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2年1月4日】
声明

我多次被抓,被劳教一年。在邪恶的环境中,由于我坚信大法,恶警们对我进行双手反铐、吊打,更残忍的是他们利用犯人把我拉入地窖蒙着眼睛、捂着嘴,双手反捆,十几个犯人对我进行长达六个多小时非人折磨。我由于学法少,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高压下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了所谓“三书”,这都不是我的心里话,也不是我内心真实的表现,是不情愿的。今日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中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珍惜时间,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菊花 2001年12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叫刘德俊,因为在自己家楼下炼功,被非法抓捕、抄家,并非法劳教一年。

劳教期间,在欺骗、威逼、打压下违心地写下了“三书”和一些其它违背大法的话,在此宣布统统作废。

由于学法不深,被人的变异思想带动做了违心的事,给大法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在自己的修炼过程中留下了污点,自己非常痛心……

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我要始终用在大法中修成的正念做任何事,加倍努力,在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德俊 2001年11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受怕心的干扰,我从看守所出来时在家人所写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还有亲朋好友也曾替我写过保证书。我现在郑重声明,这一切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吕金珍 2001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借此机会向大家谈一谈我自7.20至今的修炼过程。我96年3月得法,大学毕业后从教。虽然我得法较早,但现在看来,由于学法一直未真正深入,尤其在实修中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使自己的修炼经常处于停滞状态,对法理认识糊涂,在真正严峻的大难面前更是暴露出了自己的严重不足。没有做到对自己负责任,给大法带来了严重的损失和破坏,极大地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给师父又添巨大承受,痛悔之心无以言表。

99年7.21、7.22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融入到了省政府门前上访的同修之中。邪恶突降,由于法理不清,之后,我曾陷入迷茫,不知该如何去做。几天后,我因拒交大法书籍和资料被非法拘留10天,当时在拘留票上我签了“同意”,没意识到不应配合。10天中,我和其他同修一样都很坚定,毫未动摇。被释放后,派出所恶警仍要求我交书和资料,说象征性地交点儿也行,否则他们工作没法交待。由于没能在法上认识法,被人心带动,没能正悟到应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维护大法,酿成了一个大错。

99年10月因一次北京之行(当时得知许多大法弟子去北京,我想利用没课的几天时间去看看大家都在做什么,持的是没有正悟的观望态度;同时也想让自己迈出去北京这一步,但当时上访的目的并不明确,更谈不上坚定,因此也未能站出来上访),此事让邪恶得知,回来后被再一次强行非法拘留15天,我欲签“不同意”,但恶警说再去改拘留票子他们很麻烦,我的人心又被带动,无奈中又无原则地签了“同意”,再一次配合了邪恶。15天期满后,我顶着亲情和单位领导的巨大压力,拒写“保证”,又被延期15天。但拘留期间,曾一度正念不强,又一次错误地站在了维护人的基点上,未跳出个人修炼的框框,其实已在滑向邪悟。又由于没有坚持住强大正念,临期满前,碍于对一位上级领导的面子心,并夹杂着错误认识,向邪恶妥协写下了诸多“保证”,当时还自认为聪明。这实质上是既想顾全领导的面子,又不想在大法中失去,行文字欺骗术,被危险至极的变异的狡猾所带动,表面欺人,实则害己,毫不严肃,亵渎了大法,再次酿下大错,毁灭着自己而不自知。回到单位后,我被剥夺了上课的权利,并被安置在办公室天天坐班。实际上有一种被看管的性质。

2000年11月,我欲去北京正法,临行前向单位领导当面直言请假(当时未考虑到这种方式欠妥),没有真正做到用理性去对待,单位与派出所串通将我再一次非法拘留,当与恶警等邪恶之徒面对时,由于感情用事,缺乏理智,脱身未成。回想未能成行一方面是因为邪恶的阻拦,更重要的是因为我当时的思想不够纯净,在正法的愿望中搀杂着个人圆满的想法。15天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我签了“同意”,又一次配合了邪恶。

