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阳监狱的暴力撼不动大法弟子的正念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四川德阳监狱对大法弟子集体施暴。2001年3月份该监狱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时,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二、四、五、六监区都使用了集体施暴的手段,其中五监区最为凶狠。七月份又故技重演,且变本加厉,德阳监狱少数人妄想以这种方式迫使大法弟子屈服,这次落了个失败的可耻下场。集体施暴是文化大革命批斗所谓“地、富、反、坏、右、走资派”所采用的流氓手段,现被德阳监狱所继承,反复用以对付坚持“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德阳监狱近五十名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遭受了严重迫害,但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终令一切邪恶胆寒。

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三月,德阳监狱许多干警及犯人被江泽民流氓集团所精心策划的,栽赃法轮功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所欺骗,丧心病狂地以集体施暴的方式对付大法弟子,在上级“打死有指标”的授意下,五监区带头使用了集体施暴。先是五监区管教张xx在铸铁工段多次开会以加分减刑奖励鼓动重刑犯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恐怖就这样开始了,白天以监督岗退伍军人张xx所搞出的折磨新兵的军训法,单脚抬起一步一动站立法折磨大法弟子,稍不如意就拉去小间过堂,监督岗穷凶极恶地轮番暴打或叫顶墙角,晚上回到监区,四五十名犯人就开始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五监区大法弟子孙纯凡被六七次群殴,打得他吐血;他以绝食抗议,后被灌食差一点被灌闭气。大法弟子李文斌晚上在监舍被一群铸铁工段的重刑犯打的鼻青眼肿,三根肋骨被打断;其他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被打伤。二、四、六监区看到五监区这样搞纷纷效仿,二监区某大队长曾恶狠狠地对大法弟子曾世华说:“我可以一句话发动三、四百名犯人来攻击你们,并以一拳号称300磅的力量突然猛击曾世华胸部,曾世华被打得差一点昏过去,但稍缓过气来后,曾世华正视恶人,可邪恶却胆怯了。大法弟子徐长征公开炼功被暴徒把臀部打烂,头上打出了许多青红大包,眼睛里被打出血,徐长征不但没有屈服,还大呼:“打人了!”四大队大法弟子潘普被打昏过去两次,还有他的兄弟潘正光也吃了很多苦,他的一只耳朵被打聋,但他们两兄弟自始至终都没向邪恶妥协。六监区大法弟子蒋虹、刘韬等人一个晚上被集体施暴六、七次,这些事件发生后,监狱领导却对外界谎称只是给了一点压力。

2001年七月,德阳监狱将大法弟子集中在五监区管理。开始更为凶残的集体施暴和迫害,企图打垮大法弟子的意志。在残酷的军训中还恶毒的将一块砖头放在大法弟子单脚抬起的脚面上,而且在烈日下整天的暴晒着,犯人还取笑说是享受“太阳锥子”。罚站时一脚站立,另一只脚蹬在墙上拉直叫“骑摩托”。有一名犯人在监狱里得法,虽然受尽折磨他仍然非常坚定。管教在对大法弟子的打、罚、军训不起作用后,又强迫大法弟子通宵达旦地劳动,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徐长征曾三天三夜没睡一点觉,这种残酷的折磨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可是这一次它们不但没有达到目的,还激起了所有监区大法弟子的抗议,有的大法弟子写声明,还有的写了“强暴不能改变人心”的文章寄给管教、监狱长。迫于各种压力,五监区文明监区的牌子被取,邪恶受到了抑制,最后连管教自己都认为是白费劲,不愿再搞所谓的转化了。

德阳监狱的恶警们以集体施暴方式对待善良的大法弟子,恶警现已遭恶报。九监区一监外干警由于到饭馆吃饭不给钱还逞凶结果被打,为了报复,它叫了几十名犯人把饭馆给砸了,饭馆很多人被打得住进医院。过后被司法厅派人整顿数月,当事人受到处理。狱内各监区小金库被查封,在整顿期间,管教们都被军训,有的在烈日下被军训得昏过去。五监区那些打人的监督岗,很多人都遭报,得怪病、长肿瘤、被关小间。铸铁工段一犯人在砍树时,树枝倒在高压线上,人被电得从树上掉下来摔成粉碎性骨折,变成了残废。残害大法弟子的监区领导都被贬,无一升官。特别是在秋季,监区上空招来数次声势洪大的雷鸣,各种响雷在头顶上响个不停,窗子都被震得沙沙响,犯人们都吓得心惊肉跳。这一切都在警告那些对大法的作恶者,如再迫害大法弟子,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8/17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