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2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深,对情的执著,违心地写下了不利于大法的言语。今天在此严正声明,凡本人签写及别人代写的,与大法不利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伟 2001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1999年7月22日进京被非法押回以后,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保证”,还劝妻子和哥哥也签,在一定程度上配合了邪恶的安排。在1999年10月28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后,又在看守所的非人迫害下邪悟,写了什么“保证”,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狱后,因为不能在布满邪恶因素的环境中证实大法,知道自己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没能做到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每当想起师父为我所承受的诸多痛苦,常常独自流泪,内心痛悔无以言表。精进中,在2000年1月7日再次入狱并被非法劳教,2000年2月~3月,为了减少迫害,早日回家,又在劳教所里写了类似内容的所谓“思想汇报”,又违心地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在反迫害中我大哥为了让我顺利回家又替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虽然阻拦,但不是坚定制止。在每次非法关押的邪恶手续上都签了字,认同了邪恶的安排。这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变异行为都对正法起了一定的负面作用,我每当想起时都痛悔不已。虽然在2001年1月在狱中写了一个严正声明(不知是否发表),但看到同修的声明,我觉得自己认识得不够深,在一定程度上还在维护着一些固有的变异的东西(如名)。另外,最近和同修谈到严正声明的问题时,我总认为有的同修对这个问题认识不够,没能严肃对待,反过来一看,自己不也是一样吗?有时想,以前也写过声明了,心性到了也就行了。其实更深层次的想法是不想承认自己也邪悟过,也给大法抹过黑,感到耻辱。这是多么不好的一颗心,正是被邪恶利用的表现。其实那都是另外空间的真实存在,掩盖只是欺骗自己,维护的是人而不是法。邪恶怕曝光,只有揭露出来,才能还我本来面目。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不是我内心的真实体现,都是被迫害下违心做的,一律作废。坚定大法的心不变,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心不变,我一定在正法、洪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正法洪流中直到走到法正人间的一刻,加倍弥补,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用大法给予我的一切兑现在师尊面前立下的神圣誓约。

潘兆文 2002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我刚刚借到大法的书《转法轮》看的当中,就被师父论述的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住了,明白了人从哪儿而来,要到何处去。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在人中尽快还清业力,好返本归真。就这样我就真正走入了修炼的大门,刚开始修炼时,我努力要求自己从一个好人做起,做什么事先为别人着想,尽量同化宇宙特性。在几次货钱交易中,人家多找的钱少则十元多则百元,我都主动返还给人家。思想道德越来越向好的方面发展,和过去的我简直就象两个人一样。身体也在发生着奇迹般的变化,在我修炼的四年中,没有吃一片药。师父给弟子的身体一再净化。回头想一想如果没有大法,我本人在今天的社会中,不知能滑落到哪一步上去,师父给予弟子的真是太多、太多了,替弟子承受的也是太多、太多了,想想自己为大法又做了点什么呢?真是有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妻子和我一样也是大法弟子,在去年散发真相传单向世人讲清象当中被当地派出所无理拘捕送进了教养院,在今年二月去探视过程当中,因我学法不深,被马三家的叛徒所讲的假理与谎言所迷惑,有意接受了邪悟,写了“三书”。回家学师父讲法以及和其他弟子交流当中,确实认识到自己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师父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讲:“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通过师父经文的指导,我深刻认识到我们这些走错路的人给大法带来的影响。为此我决定严正声明过去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书面保证”,一律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助师正法,讲清真相,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周景千 2001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面对邪恶的考验和迫害,千百年来形成的常人的观念,变异思想和自以为是的邪悟,我没有固守住对大法的正念,愧对了主佛的慈悲苦渡,深深感到内疚和罪孽深重,觉得即使形神全灭,也无法偿还我对大法造下的罪。“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我要重新修炼,用有限的生命洗净那肮脏的污点。铸就生命的辉煌,重新成为堂堂正正,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特此郑重声明:
一、本人所写的一切违背、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
二、本人在任何场所所说的一切违背、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包括采访,电视录象,录音等)全部作废。
三、本人在任何违背、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书面上签的字以及各种场合中不符合大法的表态全部作废。(包括他人和亲朋好友的代签,代之表态等)并向师父和同修致歉。
四、总之,任何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言行,只要是不符合法轮大法标准的言行,统统全部作废。

