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大法者受到天理的惩诫


【明慧网2002年1月4日】
  • 大连市大连湾棉花岛村保安得恶报

  • 甘肃省甘南州卓尼县公安局副局长迫害大法弟子其女暴亡

  • 算命先生如是说

  • 黑龙江省呼兰县迫害大法者现世现报几例

  • 黑龙江省双城市破坏大法者受到天理的惩罚

  • 大连市大连湾棉花岛村保安得恶报

    棉花岛村保安王xx骑摩托车载着李伟在大连湾三角地把李伟的大腿摔断。李伟经常揭粘贴的大法资料。王xx骑车在前面什么事也没有,而李伟在后面却把腿摔断了。李伟遭恶报是神对他的慈悲警示,希望李伟能从中得到教训,不再破坏大法。


    甘肃省甘南州卓尼县公安局副局长迫害大法弟子其女暴亡

    甘肃省甘南州卓尼县公安局副局长张XX,主管法轮功,罪业极大,致使其女(县公安局工作人员)被摩托车撞死。


    算命先生如是说

    卓尼县司法局杨世龙,去一学员家没收大法书籍被学员家属拒绝。回家发现妻子满床打滚,痛疼难忍。杨世龙见状不知何故,遂去找一陈姓算命先生。先生如是说:你不能欺侮法轮功,你要再这样对待法轮功修炼者可能你妻子性命难保。


    黑龙江省呼兰县迫害大法者现世现报几例

    (一)呼兰车站天桥下老郎太太,有一天早晨5点钟左右和邻居姓毕的妇女出来溜达,看见大门上贴着法轮大法不干胶,她俩费了好大劲才把不干胶揭下去。两天后,邻居发现她手坏了,问:大娘你手怎么了,她说是不小心开水烫的。过几天大门上又贴有法轮大法救度世人的不干胶,邻居发现她俩每次从大门经过都不敢靠近标语,躲着走,再也不敢去揭标语了。

    (二)呼兰县崔某,经常说大法不好,骂大法。2001年夏给儿子盖小房,在拆跳板时,从跳板上掉下来,两肘担在跳板与墙上,将大臂与肩部掰开,当时送往医院治疗。回家后仍然疼痛难忍,自己说:“我这是骂大法的报应,让家人给我念《转法轮》,一会儿就不疼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说大法坏话了。

    (三)长岭镇杨玉村张建文的妻子,2001年的秋天看见电线杆子上贴的法轮大法救度世人的不干胶,她说:什么谁揭谁遭报,我不怕,我就揭。随手将不干胶揭下来,当天回家后满身长满大包,怎么治也不好,后来她想到,是我揭不干胶造成的,以后再也不揭了,过两天身上的包全好了。

    (四)2001年元旦前原呼兰镇党委书记李海昌,伙同永兴村支部书记张秀兰预谋迫害大法弟子,李说:“把这群人(指大法弟子)抓起来放到监狱里,咱们过个舒服年。事隔不久,李张二人因贪污受贿案被判刑,李被判刑4年,张被判刑7年。


    黑龙江省双城市破坏大法者受到天理的惩罚

    (一)2001年7月初双城市单城镇政新村李宏宝的母亲在水稻田里拔草时,用大法条幅系裤脚,当时她儿媳告诉她:“你怎么把法轮大法的条幅系在脚脖子上了,对你自己不好,要遭报的!”于是她把条幅洗干净送到大法弟子家里。但是她毕竟对大法不敬,受到应有的惩罚。不久,家里死了一头牛,12月又死了一头猪,她老伴的脚又被牛给踩伤了,共损失两千多元钱。而她家邻居尤光波家在12月份挨着李家交界的一垛草又起火,被周围的邻居给扑灭。事后人们议论纷纷:老李家用条幅系脚脖子,她家出了那么多事,遭了不少钱,而尤家的妇女老说大法的难听话,对大法弟子恶言恶语,尤家着了火,可别说没报应!

    (二)韩江:男,20岁左右,双城市青岭乡青岭村农民,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是村里的小流氓,一肚子坏心眼。此人被青岭派出所利用,被叫做“刘老五”的人请喝酒,并以抓住一个大法弟子赏钱1000元为报酬,韩便开始效力。在2001年春,韩江去北京他叔家打工之时,在北京持仿真手枪入室抢劫,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得到应有的报应。

    (三)洗脑班的参与者遭报实录:

    苏鹏、吴井义:在2000年春节前后在双城市青岭乡办“洗脑班”,参与了迫害大法、诽谤大法和李老师,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苏将大法弟子陈秀华直接从双城看守所带到“洗脑班”,并对另一大法弟子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我弟弟,还坚持炼,我就打死你!”可见此人何等的心狠。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在2001年11月苏、吴二人骑摩托车在益胜村四青岭的路上摔到。当时,苏昏倒,小手指摔断,吴安全帽磕出了一个大坑,满脸是血。奉劝苏鹏、吴井义二人,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再对大法不敬行恶,就不是这小小的“摔跟头了”。

    (四)王继文:双城市希勤乡乡政法书记,伙同乡党委书记潘春库多次迫害、高额罚款、打骂大法弟子。2000年春节,组织乡里办“洗脑班”,办班23天后,他妻子在平地折断腿。一人作恶,亲人都跟着遭报。

    (五)闫俊:30岁,双城市希勤乡乡派出所所长。多次对大法弟子行恶,使该地被抄家、毒打、罚款、拘留的人数在双城市名列前茅。2001年3月因带领派出所几个人轮奸妇女,现已被哈市公安局拘捕。

    (六)那伟:双城市希勤乡乡团委书记。99年7.22以来多次打骂、看守大法弟子及家属,揭过真相材料。2001年6月脸上突然长疮久治不愈,随后手臂麻木。

    (七)桑君:双城市希勤乡村治安员。多次用流氓手段告密、偷听、监视、举报。带乡政府、派出所对大法弟子进行非人迫害。2001年5月份,睡午觉从床掉下,脚伸玻璃柜中,把脚脖子割伤,差点割断大动脉。

    奉劝那些继续作恶的人清醒吧,法正人间的时刻就要到了。师父说:“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法正人间预》)。众生一定要觉醒吧,师父来救度众生,不要被谎言所蒙骗。善恶有报乃天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0/17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