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人中的幸存者谈所谓河南调查事件(一)

【明慧网2002年1月31日】谎言救不了江泽民流氓集团 - 我叫宋旭,29岁,郑州人,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多次被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以下简称“江流氓集团”),并被非法劳教三年。我在郑州市白庙劳教所受到各种折磨,被打得遍体鳞伤,牙被撬碎,下唇根被撕裂,脊椎险些被折断,下肢几个月不能站立行走。在我绝食80多天生命垂危,迫害事实被劳教所内和外界都了解、曝光的情况下才被送出,现在流离失所。

中央电视台1月24日左右的“焦点访谈”我没看,但我看了报纸,所谓“调查”的事实真相我知道,我是和“冯海军”一起被非法秘密抓捕的,而且我猜测里面提到的人中可能就剩我是相对“自由安全”的了,所以我冒死也想把真实情况讲出来,揭穿“江流氓集团”的邪恶谎言。

记得“自焚”发生二、三个月前就开始舆论铺路了,国内媒体天天都在报导国外邪教的自杀、自焚和杀人。记得“自焚”前不到一个月中国某高级领导人率中国代表团去乌干达访问,还专门在邪教问题上和对方交流学习经验,当时一起看电视的同学马上就说:“你们要小心了,搞不好江泽民哪天也学89年暴乱制造军人被杀惨案一样,给你们导几台戏,说你们和乌干达邪教一样搞自焚升天,然后军队就可能镇压了。”事后看果不其然!

其实,除了表面的这个“壳”、这部被霸占操纵的国家机器、宣传喉舌外,“江流氓集团”还剩什么呢?“江流氓集团”代表不了政府,代表不了人民,代表不了中国。人民都已了解真相或等待了解真相,如同当年“江青四人帮流氓集团”最后的疯狂一样,再绝望的不断扯谎也难逃正义的审判,谎言救不了“江流氓集团”。春天,就要来了。

一、所谓“3个途径发出‘调查’指令”

“江泽民流氓集团”在报上说“3个途径发出‘调查’指令”,这样无耻的造谣无非是想诱导群众以为法轮功是有组织的,是一层层按什么“上级指令”做的,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当时听说“自焚”事件后,我们大法修炼者和了解我们的亲朋好友都不相信。这事发生在“江泽民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一年多却无效的情况下,又是在中国,中国人什么事没见过呀?所以许多人都怀疑是骗局和谎言,是“江泽民流氓集团”想把群众的思路往它们在电视上常常播放的邪教行为上引,以便能堂而皇之的血腥镇压。

毕竟气功和修炼在中国普及的时间还不长,在文革中被“破四旧”的群众很容易把气功和封建迷信联系起来。关于杀生和自杀,不只是法轮功明确禁止并指出是有罪的,历史上世界任何一个正法修炼和正统宗教都是禁止的。在镇压前的7年当中怎么就没有一例法轮功炼习者“自焚”呢?全世界40多个国家有许多人也都在炼法轮功,怎么也没有“自焚”呢?人类自古就有修炼,现在许多常用名词最早都是从修炼中来的,象“法”、“圆满”、“升华”、“道德”、“劫难”、“成功”、“德行”、“缺德”等等太多了,难道“圆满”就是非得“自焚”?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那“江流氓集团”开会祝会议最后“圆满成功”,是不是开完会一把火把大家都烧死呢?要不怎么“圆满”?把老百姓的智商也猜得太低了。

其实当时不光是每一个炼法轮功的人想了解真相,有兴趣的群众、记者、媒体都想了解,都想“调查”。而且都是自发的个人行为,哪来“组织”?报上污蔑说某某“核心骨干”安排我以什么“第三条途径”去开封调查,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我当时正在外地,根本就没见过什么“核心骨干”,也没去什么开封。报上还说什么XXX“接到组织通知要求调查”和调查情况是“境外法轮功总部和明慧网要的”,也绝属是污蔑诱导。“总部”这个词听着就叫人可笑。所谓“骨干”、“核心”也都是“江流氓集团”企图把法轮功往有组织上诱导的专词儿,是它们扣上去的。还好,没扣给我什么帽子,只说是“练习者”。

“自焚”发生的第二天倒是我给冯海军和另外一个开封功友打过电话,当时他不在家。那么我这个“练习者”是不是也算“发出”一条“上级指令”和又一个“途径”呢?“江流氓集团”是不是又要说我也是“核心骨干”和“接到组织通知呢”?江泽民逼人给他造谣到这种程度,真是无耻又无聊!