修炼是神圣的,严肃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茹启峰 2002年1月17日


严正声明

从前的我从小就体弱多病,是靠打针、吃药长大的,几十年来受尽病的折磨,多少次死去活来,都没能使我摆脱疾病的痛苦,我苦闷,我迷茫,可我还得面对这无奈的人生。在我痛苦之际,喜得大法,是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救度出来,让我走上了修炼的光辉大道,从我修炼以来,师父就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使我的身心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从心里感激师父。自从99年7.20以来,邪恶铺天盖地的诋毁和辱骂,利用宣传机构来欺骗无知的老百姓,当时学法不深的我,没能理智的认识邪恶的迫害,写了不该写的所谓“保证书”,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当时我的心非常痛苦,我没能用“真、善、忍”来衡量,而用了人的感情来行事,真是“人心凡重难过洋”啊。如今我才清醒地悟到了大法的威力,法轮大法是正法,破坏正法,天理不容,在此我发表个人声明,以告世人,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法轮功对人、对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我们的师父,慈悲下世,救度众生。天下有缘人都能得到大法。让我们放下所有人的执著和后天观念,向着师父指引的大道精进吧。以上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江秀英、王从寿、王从乐 2002年1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的过程中,没有从深处理解大法,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来对待,辜负了师父的教诲,对大法不坚定,做了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在执著心的带动下,动了人的小聪明,想用巧办法和邪恶周旋,自己认为是智慧,写了不该写的“几个字”,当时不知后果是严重的。这实质上是变异的观念的思想,是怕心的执著,也没有做到真,说了谎话,是自己对自己的心放松了的结果,没有从法上认识,做什么都看大家,把别人当做了榜样,这是错误的,让邪恶钻了空子,深感痛心,后悔莫及。现在我已觉醒,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声明以前说过的和写过的“保证书”之类的东西都作废。我要走自己的路,坚修大法心不变,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作一个真正的宇宙的护卫者,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朱凤强 2002年1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10月中旬有幸得法,2000年12月初到天安门去证实、维护大法,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放下,加上有求安逸之心,以及在一些邪悟后的“帮教”带动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写了所谓“保证书”之类的“四书”,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弟子所说的话,还劝妻子交了一部分大法书籍。通过同修的帮助,自己不断地学法,现在认识到以前所作所为是绝对的错,痛悔莫及,愧对师尊。现严正声明,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里所签的问话以及一切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尊的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正告邪恶势力,立即停止迫害大法的一切行为,还师尊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所有对大法犯罪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必将受到严惩!

李飞岸 2002年1月21日


严正声明

98年我有缘得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功法--法轮大法。《转法轮》的法理深深吸引了我,我明白了宇宙的法理,我的心被这深奥的法理震撼了-这就是我再生的希望。自从得法以后,我受益非浅。我的身体变好了,我感到大法太好了,太正了,是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的。就在我99年工作期间,江泽民开始了邪恶迫害。在邪恶势力的干扰下,我犯了一个修炼者不该犯的错---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而造成的意志不坚定所犯下的错,因此我深深自责。

师父在经文《路》中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作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师父再一次地为我承受了这么大的难,我还等什么,我会用自己的行动加倍补上,清除邪恶,发正念,破除观念的障碍,心如磐石,跟上正法进程,紧随师还。

朱新霞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家庭妇女,原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是丧失劳动能力的一个废人。于1997年7月有幸得了法轮大法,按师尊的要求去做,我每天到炼功点坚持学法、炼功,仅几天的时间,我身体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就象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焕发。我逢人便讲:法轮功真好。

可是,2000年7月,我因集体炼功被抓后,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执著心带动,走了一段弯路,写了所谓“保证书”,现在知道这是违背了对师父的誓约。声明“保证书”作废。要求收回。我是大法修炼者,坚修大法紧随师,堂堂正正的做个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抱定一颗坚如磐石的心,才能排除一切干扰,走向圆满。

刘桂铮 2001年12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60岁,1998年得法,99年7.22后派出所管段户籍来我家要我交出大法书,不然不走。由于自己出于怕心,交了一本《大圆满法》。通过后来长期坚持学法,认识到这是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耻辱,是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给大法抹黑,心中无比的内疚和痛苦。为了消除自己给大法带来的不好的影响,为了挽回给大法带来的损失,我严正声明,我交《大圆满法》给户籍是错误的,完全错误的。为了挽回损失,我决心精进不止,多学法,在法上认识法,努力抓紧一切宝贵的世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让世人、让善良的人们看清邪恶的假象、谎言,助师救度一切可度众生。

程智瑶 2002年元月24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此郑重向世人声明,以往所在单位或其它环境中所说、所写的向邪恶妥协的言辞全部作废。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曾因害怕自己在常人间的利益受到损失,迫于压力,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一念之差使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为此心中时常感到痛悔内疚,特别难受。通过反复学法,我深刻认识到大法弟子决不能向邪恶保证什么,不能配合他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在此发表严正声明,以告世人,表我心愿,“坚修大法紧随师”,努力学法,将自己溶于法中,充实自己的佛性,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中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江秀梅、孙素兰、崔俊英 2002年1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1999年在去北京上访的途中被公安人员抓捕。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我没能在法上认识法,配合了邪恶写了“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彻底的明白了,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是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安排的,怎么还能配合邪恶呢?我们修炼的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法,更不能向邪恶保证什么,所以现在要在网上郑重声明我所写、所说过的不符合法要求的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堂堂正正地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进程。