坐在去劳教所的警车上,我觉得自己很“坦然”,但现在看来,那种所谓的坦然,完全是一种法理上的无知和心存侥幸,没有对眼前险恶的清醒认识,却在后天诸多变异观念的控制下,抱着道听途说来的错误悟法(即不久的xx时间法就能正过来),侥幸地认为用不了多少天我们就会被释放,承受也不会太久,对艰苦付出也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到劳教所后,我被分到二大队,邪恶的刘管教强迫我决裂,当我说到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法时,该管教让我读公安部等做出的规定,我予以拒绝。于是该恶警对我施以电棍,我当时只是想着应该忍,用的完全是人的一面的消极承受。由于怕心很强,后来竟产生了一种承受不了、不想坚持和投机拖延的想法,根本没有做到坚定地用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去面对邪恶,辱没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尊严。强大的怕心和不肯艰苦付出、放不下生死的魔性完全阻碍了我本性的一面正法。在强大怕心的笼罩下,我觉得自己周围漆黑一片,无一丝光明,忘记了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紧接着邪悟者对我进行所谓的“帮教”,由于我正念不足,没有正悟和足够的勇气对她们进行的“洗脑”予以坚决抵制,虽不想听,但却消极地被邪恶带着走,被动地听着。头脑几近空白,没能清醒地想起几天前刚刚学过的师父的话:“修炼是严肃的,考验中就是要淘去那些不真修的。关于所谓被转化者的言论,表面上是不反对师父,骨子里是叫大家不要炼了、不要学了。……至于说那些所谓的转化者们所讲的,说修炼的人不顾他人如何,这话正好讲给那些邪恶的镇压者。…… 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使自己要更加清醒。”(《除恶》)由于根本上正信不足,法理不清,思想中出现漏洞,给邪恶以可钻之机,正念的防线也顷刻间崩溃,一下子坠入了邪悟的罪恶之渊(而这种巨大的恶变自己人的一面当时却根本没有意识到,真是毁于一旦而不自知)。随之感觉似乎很轻松,当时却误认为是放下了对圆满乃至修炼的执著,是在修炼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却忘了师父所讲的法:“有人凭感觉炼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转法轮》)更没想到这种轻松也许是邪恶及自身的魔性占了上风、达到了它们的目的而松一口气的反应。根本没有“以法为师”,犯了以人为师、以感觉为准的致命之错。这其中不可隐晦的一点是我的思想深处有强烈的不肯艰苦付出之心,决裂了便不会再面临酷刑折磨,怕心等不会再被强烈触动,由此而出现一种所谓的解脱与轻松。其实,不肯艰苦付出、怕吃筋骨皮肉之苦、奢求安逸中获得,这些都是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根本非先天本性,其实也就是魔性啊!

决裂后,尽管也感觉到此后的迷茫,不能从心底里确信这就是对的,产生过疑虑,但在劳教所那种长时间机械的劳动折磨中,我变得越来越麻木,不去认真反思,疑虑也不了了之,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邪悟之后,在劳教所我曾写过笔笔邪恶、字字罪极的所谓“四道题和五书”,以及多份“思想汇报、月总结、观后感”,并帮别人写过一些破坏大法的东西,也曾欺骗其他大法弟子,曾在文艺演出中参与写过破坏大法的所谓诗朗诵等,曾在罪恶签名活动中签过名,甚至还接受过电视台《法律在行动》节目和某杂志(名称不详)的采访,所谓“所外帮教”执行初期还曾在系里教师大会上作过破坏大法的发言,并一度想要把大法书和资料全部上交。造业无数,触目惊心!所有这些所作所为,使我对大法犯下了滔天的罪恶,极大地辜负了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和巨大承受,耻辱地背叛了自己久远史前的神圣誓约,将与自己相连的众生推至极其危险的境地中……

