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残害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2年1月30日】抚顺市政法委、司法局与抚顺市吴家堡子教养院在元旦联合在抚顺市第二人民医院开办了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残害所,那里的管教一部分是吴家堡子教养院的,还有一部分是抚顺市菊花园监狱借去的,恶警队长是吴家堡子教养院的刘保才(音)。这些管教对送到二院的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体罚、打骂、往身上泼冷水,并让缺医德的医生、护士帮助强行灌食、输液。刘说:“教养院怕死人,这里是医院,不怕死人,下管灌食象通下水道,没有事。”这所医院残害大法弟子成为“治疗点”,可知的共接收了20多位大法弟子,下面简单介绍一下大法弟子被迫害状况:

王宏,被灌食,手脚都强行带上手铐。刘把一盆冷水倒到王身上,并将饭菜倒进她的衣服里,邪恶的笑着说:“灌汤包。”不解开脚铐手铐,刘说:“大小便都在床上,不给打开手铐。”

邹桂荣,被迫害极严重,经常被泼冷水,被拳打脚踢,几乎每天都遭强行输液、灌食。灌食的时候暴徒把她的手脚铐在床上,呈大字型。又一次,给她下管,下了7、8回,被她吐了出来,暴徒们见不行就换了一根粗管,说专门为她配置的。粗管又下了好几次。恶警刘灭绝人性的用鞋踩在邹的脸上,用毛巾使劲握住邹的嘴,这时医院的护士把那根粗管上的血擦了擦,又扎进邹的鼻子里,那根管子有半寸粗,这样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护士说:“她不嫌遭罪,我还嫌累了。”一次又一次的,刘队长说:“隔一会儿灌一次,就让她在床上大小便,谁也不许管。”现在邹已经大小便失禁,从来时好端端的一个人,折磨成这样了。暴徒们说这是“治疗”。

李力,50多岁,拒绝输液,说:“我没有病,不扎针。”刘将李从床上拽到地上,拳打脚踢,一盆一盆的泼冷水,使李牙和嘴卡在地上,血流了一嘴,腰部被踢坏动弹不得。两天以后,刘又把李拽起,从床上一直拖到地上,一阵毒打,泼冷水,又从地上一直拽到管教室。想到无知的生命在无知地毁灭自己,李流下了慈悲的眼泪。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8/18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