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法弟子彭燕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月30日】彭燕2000年3月因为打印《转法轮》而被非法抓捕,关入武汉第一女子看守所,这是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她的哥哥彭敏和一叶姓外地大法弟子。不久他们便被所谓的“批捕”。在中国,“逮捕”便意味着可以“合法地” 被长期关押。

彭燕一家5个人都修炼。97年底,最初是她爸爸得法,后来带动全家走上了修炼的道路。99年7月大法被诬蔑时,彭燕家自建的房子还没封顶,但他们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依然扔下这一切,先后去北京护法、正法。后来又把钱都用于正法的事,房子就一直还是那样。

彭燕当时在北京呆了几个月,几次被抓都跑了出来。99年底,彭燕不幸被抓没跑掉,被押回武汉拘留一个月。出来才不到两个月,就第二次被抓。她的父亲彭惟圣,大哥彭亮此时也被非法关在何湾劳教所(大哥彭亮被非法劳教一年期满后放出)。母亲李莹秀要同时给5个人“传件”(包括小叶),三处地方相隔很远,彭敏和小叶在武昌青菱看守所,彭惟圣和彭亮在汉口姑嫂树何湾劳教所(据传还曾在沙洋劳改农场关过),彭燕则被关在汉口宝丰路武汉第一女子看守所(简称“一所”),后迁往东西湖吴家山二支沟。李莹秀自己也是几进几出,有时被关在吴家山妇教所行政裁决15天;有时关在第一女子看守所,刑事拘留1个月,虽然和女儿关在一个地方,却见不到面,而彭燕也无法知道妈妈也被关在“一所”。

彭燕刚被抓入“一所”时,由于不肯脱衣服搜身,被打得很厉害,很多监号的人都听到了。后又因为不肯保证在监内不炼功,两次被上“板子镣"。( “板子镣”是一种97年已被废止的,专用于死刑犯的刑具:让人呈十字形躺在木板上,手脚用铁件固定死,臀部下面挖一个洞,大小便就从洞中排下。明慧网曾报道的王利即被用过此刑〈王利现仍被非法关在何湾劳教所〉。其实在宝丰路老所,许多大法弟子都被上过“板子镣”,在消息闭塞的情况下,能数出名字的就不下十几个,其中周玉琴被上“板子镣”竟达两个多月,直到被送劳教。许多大法学员被上“板子镣”后全身皮肤溃烂,很久都不好。“一所”迁到新所后“板子镣”被废止。彭燕被两次上“板子镣” 前后共39天,6天“死镣”,33天“活镣”。“活镣”虽然手脚与木板间有一小段铁链,可以稍微活动一下,但活镣是抬到狭小的监号内,牵扯到监号内刑事犯的利益,心性上更难过。第一次她屈服了,后认识到不对,再次要求炼功,于是又被上“板子镣”,这次便很坚定,最后恶警无条件下了镣。第二次上镣时,有一次,朱XX、海XX(女子看守所的男所长)等三个所长巡监到她们监号,劝彭燕写“保证”便可下镣,因彭燕态度很坚决,所长朱XX便令她们监号一个刑事犯用拖鞋底抽打彭燕的脸,那个刑事犯不愿意,朱XX就威胁:“你不打她,我就要‘外劳’打你。”那个刑事犯被逼哭了,彭燕看不过,就对她说:“你打吧,我不怪你。”那个刑事犯边哭边打,所长还在旁边不断地吼叫,直到抽打了几十下,所长才罢休。因为彭燕平时很可爱,一个很喜欢她的狱警私自将她铐得很松,被所长发现了,还被训斥了一通。开始一直有人去劝,后来因为她态度坚决,便把她扔那儿不管了,过了很久,一个外劳来给她下了。以后狱警都知道她倔,倒也不太去难为她。

2000年7月,七处“一所”迁到了吴家山新所,新所每个监号都安装有监控器,管的更严。每天白天都要静坐,还要求背监规、行为规范、穿牢服等,“传件”改为两周一次(可送钱、衣物,但见不到面,也无通信自由)。11月25日那次大调号子以后,彭燕被调到311监号,那儿有三位大法弟子,还有一个犯人也在里面得法,大家一起背经文、炼功,环境比较好。12月底,因同号另一大法学员王晶不肯背监规,狱警刘连珍为挑动监号刑事犯向她施压,对监号连续几天不发热水(饮用水),不开风场门。刑事犯范莉便举报她们炼功,于是三个大法学员都被用铐子挂在铁栅栏上,挂了一天一夜,其中王晶为背铐,外劳的大班长罗少敏认为是王晶挑的头,用手握成拳头扇她的脸。第二天正好碰上元旦大检查,才被下了铐子,但三个学员随即被打散,王晶不久被非法送劳教。几天后,与王晶对调过来的大法弟子由于公开炼功被挂铐子,狱警刘连珍认为是彭燕唆使,又把彭燕调到312监号。由于狱警刘连珍的挑唆,这个监号环境很糟,彭燕就在这个监号呆了7个多月。

此时彭燕被以所谓的刑法“第300条”被指控,早已来了起诉书,但迟迟不开庭,既不提审,也不放,被扔在“一所”一年多没人管,按“程序”早已逾期。直到她小哥哥被害后,才很快又来一次起诉书,然后匆匆开庭,被非法判了3年。

