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学政治课上向我的学生们讲法轮功


【明慧网2002年1月5日】在邪恶充斥的大陆,如何更深更广地向广大人民讲清真相,成了大法弟子的当务之急,而学生又是一个特殊群体,作为一名修大法的中学教师,我开始了新的尝试。

今年暑假开学时,校长因我仍坚修大法而逼我下岗,我不承认邪恶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请同修一齐发正念,重新从校长手中要回了我的工作。

工作后,学校安排我教初二政治。如何利用课堂内容向学生讲清真相呢?我开始着手从课本中找与大法有联系的能向学生讲清真相的内容。翻《同步训练》时,看到一道诬蔑大法的题,我想“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决定借此题讲真相了。

接下来,我开始做大量的准备工作,精心备好这一神圣而特殊的一课。我整理思路,决定先从焦点问题──“天安门自焚”开始讲起,然后介绍法轮功是有利于身心的最好的功法,接着讲江泽民流氓集团如何以“莫须有”的罪名残酷迫害,最后以迫害大法者现世现报结束,并告诉学生:人对大法的一念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教育学生不要干出错事,毁了自己。

就在我将要讲真相的前两天,母亲来了,吓唬我:“上课千万别给学生讲‘法轮功’!材料上说有老师给学生讲大法的事而被判了刑!”我的心丝毫未动。

终于,我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走向了讲台,心中充满了神圣,也许学生们千万年的轮回转世就等待着这一课,一定要讲好啊!“请同学们翻开同步训练XX页X题。‘法轮功’,同学们了解不了解?”“了解!”“从哪里了解的?”“电视上!”“我今天要讲的与电视上的截然相反……”

教室里鸦雀无声,同学们惊奇地听着他们从来没听过的与外面邪恶宣传完全相反的特殊一课。

两个班讲完了,同学们都有不同程度的清醒,兴味盎然地一再请求我每天都讲“法轮功”,我也多么希望更多的学生得到彻底的救度啊!

可是,邪恶开始阻挠了,不知哪个不明善恶的学生家长打电话向校长告了我一状,当时正校长去外地考察,副校长比较明白些(因我几次向他洪法)。他让我姐姐通知我回避一下这道题,姐姐说:“好不容易又让你上了班,别因为这事又让你下岗,咱们在下边暗地里发传单不也是正法吗?何必这么明目张胆地不理智呢?”我稍一思忖:“不!一个神的思想是不会拐弯的,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八个班的课我一定要讲下来。”

学校主任要紧急给我调换课程,由初二政治换为初三历史,并要下午马上调换,可我还有六个班没讲呢,不行,我得讲完!正念一出,主任马上改口说:“下星期一正式换吧。”这样,剩下的六个班每班仅仅一堂课的宝贵时间,让我讲大法真相了。

有的班进度慢,课还没进行到这一课,我决定提前讲这一课:“同学们,这是我给你们上的最后一课,也是特殊的一课……”

其间又有几个插曲:母亲顺手牵羊把我精心准备的讲课材料“偷”走了,我迅速又重新整理了一份。在给第四个班讲课时,由于我忽视了课前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致使这个班课堂秩序混乱,被邪恶操纵的学生瞎起哄,对我讲的内容反着说,对着干,我只好让学生有问题提条子来。不看条子则已,一看,我简直肺都气炸了。竟然有个别学生写的是让我“回头是岸,去派出所自首”吧。当时我感到心凉了——自己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救度他们,他们不悟反而这么说。不讲了,彻底不讲了。母亲、姐姐、副校长谁也没让我动摇,而这次我自己决定不讲了,虽然我心里明知这是感情支配下的行为,然而我已不能理智对待,决定就此罢休。

谁知到下一个班,我刚要按教案讲新课,同学们主动说:“老师,给我们讲‘法轮功’吧!”望着下面等待救度的孩子们,他们明白的一面是多么不愿错过这宝贵的最后一课呀!“我们不能够不为其他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感、使命感,使我迅速冰释前嫌,又义无反顾地救度学生了。

八个班讲完了,每个班效果各不相同:有的班整体清醒过来了,当堂表示要学法轮功,有的学生搬来自己的凳子让我坐下讲,表示也要做好人……看到一个个学生得救了,我心里高兴极了,这救度世人的事情没有白做!

有好心的同事劝我小心为是,我坦然答道:“我没考虑个人的安危,为的是受谎言蒙蔽的学生们能知道真相,做个真正明辨是非的好孩子。”

到了星期一,我正准备接历史课,刚从外地回来的正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大发雷霆:“竟敢讲法轮功!竟敢私改答案,学校里没你的事了,工资停发,永远离开学校!”把我赶出屋门,又追到院子里,咆哮着让我赶快离开。“我不会听你的!”我扔下一句话,回到了办公室,一会他又撵来:“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回去反省反省!”我义正词严地说:“你别糊涂了,不是你说了算的!”心想: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做的是宇宙中最对最正的事,不应该受到迫害。他让我走我偏不走,坚决不配合邪恶。

校长又暗地里指使主任把我的课全部让另一位教师接任。怎么办?我要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彻底破除邪恶!工作、劳动是我的权利,没课上我要找课上,我和接课教师商量着把课分了分,堂堂正正地在学校里继续上课。

我想起明慧材料上的同修不去洗脑班,被邪恶强行抬走,我心想:我不走,谁敢把我抬出学校呀?就是真抬走了,我也要回来上班。“有多强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师父评注:也三言两语》)邪恶的正校长又几次指使副校长赶我走,最终在我强大的正念下偃旗息鼓。两周后,副校长给我安排了一份轻松的工作。至此他们妄想开除我的邪恶阴谋彻底破产了,我可以继续在校园里向等待我救度的百位老师、千名学生们讲真相了!

其实我觉得:世人能不能得度那是大法的威严和师父法身的具体安排,而自己只是像个小企鹅一样,在师父的慈悲指引下,笨拙地走着自己回归的路。总感到有漏的地方太多了,致使邪恶不断地阻挠破坏,什么时候才能如金刚磐石一样,岿然不动,让邪恶看到它自己就会化掉、似以卵击石不敢靠近呢?多学法吧!去掉所有执著!修得执著无一漏,方可“圆满随师还”(《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