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冤缘皆得善解”


【明慧网2002年1月30日】师父要求我们每个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我非常清楚,知道讲清真相是在制止邪恶、救度世人。通过自己在向世人讲清真相中,也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作用。然而,在讲清真相中还有去掉不好的思想与业力,走向正法弟子真正的最后圆满,这一点上,我却是刚刚才有切身体悟。

在向陌生人讲真相时,只要去掉怕心,基本上没什么阻碍了,然而,在向朋友、亲人、同事、熟人讲真相时,总是觉得有这样或那样的阻碍,在向自己修炼前的“仇人”讲真相时,更是很难开口。

前几天,早上六点多在炼站桩抱轮时,突然朋友A、朋友B钻进了我的头脑,一般情况下,这种杂念说排就排走了,而这一次,怎么排也排不出去。

前年,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抓,回来监视居住期间,A、B和另一个朋友来看我,当时我很高兴,讲自己怎么护法、正法,警察怎么打我、折磨我,我怎么大气凛然,用善念善言感动警察,怎么只带200元钱,在警察的“护送”下东转西走,转了小半个中国,怎么吃苦当成乐。他们本来是来劝我不要再炼法轮功,不要再上访了,看我这样“得意”,就说不出什么了。被我所感染,直夸我“好样的”、“真有种”、“写成小说一定畅销”。他们走后我很沮丧,恨自己修到现在,显示心、欢喜心还这么严重。

从劳教所出来后,约A,想给他放真相光盘看,A说:要约几个朋友给我接风,说他们想劝劝我,救救我。我脱口而出:“谁劝谁?谁救谁啊?”

过了几天,B给我打电话,讲为我接风之事,口气中对我非常不满,说我瞧不起他,从劳教所出来,和A联系,却不和他联系,我觉得理亏,直给他道歉,语无伦次。放下电话一想,也许我给A打电话时,B就在身边,我为什么不站在他们的角度上,设身处地想一想呢?如果我稍微想一下,一定会先给B打电话,善在哪里?无意中伤害了B。在修炼前,我确定对A的尊敬胜过B,对A的感情胜过B,这种观念、这种心不去,给B讲真相时,不就形成了阻碍了吗?

一等再等,他们也没和我联系,我想他们都很忙,也许安排在元旦,元旦过了还是不见有人和我联系,我对什么接风之事当然不感兴趣,只想让他们赶快看到真相光盘,想直接去找他们,总觉得有什么阻挡着我,我的什么被伤害了。

那天,我炼功时,这些事钻进了头脑,我边双手两侧抱轮边想:认识A20多年了,我们有很深的交情,但他伤害我很多,做过很多对不起我的事,现在我去挽救他,好象我去求他一样,认识B也十几年了,交情也很深,他没什么伤害我的地方,只是常嫉妒我,我有什么倒霉事,他心里就会幸灾乐祸,我能体查出来。那天B给我打电话时,对我就很不满,是不是他阻挡了这事?可是A,我却没有伤害过他。想到这,我头脑中A的形象突然含着泪对我怒吼道:“XXX,从咱俩认识以来,我不来找你,你从来不会来找我!”那是十年前左右,我正在游泳池游泳,A从外面进来,站在岸上对我吼叫的情景,我伤害过他,竟将他伤害得眼里含泪,而他对我的伤害还远远没有达到让我含泪的程度。我一定有很多伤害过他的地方,只是我从来没去想过,不知道而已。当这一念从脑海中闪过时,念头突然断了,整个头里是非常明亮的光,紧接着整个屋子都是非常明亮的黄光,我整个的人不存在了,熔化在光中了,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大概持续了半分钟,光慢慢暗下来,我依然双手两侧抱轮,心里很静,没有一丝杂念。

我家在本市没什么亲属,自己家的人几乎都是修炼者,不存在讲真相的事,给陌生人讲真相,去掉了怕心,做得不错,然而在给朋友、同事、熟人讲真相时,有些人很容易张口就给他讲了,有些人却很难开口,总觉得有阻碍,而一拖再拖,现在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常人对法轮功的认识,是通过每个大法弟子的言行来认识的。

每个大法弟子在修炼前当常人时,和其他人结下恩恩怨怨之缘,我也同样如此。有人觉得我这人很不错,人品、性格、为人处事很好,既然我是大法弟子,法轮功一定不错,而有人被我无意有意伤害过,觉得我并不是善类,这样的话,就是我个人的原因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当然应该去挽回这损失。首先应补偿我给他造成的伤害,善解和他的怨缘,让他觉得法轮功使我从一个“可恶”的人变成了可爱可敬的人,法轮功真好。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我必须要找自己,为什么在过去的岁月中,会和他结下恶缘,一定会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和由这种执著心而形成的坏的物质,恶缘,就是自己身上的坏物质和对方身上的坏物质产生对抗、争斗而形成的。我想,如果现在我去掉了这种执著心,我身上那种坏物质就散去了,与对方就根本不存在对抗争斗,对方那种坏物质到我这儿不发挥作用,恶缘自然就化解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对方对大法的反对,很可能是因为我造成的。

自己不仅仅在今生当常人时,如上所述,在生生世世中,由于执著心、私心、业力等,同样会和他人结下各种缘,有的缘可能就会对师父正法产生负面影响,自己当然要清除,因为这是自己个人原因给正法造成的障碍。

在修炼期间,大法弟子去掉了各种执著,处处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一般情况下不会对他人造成伤害,但是,我们忙于炼功、学法、护法、正法,和亲朋好友来往少了,有的几乎几年没有来往,常人有各种执著心,对于一个自卑心、自尊心很强的常人,对他最大的伤害就是冷漠他。和他来往少、不来往,在他看来不就是对他的冷漠吗?

常人迷在情欲中,迷在自己的观念中,愚昧而可笑,然而师父在正法,要救度一切众生,人这一层还要存在,要求我们每个弟子发大慈悲心,救度世人。我这人,本来就是独善其身,我行我素,因为这一点,伤害过一些人,修炼后,这一点没有去,又伤害了一些人,现在在讲清真相中,才发现了这最后的不好的东西,没有慈悲心。去掉这不好的东西,发大慈悲心,就会善解和那些人的怨缘,救度他们,圆满自己,圆满自己周围的一切。我想,其他功友,在讲清真相过程中,也一定会发现自己的不好的思想与业力,善解怨缘,圆满自己周围的一切。

象是要印证我觉悟的这一点,几个警察来到我家,我知道昨天刚刚到我母亲家迫害过我母亲(大法弟子),其中领头的警察告诉我,他们家有两位修炼法轮功的人,在交谈中,我发现这个警察并非十恶之徒,也不是不懂道理,通过我讲真相,他走时比来时大有改变。我猜,他家两位大法学员一定向他讲过很多真相,但他依然在积极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只给他讲了不到几十分钟,他就有所改变,为什么?我想,我和他是陌生人,之间没有怨缘,而他家的那两位大法学员和他有各种恩恩怨怨,而这些恩恩怨怨中有些影响到他对真相的认识。

我认为,每一个大法弟子,如果自己的亲人、朋友、熟人还有破坏大法、敌视大法的,也许就和自己修得不好有关,就和自己有什么人的思想、业力没去有关。

圆满了,身边哪还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为了向亲朋好友、熟人讲清真相,救度他们,我们首先要善解和他们之间的怨缘,而这些怨缘能得以善解,自己必定要发现自己最后的人的思想、业力,必定要去掉自己最后人的思想、业力,走向正法弟子的圆满。

“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