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民众知情权,江泽民集团竭力封杀信息传播

【明慧网2002年1月6日】最近,很多北京人发觉,原本每天可以收看的境外频道突然消失了。这是江泽民集团开展“治理卫星电视接收设施”的结果。

据联合早报报道,12月12日召开的“北京市卫星电视接收设施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决定,“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使用的卫星电视接收设施,须立即自行拆除;通过有线电视系统传送境外卫星电视节目的,要立即停止传送。”

江泽民集团还规定,对于在2001年12月30日之前没有拆除违法设施或停止在有线电视系统传送境外卫星电视节目的,“将没收其违法设施,并对个人处以5000元人民币(约1100新元)以下、单位处以5万元人民币(约1万1000新元)以下的罚款。

据新华社报道,负责治理工作的国家广电总局副局长胡占凡声称,卫星电视接收设施的专项治理工作“关系到社会稳定、信息安全和舆论导向”,“而北京市的工作尤为重要,情况复杂,任务艰巨”。

报道也引述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长蒋效愚的话说,截至1999年底,北京市有未经批准设立的卫星电视接受设施4590台,通过有线电视系统传送境外卫星电视节目的现象较多,“严重影响首都社会的稳定。”

“严重影响首都社会的稳定” 的其实是江泽民集团。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的江泽民集团怕真相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上行下效,地方看中央,近日,江西官方出重兵封锁江西万载县于12月31日发生的严重爆炸事故的消息。

据香港和国内媒体报道,江西省官员可谓视记者如蛇蝎,防记者之口甚于川。前天发生严重爆炸后,江西省各部门空群而出,一方面进行救援,另方面防堵蜂拥而至的国内外记者,动员上千名公安武警,在爆炸现场以外十公里处设哨站,阻止记者及其他人士进灾场,更有本港记者在江西刚下火车就已被「请」到公安局。

公安酒店捉香港记者

据悉,本港某报馆的记者因赶不及飞机,改乘火车到江西万载县的事发现场附近,怎知公安在火车站守株待兔,该记者刚下火车即被公安带走。公安还到大小酒店检查持回乡证登记入住的港人,一名本港记者入住当地酒店后,刚踏出酒店门口正欲出外采访,就被公安人员捉住。此外,本港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及摄影器材亦一度被扣。

国内记者要进入灾场采访也是困难重重。《人民日报》辖下《江南时报》的记者称,事发当天下午他赶到距事故现场十公里的潭埠镇,此时通向事发地黄茅镇的道路已被武警封锁,除警车和救护车,所有车辆均不得通行。后来,他以高价请了三辆电单车从小路驱车前往,走在崎岖山路上,几次差点被抛下车,历经千辛万苦,到下午四点到达事发的黄茅镇。当地一位村民描述,事发后,一车接一车的武警开往事发地点,封锁通往现场的所有路口。村民说,事发现场方圆三公里的大小路口都被武警封锁,任何外人都没法进入。(《苹果日报》/《江南时报》)

几乎与上述两件事同时,12月28日两名长春法轮功学员乔惠和潘兆瑞被长春丰满区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有期徒刑5年和10年。原因是他们二人向中国人民讲法轮功真相,乔慧“张贴传单和宣传品530余份”;潘兆瑞印制有法轮功真相的“不干胶宣传传单3万余份”并“携带录音机到市劳动教养所墙外,安装小喇叭”,播放法轮功真相的录音。

明眼人不难看出,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及其追随者为了自身的利益(保权、保官、保地位),不择手段地欺骗中国百姓以及世界人民,封锁一切真实消息,他们掩盖的是他们的邪恶行径,他们也知道他们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可怜的是中国大陆的百姓们,起码的做人尊严都没有,被任意愚弄,欺骗,他们能听到的只是从大陆官方媒体得到的消息。也正因如此,像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演的“傅怡彬弑亲案”这样漏洞百出,愚不可及的节目,才能在中国拿得出手。

作为法轮功学员,正像被江集团非法判刑的两位大法弟子,他们以慈悲之心待众生,因为他们修的是教人做好人的“真善忍”宇宙大法,对就是对的,正的不能说是邪的,他们没有常人的虚伪和苟且,他们只是身体力行,告诉人们真实的东西,他们用省下来的钱,印真相传单,发给百姓,他们告诉人们善恶有报的因果,也是在挽救那些不明真相而作恶的人,他们让人们有尊严地活着,为了众生的美好未来,他们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也只有法轮大法修炼者才有这样的勇气。

清醒吧,中国大陆的百姓,让我们勇敢地站出来,共同打破江泽民集团的信息封锁,像真正的人一样有尊严地活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2/17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