在这里,我,一个曾背叛大法的罪人,发出我最严正的声明,以前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任何破坏大法的所言所写所为统统作废、从新(心)开始,真正“以法为师”,努力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巨大损失,踏踏实实地勇猛精进,追上并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教训无比惨痛,痛定思痛,针对我自己,总结如下,诚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1、 对何为正法、如何正法认识不清,从根本上没有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仍陷于个人修炼的狭窄框框中,有求圆满之心,又“有对人根本的执著”,才会被邪说所迷惑。
2、 基点站在了维护人上而没有站在维护法上,因此对正是江泽民邪恶集团对大法的无理迫害给亲朋带来了极大伤害、给国家和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给相关部门及个人带来了麻烦等认识不清。
3、 我由于怕心等魔性及多种变异观念的控制,消极地配合了邪恶,没有正悟到,更没有切实做到坚决彻底地抵制邪恶,被邪恶钻了思想中的空子,屡次大摔跟头。
4. 总是把自己当人看,而没有从根本上把自己当成一个宇宙大法的修炼者、大法粒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未来的佛道神、宇宙的保卫者。
5、 没有真正按师父的叮嘱去“静下心来学法”、“多看书,多读书”,没有真正溶于法中,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在思想中残留太多,因此在巨难中一错再错。师父曾说:“我建议人人都放下心来看十遍我写的你们叫经文的《精进要旨》,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做到。

回顾这一切,是伟大的师父再一次以巨大的承受为我开创了这又一次的重生,使我还能活在这世上和宇宙中,使我还有机会重新回到这开天辟地仅此一次的伟大的正法洪流之中。此刻,还未走出邪悟深渊的人啊,请吸取我惨痛至极的教训,我用我全部的力量呼唤你,快快猛醒过来吧!师父在苦苦地等待着你,同修在焦急地期盼着你,你的众生在痛苦地祈求着你,快点儿、再快点儿走出邪悟绝途!师父告诫我们:“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使自己要更加清醒。祝大家在最后圆满的路上走得更清醒,留下自己的威德。 ”(《除恶》)让我们共同深深地牢记在内心深处。

我的严正声明写完了,但距我明白过来并意识到后发声明的那一天已有三个多月了。这期间我一直拖延着,借口也很堂皇,如等我认识再深刻一些、应先保证时间多学学法、等心态最好时再写等等,迟迟未能完稿。现在我悟到,这种拖延正是由多种人心搀杂在一起所致,其实也是一种魔性啊,同样应严肃地用正念清除。

大陆大法弟子:李月英 2001年12月27日


严正声明

因为学法不深,我写了和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声明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金梅 2001年11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3月喜得大法的,得法之初心里非常激动,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知道了生命存在的伟大意义和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超常的人,决心坚修大法,学法、炼功,非常精进。但对出来证实法,一直没有重视,以前《明慧网》上的资料也不看,自己停止不前。后来看到《明慧网》上师父的经文,看到同修是怎样做的文章,自己才明白了,要讲清真象,救渡众生,证实大法。我于2001年11月19日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让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世人都知道真相。被抓后通知当地派出所“接回”,送看守所拘留,也曾绝食过,要求无罪释放,但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没去,违心地写了“三书”,我虽有为真理付出一切的勇气,关键时刻却没有足够的分辨真假、善恶、对错的能力,完全忘记了师父讲的法,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对法不负责任,真是在犯大罪啊!

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我痛悔不已,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辜负了恩师的慈悲苦度,我认识到它的严重性,严正声明我写的“三书”、不利于大法、不利于师父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坚随师”(《心自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真正用正念主宰自己,去掉一切变异思想和干扰,珍惜恩师的慈悲苦度,珍惜修炼机缘,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修成纯正的大法一粒子,以实际行动兑现神圣的誓约。

大法弟子 王美娟 2001年12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自从学法就不够精进,不能够站在法上认识法,悟性低。由于执著心太重,迷失了方向。7.20以后,在邪恶流氓手段威逼、迫害、欺骗下,惧怕邪恶,向邪恶写了“保证书”。后来,我坚修大法,进京上访,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当时自己放不下常人中的各种执著,怕心、争斗心和不好的思想,在邪悟人员的引导下,用人的一面去看问题,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自己走上了邪悟,给大法造成严重损失。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慈悲、伟大的恩师对自己的谆谆教导。通过学法,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走进大法洪流中。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正法时期,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材料”、言论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邹砚杰 2001年12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已有五年时间了,使我身心受益匪浅。在2001年10月31日,在正在家准备作午饭时,几名恶警突然闯进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劳教所洗脑班,强行给我洗脑,每天从早到晚不让睡觉,把师父的法断章取义对我进行围攻,由于我学法不深,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和自己有执著心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造谣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骗、高压下,在神志不清时写下了所谓的“转化书”,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事,师父说:“学员在难中很难看清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理性》)

