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聊天室挽救有缘人


【明慧网2002年1月26日】那天晚上学法回来已经很晚了,忙乎一下,1点就到了,看到先生没睡,我随意进入聊天室,不知道今晚是否可以顺利切入讲真相

聊天室里我习惯先和大家聊起来,马上好几个人对我有兴趣了,正想着如何切入讲真相,另一位功友贴的一条条大法真相纷纷插入。考虑到这种不合聊天规则的做法一些人可能不容易接受,我就劝那位功友和我说话,他不反应,我只有顺其自然。果然不少人开始骂起来。我赶紧招呼那个骂得最凶的人“私聊”(只有两人可看见内容)。

原本想以第三者身份跟她简单说说我对法轮功的看法,不料她特有成见,并表明她反对xx党,但也反对我们,认为我们有政治野心。我告诉她没有时,她要我给予证明。既然她有心了解,不会在乎我是谁了。我干脆告诉她我不仅读了师父的书,甚至还见了师父。这下可好了,她说她比我还早就看了师父的书,她的态度对师父很不礼貌。我两次警告她会遭报应,她却置之不理,还说她从小就有一些功能,有些观念甚至超过爱因斯坦,一再说我太幼稚。看她如此狂妄,我真有点不想理她了,但看到她积极反应我的每一句话,也不在乎我是炼功人,本能告诉我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一个众生,也许今晚就是要我修韧性了。我没有抱希望改变她。接下来,我基本不看她的观点,按照自己的思路控制着聊天的话题。3点多了,先生陪我发完最后一次正念睡去了,我却从有点想放弃到开始动了真念,今晚就陪她到底,只要她听我说。

大约3点半时,奇迹出现了,她突然话题一转来了句:“不知道叫你姐姐还是妹妹?”知道后就说“妹妹,我不怪你(相信大法〕”之类的话。看到她对我态度的改变,我赶紧要她保证以后不再骂人了,她竟然答应了。这时我觉得差不多了,才提出我这边很晚了,她也赶紧叫我休息,却又能感觉她还想和我交流。我俩互相交流email,她还给了我她的电话,我答应她在两天之内给她去电话。说了再见,两人还聊了好一会,她是一所重点大学的老师,却说她一天很无聊。我马上感觉她的大漏洞,并告诉她我可是非常充实的。

第二天早上,我赶早炼了功,学了法,发完正念,然后如约给她打电话。接上电话没多会,我就感觉她的狂妄消失了。她给我讲了好些对大法没有好感的原因。比如,她曾问一位来中国观光的美国人为什么美国能容忍法轮功,美国人告诉她因为美国的自由度太宽。我告诉她其实法轮功在美国是越来越受到尊重,美国自由只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美国政府和人民都欢迎和敬佩法轮功,更不用说越来越多的西方学员;大法怎样走入美国大学校园,世界如何褒奖大法。她又因为自己有一些功能而提问,这对修炼人就很容易回答了。她说特异功能不是法轮功独有的,我也说不是,而是人的本能,但我告诉她为什么她小时候天目开着而后来被关了,而修法轮功就能使这种精华之气回补上来。所以很多大法弟子在修炼后出现各种超常现象。

随后,我又诚心介绍自己得法的经历,大法如何一下解开了我心中所有的阴郁,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学习时。听到这些,她早就忘了几分钟之前还在对大法的不认同,说那本书值得看。后来越听越有兴趣。我终于明白,她原本是一个一直在求道的人。我给她《转法轮》一书的网址,她一试,因为在校园网,没法上,她都有些着急了。

我刚好从功友那要来一张有大法网站全部内容的光盘,就说,我可以给你寄光盘呀。她一听,很是高兴,给了我她的通信地址。当天我就给她寄出那张光盘和一张真相光盘、一张新年卡和一封简短的信。

聊天也就一两个星期,就碰到了有缘份的“姐姐”,也曾碰到过“妹妹”,和一位好得要帮我做点什么的朋友,不知还有多少“亲朋好友”在聊天室着急地等待着我呀。

记得第一次上网聊天时,我有点怕自己被卷进常人生活圈。两个星期下来,我不再有那种感觉了,相反,我一上去就觉得自己在清理那个环境,每次都能巧妙地切入真相话题。一天,当我一涉及大法时,六七个人围攻上来(当时70多人都在看我说的话)我心生慈悲,冷静应战。有人好心说:“看你惹起公愤了。”我说,我不过说了一句真话。他转而对我表示佩服。我不断地回答他们提出的质问。提问中发现他们还是很愿意客观地分析这件事情,只是被江氏流氓灌输的时间太长。

讲得差不多时,我问还在交流的人是否真的反对法轮功,他说:“如果真的只是炼功,反对干什么。”那次聊天我突然体会到为什么说他们是可贵的中国人,我看到了他们毕竟来自高层空间生命本能的流露。他们需要我们的真诚,善良,宽容的启示。

为了对他们负责,我认为聊天是件严肃的事情。我每天保证学完法,炼完功才去聊天,如果不纯净自己,是很难打动他人的。同时为了向他们讲真相,我们一定要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那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和他们交朋友。让我们一起努力,用我们的基于慈悲的真诚去结交可贵的中国朋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7/18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