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和平请愿,同一句“法轮大法好”--国人被虐杀,西人遭遣返(图)

【明慧网2002年1月29日】[2002年1月27日旧金山消息]2002年1月26日下午,上百名旧金山湾区的法轮功学员和支持者冒雨汇集在旧金山中领馆前,抗议中国大陆山东一名女性法轮功学员郑方英因到天安门请愿而被恶警毒打后致死的惨案和加拿大西人法轮功学员康尼-奇普卡在天安门因佩戴印有“法轮功,紧急救援”字样的授带并唱歌而遭逮捕遣返一事。

图:曾参加2001年11月20日十二国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北京请愿的湾区学员卡森(前)、兰宁(后左)、森图瑞安(后中)手持加国母亲契普卡女士天安门请愿的照片,呼吁中共领事馆内外的人支持正义和善良。

当预定2点15分的新闻发布会开始时,雨驻云散,天空中甚至出了太阳。

曾经参加去年11月20日12国36人北京天安门请愿的西人法轮功学员亚当-兰宁,阿里航德路-森图瑞安博士和布莱得-卡森参加了这次请愿,并从亲身经历向路人陈述了自己为什么要去天安门和北京之旅的感受。

现年61岁的康妮-契普卡女士(Connie Chipkar)数个月前在加拿大完成为营救中国大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而举行的“SOS!全球紧急救援活动”的旅程后,便奔赴欧洲,开始了她在欧洲的“SOS!全球紧急救援步行”之旅。四个月间,足迹踏遍欧洲14个国家,30个城市。她的SOS全球步行的最后一站就是北京。

1月23日下午,契普卡女士来到天安门广场。据美联社的报导,她身披印有“法轮功紧急救援”(FALUN GONG,SOS!)字样的授带,站在巨大广场上,在众多中国游客的注视下,她唱着歌曲并伸出了双臂,随后被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警察装入一辆警车里。

契普卡女士向大纪元新闻社记者自述北京经历时说,很多游客和孩子们在注视着,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在唱着歌,警察试图把她的胳膊往下拽,但却怎么也拽不下来,于是粗暴地把她推进警车,她的膝盖有点儿被伤到。在拒绝了警方的种种盘问和诱导后,1月25日契普卡女士被遣返,现已回到加拿大。

与此遭遇截然不同的是另一位法轮功女学员郑方英。54岁的郑方英是山东潍坊青州市谭坊镇北魏村人,因去年12月2日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遭恶警毒打,回家因伤势过重死亡。

据山东传来的消息说,2001年12月2日,郑方英带着220元钱从青州火车站坐车去北京,她到北京后,先把随身带的法轮功真相材料全部撒完,然后来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她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结果被一群恶狼一样的恶警扑倒,遭到疯狂的毒打。之后她被关到派出所。由于她拒不配合邪恶,恶警们对她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施尽了各种残暴的手段折磨她,她的内脏被打坏。后来她又被单独关进一间小屋。她还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慈悲地向警察讲清真相。

郑方英在被关押期间绝食十八天,遭到经常毒打,致使她行走困难、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恶警们怕承担责任,这才把她送到火车站,问她到哪儿,她说到济南。在济南下车后,由于体力不支,爬下地道再爬上地道口时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幸好此时遇上一位善良的男青年把她救起,护送到家后留下20元钱就走了。她家人给她换衣服时发现她嘴里有两颗牙被打掉,只靠一点肉丝连带着。整个小腹呈紫黑色,一动她就听到“哗啦哗啦”响,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她只在家里呆了三天就与世长辞了。她在伤势太重、夜不能眠、整日痛苦不堪的情况下,临终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说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还能继续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给她送葬那天,郑方英两岁的小孙女告诉爸爸、妈妈和一些亲戚说她看到奶奶含笑飞上天空。家人亲友都受到震撼。

在26日下午的集会上,曾参加2001年11月20日十二国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北京请愿的湾区学员卡森(Carson)说:“我们三十六人、契普卡女士、和郑方英女士到天安门,都是为了让中国人民知道,他们有选择的权力和自由,他们可以选择脱离那让他们失去自由的恐怖和谎言。我们去天安门不是为了当烈士。法轮功教我更加热爱生命,并且从自身内心获得和平和自由。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对生命的无限珍惜使得他们为了别人生命的自由而不惜牺牲自己。”

康妮-契普卡的儿子、加拿大法轮功修炼者乔.契普卡(Joel Chipkar)曾参加去年11月20日的北京之旅,并成功地将整个请愿过程的录像带带出中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30/18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