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大兴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

开封市大兴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1月26日】2001年12月21日的下午,我为了告诉更多的同胞真相,在大街上贴真相资料,但是却被邪恶之徒发现了,不仅撕了我贴的资料还把我送到了开封市大兴派出所。在那里关了我一天一夜,不让我吃饭喝水也不让睡觉,他们想问出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坚持不配合被他们打了三十多个耳光,但我还是不说。他们怕人知道,又把我秘密的送进了黄河水利学校后院招待所的四楼上,用两把手铐和一个大铁链子把我扣在暖气管子上。不能坐、不能蹲,只能站着。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还要侧着身子。他们几十个人换班的折磨我,七八个人一班的看着我,套我的话。看着是谈笑风生却句句是陷阱。他们千方百计拐弯抹角的逼我说出资料是从哪儿来的,炼法轮功的还认识谁,都和谁联系,用什么方法联系,你们的资料点在什么地方,你贴了多少次了,都贴在什么地方了,等等。我说我不对你们说,这是为你们好,不让你们再害更多的人,你们也不要继续作恶了,多行点善积点德吧。他们看问不出来什么就又说:“你写个保证出去不炼了、也不贴了,就让你回家。”我说法轮功我是炼定了,因为法轮大法是绝对的正法。这么好的法、这么好的资料我为什么不炼、不贴?我出了这个门就贴,还要贴到你们大兴派出所里!他们又说要让我上电视给我曝光,我说正好我想上电视还没有机会呢,这回上了电视就能更好的洪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了。他们又说要把我五花大绑地游街,还要经过我的家门口。我说我家门口的人都知道我是好人,你们把我五花大绑地游街,人们更加知道你们剥夺人权,更加知道你们的邪恶了。他们又说要把我送到四科(开封的一个劳教所的名字),我说啥都无所谓,我也不怕,你们说的也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而且就算把我枪毙了你们也是一个失败者,因为我的心没有动。你们还有什么招都拿出来,我看够不够我一个小指头捻的!

他们一看怎么样也达不到目的,就不让我睡觉、不给我饭吃、不让我喝水,不让坐。我一个从小就得小儿麻痹的老太太就这样被他们折磨了五天五夜。最后终于支持不住的昏倒了。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放过我,威胁我的女儿说不让我外孙上学、长大了不能参加工作,不能入户口等等,并且还抄了我家和我女儿的家。

在这里我想对那些邪恶之徒说:虽然你们这样对待我,但我不恨你们、也不怨你们,我只希望你们能早点清醒过来,不要再继续为恶了。要知道你们反的是天法是宇宙的大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