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退伍军人正视恶人:我没罪!我要控告你们!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我是四川农村大法弟子,今年67岁,1999年4月6日得法。没几个月,江泽民集团就开始陷害法轮功。7月20日村治保主任李有冲来抄我家,但什么都没抄到。2000年6月29日,我家来了很多客人,派出所以为是法轮功学员集会,它们就把所有客人抓到派出所强行晒太阳,还把我的大法书籍及其他东西全部搜走。我去给它们讲理,派出所的人自觉理亏当时就把我家的客人全放了。还叫我有真相资料就给它们送过去,从此后我一有资料就给它们送去几份,同时给它们洪法。但它们不但不知悔改还把我当成了重点人物,天天派人监视我们(我爱人也炼功)。腊月24日半夜警察又闯进我家乱抄乱翻把我们家的自行车、录音机等物品抄走了。2001年6月11号我和爱人去送资料,送到后我就回家了,我爱人还在那。下午五点多,一伙恶警跑到我家叫我拿钱去取我爱人(我才知道我爱人被抓了),开口就是一万,我说没钱!就问它们拿饭给她吃没?挨打没有?警察狠狠的说:“打就打了!”我说:“恶待法轮功要遭报的!”邪恶之徒不相信,硬逼我拿钱取人,见我不拿就说一万没有五千也行。我还是没答理,它们就开始抄家,抱电视机、VCD机。我当时责问它们:凭什么要拿东西,要它们出示工作证、搜查证,它们没有仍然要强行搬走东西。我立刻走到我家大门口把大门关了,邪恶之徒都被关在了里面。

我对它们说只要把我爱人放了我就开大门。暴徒们就用手机给市公安局打电话,市公安局的恶警马上赶到了我家,在大门外叫我放人,我还是叫它们拿出手续,它们也没有。警察说它们是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我说:“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要进屋、要拿东西请出示证件。”邪恶之徒就拿出一张纸在上面胡乱划了一下想敷衍我。我最终没开门,僵持了一段时间,外面的警察就喊院内的恶警把我按倒,搜出钥匙把我抬上车。七个恶警上来按我,费了好大劲把我按倒要抬我上车,但就是抬不动,最后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弄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就把我的头蒙上就开始拳打脚踢,我当时就被打昏死过去。大概三个多小时我醒过来后听见邪恶头子骂恶警:打死个老头不划算,前几年打死两个人还登了报,抵了命。它们怕我死在派出所担负法律责任,就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炼功牢头就打我折磨我,七天七夜强迫我坐在水里、睡在水里,只要炼功就泼一桶水在我身上。每顿只准喝米汤,暴徒还说:你们有师父保护就不用吃饭,第八天过后暴徒叫我去洗厕所、洗地板,由于没吃饭,身体虚弱倒在地上就不省人事,这次我感到去了很高的宇宙上,我看到我去的地方很美丽,跟师父下的法轮旋转一样漂亮。醒来一看狱医正在给我量血压,说要把我送到大医院去。干事看着就心软了说:六七十岁的老人睡在水里居然都没事。

一个月后给我下了逮捕令,上法庭要给我判刑,法官说该判我12年,念在我抗美援朝有功,就减了四年,问我服不服?我说:不服!我问它们我犯什么罪?!它们说:你犯的是“妨碍公安办案罪”,我说我在家里怎么妨碍了?!结果没判下来,第二次就问我:判五年同不同意?我说:判我五天都不同意!我没罪!我要控告你们!为了让我认罪邪恶之徒找来了我们村的书记和治保主任作伪证指控我,我不承认,因为它们想赶我走企图霸占我的果园和房子。我对它们说要群众来作证,哪怕他们说的假话我都承认。最后给我判了六个月的拘狱,我还是不承认。邪恶之徒就给我明说不可能给你判无罪!现在是严打期间。六个月后,我被释放,现在我到处去洪法、讲真相;对大法更加坚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6/17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