我那时在外地倒是曾想去驻马店“调查”,(这到了他们嘴里就又成了一条“途径”、“指令”),因为听人议论说日本有报纸登出来说不是开封人,日本人“调查”怀疑是驻马店XX乡的人。后来也没去。——本来“自焚”事件就震惊世界,海内外当时传言四起,谁都想调查了解此事,而我如果能知道点情况让国外功友知道当然好了。这需要什么“指令”、“任务”?

如果全河南、全中国、全世界大概了解一点有关情况的人或媒体把自己知道的都发给明慧网站,是不是可以说法轮功发出了成百上千的“上级指令”?假如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群众纷纷主动拨打电话举报或去信向有关部门提供线索,是不是必然是因为收到了“上级组织”的“指令”?

反过来讲,这些知道点情况的人或媒体也不敢给他“江流氓集团”发消息呀!和平上访都要被抓被罚、劳教判刑,搞得家破人亡,这种揭“江流氓集团”谎言老底的行为会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什么中国人都清楚。再说发给你《郑州晚报》、《河南日报》、《人民日报》你会登吗?不还是“封杀”?

如果你“江泽民流氓集团”不搞“一言堂”,实行新闻独立,对任何事敢于公开调查、公正刊登新闻消息,我们也不用把消息加密发出去了。(过去我们一直通过“上访”等形式向中央和各级部门反映真实情况,可换来的是“封杀”真实情况,反而被造谣、抓捕,酷刑折磨、劳教和判刑。)如果中国不搞“一言堂”,不光我们修炼者高兴、省事,媒体、记者、老百姓也得皆大欢喜,还不用“上访部门”了,说不定那时腐败可能都没有了。

“江流氓集团”精心描述的那种既偷偷摸摸又一层层严密的调查行为恰恰是在骂他那个流氓集团自己,骂“一言堂”腐败的宣传喉舌。“江流氓集团”为什么不敢让中立的第三方展开公开调查?为什么不敢让当地的媒体调查和刊发消息,而要把有关消息封锁,秘密逮捕有关法轮功学员?整整一年后,制作编写得自以为没什么马脚的情况下才敢由新华社一层层往下发消息?到底是谁在“做贼心虚”呢?

二、所谓“调查报告”被“封杀”

首先说所谓“调查报告”一词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上面我已说过是污蔑诱导,而且报上把“江流氓集团”的污蔑之言混夹在那些所谓交待人的话里面,这种“移花接木”的卑鄙手段让人气愤。

至于被“封杀”,是不是一个网站对所有的来稿和消息都要发呢?全世界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媒体,对“自焚”事件都有自己的看法,是不是明慧网都必须给刊发和转载?而且明慧网是修炼人的网站,从不干涉任何政治和个人生活问题,你发一个消息抱怨说哪个政府官员太腐败了或我们厂职工有什么冤枉呀之类的消息它都不会登出来的。听说常有些特务装成大陆学员给明慧网发假消息和假严正声明,尝试多少次都被识破了,无法得逞。对此,那些网特很是不解,以至于网上曾闹出“明慧网有功能”、“明慧编辑天目能看”的小道消息。

报上说经过“调查”,“7人确系开封的‘法轮功’练习者”,也是在混淆事实。2月2日我回郑州见了冯海军,我正是在送他去火车站的路上一起被秘密抓捕的。冯海军也根本谈不上什么“调查”,听他讲开封环境很恐怖,为封锁真相公安已抓了一些功友,他当时正打算到上海去避一避,虽然也并不太熟悉情况,但毕竟是开封当地学员,也很想把自己知道的让外地和国外的功友多了解一些,就写了写他过去知道的情况。具体内容记不清了,但记得他提到王进东抽烟、喝酒,根据法轮大法的明文要求,当时我们就认为他不是真正在修炼大法的人。

而且好象也没有7个人哪!我记得“自焚”发生后中央开始报导的是5个人“自焚”,一周以后,又改口说是7个人,而冯海军、杜芳、“洪果”等人怎么可能在元月27日,也就是第四天就说“自焚”是7个人呢?!这谎有这么大的破绽,“江流氓集团”怎么忘了补?也够笨!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1/24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