩咐手下的恶警们紧闭大门,拒不见面。一个大法弟子能让在白色恐怖笼罩的中国大陆的劳教所邪恶警察们龟缩闭门不出,怕得要命,是因为在他身上真正地体现了大法的威严与神圣。

劳教所一行之后,邱智岩第八次进京上访,当他徒步走到锦州时,被他的老父亲强行拦回,未能如愿。

2000年10月,由于家人的不理解和经济封锁,使得邱智岩的第九次进京上访时只得光着双脚,身上只揣了五块钱。他临走时拿着写好的上访材料,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再次走上他那伟大而辉煌的正法路,很难想象一个光着双脚、身上只有五块钱的人是如何走了上千里路!这期间他承受了无数苦、无数痛,最终当他走至兴城市时,被邪恶警察非法绑架,酷刑迫害致死。

九次进京护法,历经魔难,不息的生命存在的意义只为维护大法。邱智岩!大法的粒子,世人不会忘记您,众生不会忘记您,同修不会忘记您!宇宙的历史将永远记载着你无比辉煌的正法史。

漫漫千里正法路,
赤脚独行闯魔关。
一息尚存护大法,
终成正果佛道神。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3/18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