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安徽大法弟子李梅、李军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月5日】李梅全家六口,母亲、姐姐、姐夫和五岁的外甥是法轮大法弟子。在99年“7.20”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个善良、和睦、受人称赞的家庭遭到残酷迫害,李梅和姐姐李军先后被迫害致死,妈妈和姐夫至今被非法关在监狱,家里只剩下老父和五岁的小弟子。一个好端端的幸福之家毁于江xx一伙的罪恶之手。这是江xx大搞国家恐怖主义,残酷虐杀无辜的铁证。

先说妹妹李梅,她从小一身病,尽管家人待她很好,她也从没有开心过,整天觉得心闷:人为什么生老病死和勾心斗角的痛苦烦恼?这些问题象石头一样压在她的心头。到了二十岁,她偷偷跑到九华山寺庙去求答案,却失望而归。直到有一天,她得到《转法轮》这部宝书,她边看便流泪,坐在屋里一气读完。然后打开房门向亲人喊道:“我找到了,终于找到答案了!”从此,她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飞,脸上绽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她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她懂得了做人标准就是“真善忍”;她对大法充满了正信,时时处处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努力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境界。在厂里,重活、脏活抢着干,分给她的奖金都让给生活困难的人。人们都说:“这姑娘现在变得这么好!”在家里,她尊老爱幼,把快乐带给每一位成员。在炼功点,她虽不是辅导员,却主动为大家服务,每天早晨三点就提着录音机上炼功点,为功友提前做好炼功准备;师父讲法材料来了,她利用午休时间,顶着酷热骄阳送往各个点,让同修尽快读到师父讲法材料。

1999年7月20日,江xx突然发难,陷害法轮功。她震惊、痛心!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么好的大法、这么伟大的师父、这么善良的大法弟子,怎么会被中央部份当权者操纵媒体铺天盖地地诽谤、诬陷。她一刻也不能等,马上与同修一行五人到北京中央信访办反映真实情况。谁知江xx的警察连听几句真话的胆量都没有,非法把他们抓了起来。她祥和地问:“我来讲真话错在哪里?”回答她的是毒打和手铐。李梅还是微笑着向打她的恶警劝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回来后拘留15天进“洗脑班”。从洗脑班一出来,她只吃了一顿午饭,下午又步行踏上去北京的路。她始终怀着一个善良的愿望:真的假不了,一定要尽快向政府讲清事实真相,还师父和大法清白。

走了两天,脚虽然痛,她仍然坚持连夜赶路。在铁路边,碰上两个妇女,问她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家为什么赶夜路?她如实讲出心里话。好心的大嫂劝她住下,第二天再走。可是,她总惦记着去北京早点讲清真相,哪能睡踏实呢?凌晨3点就起了床,留下她身上唯一的值钱物——毛裤,作为给房东的饭钱和住宿费,又悄悄上路了。两位妇女醒来,感动得立即骑车追上她,问明她的住址、电话,又立刻给她姐姐挂电话。姐姐李军接回了她说:“要上北京咱们一起走,总比你身无分文一个人好。”几天后,除老爸看家外,全家五口都相继去了北京。但是她们一家善良的愿望---慈母无私的期盼、幼儿纯真的童心,都被江xx一伙欺凌、亵渎。恶警把她全家关进了“洗脑班”。

出来后,2000年4月,李梅在外面炼功,又被恶警抓捕、拘留。她终于悟到:邪恶是不会发善心的!只有正法,才能破除邪恶!以后的行动证明,她确实是按照师父的要求:“用正念正视恶人。”“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大法坚不可摧》)。从拘留所放回家的第二天,她又立即去北京“破除邪恶、讲清真相”(《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料在蚌埠做横幅时,被坏人告密,又被非法关进了劳教所。她坚持炼功,恶警给她戴上手铐铐在床上,全身叮满了蚊子,犯人都不忍看下去,给她悄悄点上蚊香。白天,逼着她干脏活累活,还用各种残忍、卑鄙的手段强逼她骂师父,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不写就不准家人探视。大年初三下大雪,妈妈、姐姐冒着大雪去看她,遭到恶警拒绝。姐姐堂堂正正问管教:“你们三番五次不准见面,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什么理由?”每月两次探视是法定的,你们为什么执法犯法?只有一个解释:李梅受到了你们的迫害、折磨,你们怕我们看到你们践踏人权的罪行!恶警恼羞成怒:“你别在这里讲人权!我们这里没有人权可讲,告诉你,李梅正在被严管,整天有两个人看着,谁也不许见。”赤裸裸地暴露了江xx一伙国家恐怖主义的嘴脸。