回来后,我静下心来,认真用大法衡量一下,自己认识到自己做了违背大法的事,愧对师父对我的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里所说、所写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努力,弥补自己的过错,永跟师父坚修到底。

大法弟子:龚萍 孙玉刚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太差,虽然在2000年11月从家中走出来,走向天安门广场,证实了“法轮大法好”,可是由于头脑中人的观念太多,因而被邪恶势力带进了监狱,并且没多久便走入了邪悟,给宇宙大法抹了黑。现在想起来真是痛悔不已。后来由于师父的不断点化,加上同修们的耐心帮助,终于使我幡然悔悟,通过此事,让我又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恩师不愿落下一个弟子的那种慈悲和伟大。今天我面对所有的人,严正声明:
1.将过去有损于师父及大法的一切言论,全部作废;
2.将我写的所有“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材料”全部作废。
3.我将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兑现曾在师父面前立下的“助师世间行”的誓约。

大陆大法弟子:赵雅玲 2001年12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开始修炼大法的,98年4月因心性关没过好,放弃了对大法的修炼,在7月份又重新走上了修炼的路,一直到今天。由于自己有怕心,今年11月28日被邪恶找去,被迫按了指纹、照了像,并说自己修炼不到一年。今天看了(《致同修》2001年11月26日更新)后,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违背了跟师父立下的誓约。我今天在此严正声明:我决不会放弃修大法的!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石敏 2001年12月2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近两年多的迫害,使我们更走稳了修炼的道路,坚定了正法的誓约。中国政府几个专政者集用了历史上一切邪恶手段,虐杀、残害、恐吓、敲诈、威胁、利诱、侮辱,想以此来摧残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身心,摧毁我们对大法的正信,这是徒劳、谎谬、可笑的。由于我们自身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绝不应该做的事(如写“三书”等),这是我们的耻辱,在这里严正声明作废。我们正在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赶上正法步伐。

大法弟子:郭灵华、邱玉珠、潘国祥、张雪娇、张丽如、郭纯铃、江婵君、陈还光、李素贤、张巧婵、郭惜丽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名,背叛了师父。现在自己深感痛悔,感到对不起慈悲的师父,真是无地自容。通过进一步的学法,阅读《明慧网》上的文章,幡然醒悟,明白了怎样做才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在此发表严正声明过去签字的“保证书”作废。不承认邪恶的安排,重新回到正法修炼当中来,痛改前非,弥补损失,做个真修弟子。全身投入正法洪流之中,洪法与救度世人。珍惜千万年难得的修炼机缘,清洗污点,挽回损失,堂堂正正的修炼,走好、走正每一步,达到功成圆满的目的。做个真正的宇宙捍卫者。

大法弟子:王雅芝 2001年12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修炼几年来没有做到在法上认识法,从而悟性没有得到提高,在这次磨难、过关中,没有过好关,在“洗脑班”由于关的时间长,平时又学法不够精进,所以在关押的时候说了一些、也写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深表痛心。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我没有做这正法时期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维护大法、卫护大法,深深地痛悔。现在我声明在“洗脑班”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一定在最后的时间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陈玉珍 2001年12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对待大法不严肃,在被关押期间急于出来,做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愧对恩师的慈悲苦度,愧对大法弟子这一殊胜伟大的称号,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写下了耻辱的一页。现郑重声明,家人攥我手写下的“决裂书”作废。在邪恶面前所说的话作废;家人及亲属写的“担保书”全部作废。我决心从现在开始,重新做起,勇猛精进,全面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坚定地维护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堂堂正正走好以后的路。

大法弟子:王淑敏 2001年12月27日


严正声明

今年5月,单位同事代我填写了一份“登记表”。由于学法不深,没有严肃认识这个问题,没有做到“全盘否定”。直到现在我才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师父说:“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为此严正声明,过去所说的不该说的“话”,和亲属、单位所写的“担保书”作废。今后在修炼的路上每一言、每一行都要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作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坚定地维护法,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