彭敏被害后,她曾听后来进去的学员讲过,但不确定是哪个哥哥。她母亲每次都给她“传件”,自己被抓时就托别人帮忙传件。彭燕想起来心里常常很难过,她说她妈妈生活没有来源,又从不肯要别人的钱,还要给5个人“传件”,不知是怎么过的。但就是在这样的艰难环境下,她妈妈还是设法让她得到了新经文,还告诉她外面的情况,鼓励她。她小哥哥被害后,她妈妈捎消息进来,说“不管你听到什么事情,都要记住自己是个炼功人”。彭燕这时还不知道是哪个哥哥死了,而看守所却封锁消息,说这是谣传。但因为彭敏与彭燕是所谓的“连案”,不久法院便来了第二次起诉书,上写“彭敏(已死)”,彭燕才确知是她小哥哥,当即大哭,拒不签字,并把起诉书撕碎。

自从知道小哥哥死后,彭燕更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了。因为不肯穿牢服、不肯背监规,多次被恶警刘连珍上铐子、罚站、殴打,(此恶警一向对大法弟子莫名的仇视,总是变着法整大法弟子,并挑动刑事犯仇视大法弟子)。“五一”时彭燕正被上铐子,所里来了大批的活(书页子),恶警刘连珍竟让彭燕一个人干全监号的活(几千张书页子),才下铐子。另一次彭燕被上铐子很久后,恶警刘连珍出去休假了,也没交待下彭燕的铐子,她就一直带着铐子1个多月,直到另一同情她的狱警来给她下了铐子。这时彭燕母亲已去世,而她自己还不知道。所有的狱警、外劳和她同监号的犯人都知道这事,但所里却严禁任何人告诉她,而且不让其他大法学员再与她同监号。直到2001年8月底离开“一所”,被送往宝丰路女子监狱时,彭燕还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去世。

彭燕人很可爱,脸上皮肤白里透红,非常细嫩,有一双婴儿般清澈的眼睛,声音如童音般清脆悦耳,心灵手巧,干活非常快,天真而乐观,且乐于助人,许多外劳和同号犯人都很喜欢她。一外劳对她特别好,经常悄悄的拿一些吃的给她。一个对别人很凶的刑事犯对她却很好,恶警刘连珍休假回来后,监号换了管教狱警,这个刑事犯开玩笑说:“刘喳喳(刘连珍的外号)被你铲除了。”她只是笑。另一关了一年多的吸毒犯打她后不两天就被送劳教,人家又开玩笑:“邓×又被你铲除了。”她仍只是笑。一个睡在她旁边的犯人脾气率直,一次与人口角后,彭燕私下劝她别这样,她反将火气冲彭燕发,彭燕却不恼,反而甜甜地笑着说:“你别生气嘛!”还逗她乐,弄得她也不好意思发火了。一次,一个犯人欺负彭燕,另一犯人打抱不平,两人吵起来,被一起罚站,夏天蚊子很多,又热,彭燕就将自己的薄长裤给那个欺负她的犯人套上,那个打抱不平的人气得对那人说:“你看她这样的人,你好意思欺负她?”事后她说:“要不是彭燕,换个人这样,我当时就会跟她翻脸,我为她吵架,她倒做好人。”一学员家属听说彭燕家的事后,很同情,就给传了300元钱进去,她还不知道母亲已去世,还很高兴,说:“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钱。”旁边的犯人听了心里难过,却又不敢告诉她,只好暗示她省着些用,别把妈妈传进来的衣服乱送人。

彭燕说话很直,与其她学员在一块时常有矛盾,但大家分开后都很想她。比如她与其她学员一起背经文时,别人要是漏字错字,她会毫不客气的指出,如果错多了,她会直筒筒地说:“你怎么老是把自己的观念带进去!”弄得人家很接受不了,但仔细一想,也对,的确是因为带着自己的观念去理解法才会背错。每次有大法弟子进来,她就会问人家会背什么经文,如果有她不会的,她就会缠着人家学。她家没出事时,她常对别的学员说起家人,言语中很是自豪。她会说:“你知不知道‘何湾四大金刚’?那个彭惟圣,就是我爸爸!”她说她哥哥开始是为了爸爸高兴才去炼功的,学法后才发现这个法这么好;她常说起小哥哥怎么让着她:“我小哥哥最好了……”;她家就一个女孩,最宠她。知道小哥哥被害后,彭燕表现得更加坚强。被挂铐子时,所长朱XX巡监到她这儿劝她,她坚定地说说:“我哥哥是被他们打死的呀,是被活活地打死的呀!”旁边人都听了心酸。朱XX也没办法,只好叫她“别听别人瞎说”,然后走开了。

现在彭燕已被非法关近两年了,宝丰路监狱环境据说比看守所更糟。不知她现在怎样了。但我不担心她,她会背很多经文,四月份以前的经文全都会背(包括《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和《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还会背好几讲《转法轮》。她一定会无愧于她的哥哥、她的母亲和她的父亲。

也希望善良的人们关注这件事,帮助她,为她争取自由!

希望善良的人们共同努力,早日结束这场荒唐、残酷而邪恶的迫害

向和彭燕一样无辜、善良而高尚的人们伸出你的援手吧!这也是挽救你们自己的良心和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