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市大法弟子耿继峰被当地恶警绑架到黑嘴子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1月30日】2001年11月25日清晨,大法弟子耿继峰所在单位大安市舍力粮库的领导清晨到粮库院外散步,发现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在墙外溜来溜去。这位领导觉得可疑就前去询问:“你有事吗?”此人躲躲闪闪地回答,说是要卖水稻。当时该领导告诉此人说:“工人还没来上班呢。”早饭后,这位领导出来看见此人仍在墙外蹲着,又追问一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人又支支吾吾地说要找一个粮库根本就没有的临时工。当领导告诉它粮库根本没有它要找的人时,它才灰溜溜地走了。

下午两点左右,此恶人突然闯进粮库办公室,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蛮横地跟领导说要找耿继峰。领导一看是上午那个人,以为认识耿继峰,便打发收发女工去找耿继峰。女工还没走出走廊,此恶人便迫不及待地从屋内窜出来问:“你知道耿继峰在哪吗?”女工说我去找你在这里等着,快步向西锅炉房走去,此恶人尾随而去。当走到院子中心时,恶人一把掐住女工的胳膊骂道:“你XXX干什么?”女工一看它很不象好人的样,凶神恶煞似的,当时就吓哭了。这就是当今的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此流氓自己窜到西锅炉房没找到耿继峰,就又窜到北锅炉房。此时大法弟子耿继峰正靠在锅炉房的暖气片上。该流氓二话没说,掏出手铐直扑耿继峰,当大法弟子耿继峰质问邪恶之徒为什么要抓她时,恶徒非但不回答,反而将耿继峰打倒,用拳头打胸部、用膝盖点腹部,下手之凶狠、下流,把在场的几名工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流氓表演的丑剧惊呆了。有吓哭的。有一位正义的工人上前质问:“耿继峰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她?”

随后又窜进一中年恶人,它们蛮横地把耿继峰拖到粮库北大门塞进出租车绑架走。后经人打听才知道这两个流氓是大安市刑警队的恶警。奉大安市政法委书记李春发、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陈亚民两恶人指令,在粮库上演的一幕邪恶闹剧。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邪恶之徒将耿继峰直接押往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因耿继峰坚决不与大法决裂,家属去4次都不允许探视。直到发稿日期,耿继峰依然坚定地不配合邪恶的指使与命令,用正念捍卫着宇宙真理。

大安市政法委书记李春发,公安局政保科陈亚民两恶人,不但非法抓捕耿继峰,而且于当天下午,由流氓科长陈亚民亲自出洞,在大安市里又非法抓捕了大法弟子李艳秋。并将李艳秋带到政保科。恶徒陈亚民大打出手,连夜将李艳秋与耿继峰一起送往人间地狱──黑嘴子。

此时的大安市看守所里还非法关押着4名大法弟子。她们是李绍双、李绍媛、曹文姝、李桂琴。在被迫害得生命极度垂危的情况下才被送到医院抢救。就在这人命关天的情况下,政法委书记恶徒李春发却毫无人性地大叫:“在医院治病得花‘我’多少钱?!”她们都是无辜的善良群众,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就被迫害成这样儿,况且抢救用的钱那是人民的血汗钱啊,怎么成了你邪恶之徒李春发的钱呢?在这4名大法弟子生命垂危之际,恶人李春发又下令将她们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所看人已经不行了,没敢收。而李春发又以大安市邪恶的代表身份与黑嘴子劳教所签下了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合同,说人死了不找黑嘴子,不用它们负责。回来后该恶人又下令绑架大法弟子耿继秋、吕秀娟、王殿侠、王娅杰。并企图将此4名大法弟子送往黑嘴子。但是这4位大法弟子在伟大慈悲的师父的保护下摆脱魔掌,更加精进地汇入了正法洪流中,虽然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却粉碎了邪恶的阴谋梦想。

而李春发这个十恶不赦的人间败类竟凭借迫害大法弟子恶行捞取了肮脏的政治资本,踏着大法弟子的斑斑血迹爬上了司法局长的位子。还自以为春风得意,殊不知已为自己步入比地狱更深的万劫不复的无生之门鸣响了丧钟。天网恢恢,善恶必报。任何人都逃不出这亘古不变的天理。

我们所了解到的大安市的对善良与正义的迫害只是全国这场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的一小部份,更多的鲜为人知的迫害恶剧还在各地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和监狱等邪恶的黑窝里上演。毫无人性的当权者与丧心病狂的打手,在对正义与善良的迫害中一边断送着自己的未来,一边以恐怖主义恫吓良知尚存的无辜世人。对邪恶的麻木就是纵容犯罪,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生命和鲜血正在唤醒世人沉睡的良知与正念。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在中国发生的悲剧,因为这是一场针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迫害,是邪恶对正义的挑战,你也在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0/24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