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历次政治运动有感


【明慧网2002年1月28日】我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正赶上全社会贯彻执行共产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一些敢于讲真话的老知识分子、技术权威,出于对该党的爱护、挚诚,在政治学习会上向党倾诉衷肠,结果引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右派政治运动。人人要对右派进行批斗、与右派划清界线。有一次,单位开批判会,基层领导通知我去参加。那时,我还不到20岁,很幼稚,也很单纯,对什么叫右派、右派怎么向党进攻的等等全然不知。但在“听党的话,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的教育下,在虚荣心的促使下,我连夜翻阅资料,从报刊杂志上大量抄袭批判文章,第二天就在会上没头没脑、语无伦次地给一位技术权威扣上了什么“右派分子”、“向党进攻”、“有组织”、“有纲领”、“有计划”、“有步骤”等等一大堆帽子,乌烟瘴气地乱批了一通。会后,我的发言竟博得了“组织”的好评,真是越“左”越“革命”,其实那完全是弥天大谎,自欺欺人,至今我还记忆犹新,悔不自胜。讲真话的人得到的回报是“向党进攻”的大帽子,成了“阶级敌人”,被开除工职、剥夺人身自由、强制监督劳动,或遣送回原籍监督务农。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似乎逐渐地懂得了一些什么,在实践中我也感受到这些“向党进攻”的“右派分子”并不是什么坏人,更不存在什么“纲领”、“组织”、“计划”和“步骤”,而是一些在事业上造诣很深的知识分子。我开始萌发出对他们的崇敬、同情和内疚。

事隔35年(1992年)后,曾被我批判过的那位搞排水工程的技术专家才终于得到了平反。可那年他已经77岁高龄了。77岁的他两眼黯淡,双手颤抖,拄着拐杖,弯腰驼背,步履蹒跚,老伴也早已离开了人间。一个本可为社会作出奉献、大有作为的人,却因为一句肺腑之言招来横祸,被当权者的一顶可怕的政治帽子毁了一生,不可悲吗?曾批判过他的我又怎能不内疚!这难道不是决策者的罪孽吗?不值得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回首反省、引以为戒吗?

继反右不足十年,当权者又亲自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真可谓是“前门拒狼后门进虎”。顷刻间,全国上空乌云笼罩,万马齐喑,上至刘少奇、贺龙、彭德怀,下至平民百姓、少年儿童,都遭到灭顶之灾。十年浩劫,多少人家破人亡,含冤而死,多少人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留下了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痕。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当权者草菅人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路线所致吗?

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全国又风云突变,当权者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群众开展了大搜捕。他们原以为手无寸铁的群众是驯服了的奴隶,可以任其宰割,几个月内镇压就可“完事大吉”。谁知法轮功不同。迫害两年多来,虽然定性不断升级,从禁止外出炼功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追捕,并施行高压、酷刑、强制洗脑、长期关押、直至将人活活打死的血腥屠杀,又大肆利用杀人、爆炸等恐怖、暴力事件栽赃陷害,当权者可说是使绝了招术,竭尽了全力,而法轮功人员在被打压中却越打越勇,正应了其创始人所言,“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试问当局及其追随者何不认真思索一下,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为何明知要遭公安打压、甚至面临被打死的危险,却还要对其信仰如此不顾个人安危、前仆后继地维护呢?当权者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容他们讲一句真心话呢?如果他们是要颠覆政府,为什么却对政府如此信任、非得要找政府反映自己的心声呢?在任何时候的表现又如此和平呢?如果连好人都被视为对政权的威胁,那么这样的政权又如何能巩固呢?自古有言道,“失民心者失天下”,这场迫害将走向何方?迫害的结局又将如何?这难道不值得每个人深思吗?善恶必报更是谁也逃脱不了的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