大法弟子:迟永侠 2001年12月27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任何场合本人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利法轮大法和师父的言论、文字、签字等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郑巧凤 2001.11.20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后,由于自己放不下的执著心,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说了对大法和师父不该说的话,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以后坚决跟着师父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君宁 2001年12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由于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被非法劳教。在押期间,在残酷迫害、压力下,在自己不清醒的情况下,又接受了邪悟,违心地写过“悔过书”、“揭批材料”、“现身说法”和其它有损大法的信件,说过有损大法的话……。我深深痛悔。因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和说过有损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毛金荣 2001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从1999年9月份到2000年12月份两次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放不下执著心,被邪悟者所带动。写过所谓“悔过书”之类不利于师父、不利于大法的东西,声明作废。自己深深认识到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师父的苦苦等待。今后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玉兰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4月,我被单位领导及保卫科人员强行送到“洗脑班”,当时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悟所带动,写了“揭批书”、“决裂书”,还上交了一些大法书,出来后我就知道错了。现在我正式声明:以前写的“揭批书”、“决裂书”和“7.20”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姜志军 2001年12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由于在邪恶的欺骗与恐吓下,写了“保证”。现在清醒地认识到这样做是错误的,特此声明,曾经所写的“保证材料”全部作废,决心修炼法轮佛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元龙 王健 2001年12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法学得不好,执著于亲情,于2000年6月在看守所拘留期间,写了“保证书”,现在想来非常后悔,这不是一个大法弟子的真正作为,愧对恩师、愧对大法。我现在郑重声明,我所写的所谓“保证书”统统作废。并加倍弥补这一切,紧跟正法进程,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大陆大法弟子:贾士荣 2001年12月17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6月份的“洗脑班”上,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在“给领导的一封信”上写的“三条”声明作废。7月份在派出所重复写的以上“三条”,和在其它环境下说的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话,声明作废。我要对自己负责,静心学法,奋力精进,不给自己已正悟到的一切抹黑。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耿云娇 2002年1月2日


声明

我是2000年2月10日进京被送市看守所的,被非法关押40天,因为学法不深,签了字后回家。回家后我越想越不对劲,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向邪恶势力低头,特此声明一切所说所写作废。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高淑兰 2001年12月25日


严正声明

随着正法进程的迅速推进,我深深地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有顺应旧势力、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在讲清真相中弥补损失,揭露邪恶,清除邪恶。作为大法弟子,绝不能认可邪恶势力强加给大法的一切。

大法弟子:张永立 2001年12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8月15日无故从家中被抓走,被非法关押、拘留。由于学法不深,在拘留期间,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了所谓的“保证”,愧对慈悲伟大的恩师,愧对宇宙中正的生命的期盼,令自己无地自容,惭愧!在此特严正声明:凡是我写过的保证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罗丽娟 2001年11月14日


声明

因学法不深,执著心太多,使自己在看守所期间,写了“书面保证”,给大法造成不良影响,在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现已认识到自己走了一个修炼者不该走的路。特此声明,在看守所期间,所说所写一律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姜凤芳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常人的执著心太多了,写了说了对大法和老师不好的话。我现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得法后,老师给了我无比珍贵的东西,给我清理了身体,教我向善,我就觉得法轮大法好,我一定坚修大法心不动,做一个真正修炼大法的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吕献瑞 2001年12月16日


严正声明

自己由于听信了邪恶的谎言,曾对法轮大法多次产生怀疑和动摇,甚至做出毁坏大法资料的事情,自己走上邪悟,而且在同修中造成极坏影响。我自知罪业深重,但既已醒悟,自当迷途知返回归正信。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所做的所谓“悔过”、“保证”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苏贵朴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在高压下,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所谓的“悔过书”。出狱后,方知走向邪悟,深感痛悔不已,愧对师尊。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紧学法“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早日回到自己的家园。

大法弟子:张忠帅 2002年1月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因为学法不深有怕心,没真正从法上认识透,我配合了邪恶,把书交了,这是污点。现严正声明,今后加倍弥补,洗刷污点,跟上正法进程。

邱玉琴 2001年12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因放不下人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上了邪悟。现郑重声明:我在此期间,一切违背大法、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作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岳景武 2001年12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自己邪悟写了“三书”,给大法带来负面作用,给正法时期造成严重干扰。我现在真正地认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彻底认清邪悟的本性。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清除一切邪恶,用自己的生命捍卫大法,证实大法。