孙丽萍 2002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六月有缘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由于学法、悟法不深,思想深处产生了为私为己怕丢工作等错误因素。自7.20后的强压下,在所谓的“保证、转化”的纸上签了字。现已恍然猛醒,大法给予我的是美好的未来,是往高层次上修炼,师父为我承担了生生世世的罪业,还一等再等我快快提高上来,我不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特此我严正声明:原来在所谓的“保证、转化”的纸上签的字,一律作废。现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负师父的苦度。

闫德良 2002年1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在2000年6月的一天,村治保主任领五、六个人叫我“签字”。直到有一天一个同修给说了一番话,使我又重新走上了修炼的路。我知道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点化了我。现在我要不断地看书、学法,真正从人中走出来,做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声明以前被迫害时,被逼迫所写、所说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晓燕 2001年12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7.20邪恶的迫害下,我违心上交了部分大法书,后我两次到北京护法、证实法,被邪恶之徒非法把我押回,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威逼、恐吓我家人出高额巨款保释。我两次被释放时,都在邪恶诽谤大法的“释放证”上签了名字,每次签了名时心里象刀割一样的难过,没有坚决抵制邪恶,这是我修炼路上的一大耻辱,愧对恩师救度。我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我签的字统统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用自己生命的一切坚定地维护大法,助师世间行,做一个堂堂正正的金刚不破的大法弟子。

刘才喜 2002年元月27日


严正声明

大法是严肃的、神圣的,我过去由于有很多人心没去掉,说过污辱、有损大法的话,是对邪恶的妥协、默许。为了大法的纯洁,为了不给修炼路上留下任何遗憾、污点,为了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影响、彻底清除邪恶对大法的迫害,我在此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按照法的要求努力去做,不给自己证悟到的一切抹黑,时刻发正念清除邪恶,走好每一步。

尤玉琴 2002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心里一直认为法轮大法好。但是,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所以正信、正念不强。在99年7月22日以后的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的压力下,自己还有许多执著心没放下,产生了怕心,屈服当时的多方面的压力,不情愿地写了所谓的“保证”和所谓的“决裂书”。这是我修炼中最大的污点。“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编辑部《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我为我自己这种不负责任的、不严肃的行为一直深深痛悔。为此严正声明:我写过的所谓的“两书”全部作废。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马艳春 2002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2000年7月间,因不服从邪恶势力的安排,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在邪恶的考验面前,由于怕心、求安逸之心,背叛了大法,给自己造下了罪业。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心里很痛悔。慈悲的师父给弟子忏悔的机会,我在此郑重声明,过去本人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用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走正自己最后的路。

肖春玉、王俊杰 2001年12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得法晚,学法不深,再加上不精进、悟性不好,结果由于对情的执著,交了一部分复印的大法的书,还撕了丈夫手抄的《洪吟》,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事,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很后悔。现在严正声明,交书是不对的,派出所来家中问话时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作废。我要重新回到正法中来,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真修弟子。

匡艳霞 2002年1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洗脑班”被强制“洗脑”。从劳教所回来后,通过学法、学师父的经文,自己清醒了,认识到自己向邪恶妥协是错误的,痛悔不已。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我要全盘否定自己在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错误的东西,重新跟上伟大的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从今以后在任何压力面前都不会改变我坚修大法的心!

毛辉秀、郭少玲 2002年1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底进京途中被抓,在“洗脑班”中,因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走向邪悟,写了“保证书”。在以后修炼中,深深认识到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在此我严正声明,在这期间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要求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势力安排,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杨维华 2002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从19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以后,由于我学法不深,写了和说了所谓的“保证书”,我心里一直很难过。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的全部作废。我从今以后要紧随师行,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法轮功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法理,我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于桂丽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师父的正信不足,所以在邪恶的迫害中,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迫写的一切“保证”、以及家属给签下的“担保书”,我是不承认的。由于自己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对大法起到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为了挽回影响,现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助师正法,兑现史前的誓约。

李笑音、楚振红 2002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身心受益的大法修炼者,由于说一声“大法好”,就被邪恶之徒在趁我上夜班时,晚上10点多把我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他们采用昼夜不许睡觉的手段强行洗脑。在承受不了的情况下,被邪恶钻了空子,做出了对大法不利的事,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声明我在“洗脑班”上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吕常英、韩喜燕、王欣欣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修炼中学法不深,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执著心强,致使在过生死关时做出了背叛师父、违背大法的事情,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如今,我悟到自己犯错误的原因,万分的悔恨,决心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勇猛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现严正声明,我在邪恶迫害时,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事统统作废。