到了初九下午,警察突然通知家人,说李梅在105医院。家人上了公安的车去看女儿,车却开到了殡仪馆。这时才告诉家人说李梅“跳楼自杀”,马上火化。妈妈质问:“你们不是严管吗?整天有人看着,怎么能跳楼呢?”坚持不准马上火化,必须有法医鉴定,要亲属都到现场!公安再也无法搪塞,只好同意。但是,由省长亲自指挥公安厅长用几十部警车强行封锁了殡仪馆,所有人特别是大法弟子不准入内,连亲属进门都要严厉盘问。据说李梅是早晨6:05分停止呼吸的,到了晚上9:00姐姐买来衣服给她换时,遗体已经在数九寒冬里停放了15个小时,但是一摸身体,还热乎乎的,象睡熟了一样。姐姐惊呼:“人还没死,身上还热,怎么能火化?!”亲属们上前去摸,果然还有体温,悲愤地问公安:“难道现在连活人也火化吗!你们自己摸摸。”女管教一脸不信的神情,把手伸过一摸,突然象触电一样缩了回去,惊恐得声音都发颤了:“真是热的!”说着,都躲进一间屋里不出来了。难道《窦娥冤》六月飞雪的事又出现了?姐姐和亲属抓紧这个空当仔细察看李梅的遗体,终于发现下巴有一道两寸多长的裂口,缝伤口的线还没拆呢,已经乾巴了;肚子上有好几个烟头大的点。在场的人都流下泪来,有的泣不成声。哭泣声中,忽然有人低沉地喊着:“天理昭昭!天理昭昭!……”一声声扣击着人们的心。八百年前岳飞临终奋笔写下了“天日昭昭!……”八百年后在合肥这个小小的殡仪馆里又响起了“天理昭昭!”的呼喊,这绝不是巧合!姐姐抬起头来:“都看清楚了,这就是邪魔害死大法弟子的铁证!也是梅死后15个小时身体不凉的原因。妹妹放心吧,你没做完的我们接着做!”

再说姐姐李军。她回家头一件事就是将李梅被抓遭迫害的事实、亲属在殡仪馆查看伤口、伤痕的真相以及梅身上留下被折磨致死的铁证,全部都记录下来,向全世界披露江xx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而同时,邪恶之徒都慌了手脚,做贼心虚,它们怕亲属把看到的真相讲出去,于是把罪恶之手伸向李军一家,妄图恐吓乃至杀人灭口。但是邪恶扑了个空,李军夫妇已经抢先一步离家出走来到上海,并且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住了下来。他们一边打工一边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APEC会议在上海召开了。江xx从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回更是全力防范老百姓,生怕在各国首脑面前揭了它的老底,于是亲自指挥,反复拉网,挨户清查,人人过筛,恨不得把上海变成一座空城。李军夫妇没有退缩,他们想抓紧这难得的机会多做讲真相工作。结果在一次讲真相活动中双双被恶警抓捕,分别关进了监狱。

李军因为披露妹妹被迫害致死的真相,被邪恶之徒视为眼中钉,这回终于有了发泄私愤的机会了,可想而之,她在狱中受到何等的摧残和折磨。果然,不久传来消息,说是李军肝炎病重住院。接触过李军的人,特别是她的亲人和大法弟子都很清楚:李军非常健康,更本没有任何病。我们的弟子回忆到:离开合肥时,李军胖乎乎的,脸色红润,充满活力。为什么到上海不久,就突然得了“肝炎”,并且“病重住院”呢?还没等亲人看她,又传来消息,已把“病危”的李军转到合肥传染病医院。亲人们好不容易见到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于2001年12月初去世。到底是什么“病”能这么快夺取李军坚强而健康的生命?人们心里明白:李军和妹妹一样,也是被江xx一伙邪恶之徒折磨死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善恶到头终有报!大法弟子李军被虐杀的内情一定会被揭露出来,公诸于世。那些没人性的邪恶之徒一定会得到它们应得的报应:这一天就快要来临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4/1771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