大法弟子:张文成 2001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从99年以后,在公安局所说所写的“话”以及不利于师父、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声明作废。清醒认识到自己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对不起师父的苦苦等待。今后要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德民 2001年12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而且放不下对亲情的执著。在单位和当地公安的压力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和在百万签名的活动中签了名。我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景侠 2002年1月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修炼者,由于执著心太重,没有走好自己修炼的路,走了不少弯路,我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走好修炼人该走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声明我在看守所,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

大法弟子:邹淑梅 2001年12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后来被遣送回地方看守所拘留,因执著心重,在家人写的所谓“保证书”中签了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声明我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余梅 2002年1月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因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真正认识法,我俩写了“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李玉梅 金桂环 2001年12月16日


郑重声明

我因上访被抓,在邪恶势力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我很后悔,因为我以前身体有很多病,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的身体全都好了,也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所以,我以前做错的、说错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肖云芳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最伟大的正法修炼,我在所谓的“洗脑班”上,在高压下,所讲的话和所写的“材料”与大法不符合和对师尊不敬的地方都不是出自内心。特此声明:以上所讲和所写全部作废。重新跟上正法进程,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黄盛桃 2001年12月23日


声明

我过去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在劳教所里签了“三证”,现在认识到,那是错误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所签的“三证”作废。重新走入正法行列,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维忱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高压下,做了违背大法的事,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一律作废。我决心在主佛的宏大慈悲下,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丽凤 2001年12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自己的执著心所致,被迫在“保证书”上签了名。现在声明全部作废。紧随恩师正法,灭尽邪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韩笑红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由于学法不深,对大法不严肃,7.20以后被邪恶钻空子,老伴给写了什么“三个保证”,我自己还说了不该说的话,这是对大法的不坚定,现在严正声明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大踏步地走到正法修炼的大道上来。

大法弟子:付惠琴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中走了不少弯路,从新认识到没有走好路的严重性。现声明我在看守所和劳教所所写的“三书和思想汇报”,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救度众生。

大法弟子 张作明 2001年12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说过、写过的不符合大法的“认识和保证”声明作废、一律无效。坚修大法心不动,用实际行动弥补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闫玉玲 2001年12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1999年开始学法的新弟子,因上访被抓,由于我对大法的理解没有那么深刻,在邪恶势力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我很后悔。在此,我严正声明,该“保证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宋友华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受蒙骗和伤害被迫妥协,我声明那一切全部作废。我要紧随师父,坚定正法,讲清真相,清除邪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周立圆 2001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7.20后,由于思想的一时偏差,被邪恶逼迫交书,还写了一份所谓的“悔过书”,事后不久十分后悔,我严正声明:以前写过的悔过书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以一颗对大法坚定的心追随师父修炼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丁玉英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学法不深,在邪恶高压下写了“三书”,确实从内心感到对不起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写的“三书”郑重声明作废。

大法弟子:王泊汛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因为我自己以前法学的不好,对大法认识不深,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是错误的。我在这里郑重声明,以前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桂银 2001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自2000年8月至9月在劳教所写的什么包括所谓的“思想认识”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所安排的一切,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尊正法进程。

许丽华 2001年12月30日


严正声明

因为我学法不好,对老师和大法没有正信和正悟,所以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保证”。现在我声明,我写的“保证”和别人替我写的“保证”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李秀英 2002年1月3日


声明

我被强行进行了洗脑,写了“悔过书”等,做了违背大法的事,我现在声明,以前所有写过的“三书”等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法轮功学员:张环玉 2001年12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于99年7.20去省政府正法被抓,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悟性不高,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声明签字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于友 2002年1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法理解不深,在压力面前写了所谓“三书”,深感对不起伟大的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父,在高压下写的“三书”郑重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潘莉 2001年12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由于对法理解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自7.20以后被迫写了所谓的“悔过书”,而且还登了当地的报纸,现在我知道对大法造成了很大的危害和严重的损失,痛悔不已。自7.20以后自己还交了书,这也是真修大法弟子所不能做的事,多亏师父救度了我,师父不遗余力地使我从邪悟中醒悟。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的所谓“悔过书”彻底作废。我会坚修大法到底,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董桂红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我于2000年12月份被抓后,在“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声明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紧随师尊早回家。