李平綦、瑞珍毕、乐娟、王美芝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悟性不高,邪恶曾两次到我家收走数本大法书,我很内疚,特别难过,哭过数次,深感对不起师父。从现在起,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一切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跟师父走。

王秀勤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写、所说的对大法不利的话及签名,统统作废。这都是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今后我要“以法为师”,要全面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决兑现史前誓约,完成大法赋予的使命,不负主佛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黄桂清、陈凤云、张翠芝、毕先芹、刘会山、刘春花 2002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劳教所里受到各种酷刑的迫害,同时劳教所又用各种哄骗方式,使我们逐步接受邪恶的洗脑。虽然我们很快醒悟过来,但终究是污点。我们今天终于有机会发表严正声明:我们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芳、钟兴秀、孔庆玲、杨银屏、魏案真、刘守玉、孙智清、方红、胡美玲、黎桂花、方细香、刘玉玲、代毛女、张代娣、马素梅、韩松花、韩松芳、刘淑芳、蒋芳芳、马志照、逢宗芳、王延道 2002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迫害初期,由于我学法不深,曾说过和做过一些不利于大法的话和事,给正法带来阻碍。特此严正声明:那些所有不利于法的话和所有做的不利于法的事全部作废。别人替我填写的“保证书”不算数。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宿秀申、田海英、朱水霞 2002年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和老伴得法五年多了,身心受益都很大,但由于迫于压力,害怕自己在常人中的利益受到损失,违心的向单位和派出所写了“保证书、悔过书”,说了假话。今特郑重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挽回给大法、给师尊造成的损失。

张遵杰、祝爱云 2002年1月2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99年720邪恶势力的迫害下,我说了不利于大法的话,给正法带来了阻碍。我严正声明:我说的不该说的话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张瑞英 2002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为了不给修炼路上留下任何遗憾、污点,我在此严正声明:过去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包括保证书、决裂书)一律作废。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作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孙秀英 2002年1月21日


声明

99年7.22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经常被叫去写什么“保证”、或是“笔录”,签名,这些都不是我真心的,这一切通通作废。我要紧跟正法进程,坚修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其秀 2002年元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修炼不扎实,在真正的魔难面前没有过好关,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做了修炼人绝对不能干的事情,幸遇师尊慈悲指正并给机会,为此我们严正声明,我们所说、所写的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钱桂春、万宝凤、杨春秀、陈登娣、桂柏花、赵芙蓉 2002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有怕心,1999年7月,顺从邪恶把书交了,还签了字。我现在严正声明,以上行为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动。

刘荣花、彭守海、马锡全、万淑芝 2001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给我办“洗脑班”期间,由于在邪恶的高压之下,自己学法也不深,说了对大法不利的东西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的错误给修炼和正法带来的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一修到底。

李秀芝、万醒花、李玉珍 2001年12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散发大法资料,被邪恶非法带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写的和回家所写的、所说不利于大法的一律作废。我要永远跟着师父的正法进程走,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余子群、林婵英、陈海鑫、陈楚娟、张美婵、彭贵州 2001年1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自1999年7月以后,所说所做一切有损于大法形象的言行一律作废,那些都不是我的心里话。今后,我要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少英 2002年1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以前向政府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那是在迫害情况下所为,声明无效。以后要坚修大法永不变心,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武荣奎、郭明贤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1999年7月写了“保证”,现在我非常后悔。在此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这一切作废。坚修大法,加倍补偿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迟亚凤、刘桂兰、蔡春婵、郭凯霞 2001年1月18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写的“三书”,是高压下强迫我写的,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坚修大法心不动。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江民 2002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12月7日被迫害时,邪恶逼迫我按手印,当时我按了。现在我认识到错误,不该配合邪恶。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连、王永长、张芝芬、万翠香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从99年7月20日以后,所想、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思想、言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

柳国权、纪志彤、陈秋琴、陈美华、张盛立 2002年1月22日


严正声明

从今日起,以前所有说过、写过的对大法不利的和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东西一律作废。今后按大法的要求认真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郭群英、刘桂花、夏翠兰、高爱华、陈仙凤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自己学法不深在2001年6月在当地政府的强压下写了“悔过书”,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全部作废。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淑兰、谭美丽、赵风良、刘政 2001年1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由于学法不深,认识不够,向政府写了“保证书”,现声明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决不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淑文、高翠莲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洗脑班”上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紧跟正法进程。

孙延 2002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压迫下所写、所说的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矢志不移,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王庆华、张楚贞、解秀英 2002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打压情况下所写的“保证”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本人将按大法的要求坚修到底。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万振江、陈新娥、陈树兰、周美丽、但小玲、胡云霞、葛玲 2001年1月7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在被迫害时所写、所说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晓艳、彭秀香、李学荣 2001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被逼“洗脑”所写的一切宣布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孙爱玲 2002年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