声明人:张红丽 2001年12月


声明

自7.20后,由于学法不深,在迷糊状态下配合了邪恶,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签了字,从今日起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郭玉芹 2001年1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已经5年了,于去年进京上访被抓,由于执著心没去,在监狱里签下“保证书”,现声明所说说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助师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闫淑春 2001年12月


声明

自7.20后,由于学法不深,在迷糊状态下配合邪恶,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签了字,从今日起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洪宝加 2001年1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们一家都是大法弟子,但在7.20后一段时间内,我被邪恶势力强逼,交出两盘炼功磁带,我儿媳被邪恶势力所迫,不但自己写了所谓的“悔过书”,还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我的名义也写了一份所谓的“悔过书”。在此我郑重声明:无论是谁以我的名义写过的“悔过书”全部作废。我会紧随师父,助师正法世间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丁翠花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并紧随师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郭艳、吴德全 2002年1月2日


声明

自7.20后,由于学法不深,在迷糊状态下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签了字,声明作废。从此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祖利红 2001年1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单位等写的、说的“保证书”一律作废。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弥补过错,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郭秀芹 2002年1月2日


声明

我不识字,学法不深,在被迫害期间,说过对大法不好的话,签过的字,声明作废。我要精进学法,讲真象,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桂兰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在邪恶面前写下的不该写的东西从今起严正声明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王云英 2001年12月25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日以后写的“保证”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宇仁芝 2001年12月


严正声明

我以前说过、写过的不符合大法的“认识和保证”声明作废、一律无效。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夏宝祥 2001年12月19日


声明

由于我悟性低,学法不深,以前所说所写以及亲属代写的不利于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红秀 2001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过去我被迫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宋敬东 2001年12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由于自己对大法理解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在7.20以后,配合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邪恶的逼迫下,把书交给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严重损失,痛悔不已。

还有,就是由于自己对大法不坚定,也是被邪恶钻了空子,丈夫找别人以我的名义写了一份所谓的“悔过书”,当时本人全然不知。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无论谁以我的名义写过的“悔过书”或我自己所说的不该说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董桂莲 2001年12月


声明

自7.20后,由于学法不深,签了字,从今日起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祖利彬 2001年12月20日


声明

当真正的考验与检验到来的时候,我未能站稳脚跟,以至跌了跟头(其中的原因师父在经文中讲的很清楚)直接或间接地造成了影响;其实有这样的做法是不配称作大法弟子的,可是师父的慈悲是洪大的,仍然给我们留有机会,为了不辜负师父在过去、现在以至未来为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在此,我郑重声明:向邪恶妥协时所写的一切文字、材料都不再有效。我将在修炼与正法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争取做一名合格的弟子。同时希望同修们以我为鉴,走好自己的路,珍惜大法与修炼的机缘。

刘娟 2001年12月16日


严正声明

曾在“表”上签名,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贾常晓 2001年12月25日


深深的痛悔

从没有感受到的深深痛悔是什么滋味,当自己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耻辱的事!由于自己的执著心造成了被邪恶的魔钻了思想空子,有意接受邪悟,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可耻的一页,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成了一个被魔利用阻碍师父正法的工具,做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的悔恨的泪不知流了多少遍了,这痛悔的心情用捶胸顿足,剜心透骨的痛都不足以形容……。每当看到网上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材料,自己便觉无地自容,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然而师父的慈悲啊真的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以前常背的“正邪不分谤天法”总以为是在说无知的常人,然而转化才是“正邪不分谤天法”!误入歧途的学员快清醒吧,想一想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危险至极呀!明知故犯,用人的一句话讲罪加一等啊!不要再掩盖自己的执著了,师父慈悲还给咱一次机会,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千万不要错过了啊!

自己刚从教养院回来时分不清好坏了,不知不觉就站在了邪恶一边,被邪恶所利用,离道越来越远,当清醒时才知道自己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输得那么惨,每一分每一秒对修炼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而我浪费了整整一年多的时光,多惨啊,损失的太多了,已无法追回逝去的,然而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对大法所犯下罪将以什么来抵罪?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是师父慈悲再给人一次机会,好好把握现在吧。兑现自己的誓约,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

刘兵 2001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