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凌海市恶警殴打83岁老人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2001年12月27日中午,锦州凌海市金城造纸厂公安处崔宝成等三名恶警突然来到金城造纸厂五车间,强行将正穿着靴子干活的大法弟子张宝石带走,关进凌海市看守所。张宝石从即日起绝食抗议。

张宝石的老母,83岁,瘦弱多病(不是炼功人),于次日起,每天冒着严寒拿着两只儿子的棉鞋(因儿子被抓时没穿鞋),去有关部门要儿子。先到(市)政府,政府推说哪抓哪管,再到金城造纸厂找领导,领导说找厂公安处。

2002年1月1日,83岁的老人又拿着两只棉鞋来到金城造纸厂公安处,在这里发生了令人遗憾的一幕:

恶警:“你咋又来了?”
老人:“我想我儿子,我儿子连鞋都没穿!”
恶警:“想儿子?滚开!”
老人:“你说啥?你给我滚个样儿?我这么大岁数没滚过!”

于是,凶相毕露的恶警大打出手。三、四个恶警一齐过来无礼地往外推、拽、卡老人胳膊,老人被推拉得在地上滚了好几个球儿。衣服被撕坏,袖子脱下来了,胳膊被卡得青一块紫一块。他们把老人强行推倒在门外,然后把门关上。撕坏衣服,倒在地上的老人很快又爬起来,继续叫门。几个恶警又出来同时用手一起往外推,老人被推倒,晕了过去。该处头头一看,慌忙让人把老人抬进屋,一个恶警也过来说好话哄骗、安慰老人:“正研究呢,你总来捣乱,不打你咋的?”他们给老人的女儿打电话来接老人,女儿不配合。他们只好把老人抬进一个红色轿车里,送到老人家楼下,扔下就不管了,好象这事与他们已无关系。老人在车上就迷糊、头晕,被推下车后,在楼底下呆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迷迷糊糊爬上楼来。见到儿媳妇就哭诉起来。

这就是媒体时常宣传的“文明”警察在东北某小城镇的所为。更令人玩味的是在张宝石家属找金城造纸厂公安处交涉要人时,他们竟虚伪地出主意,让家人托人走后门,不然要判二年。家人明白,这是又要钱了。自己非法无故抓人,自己又明告诉家人托人花钱走后门把人保出来,这种厚着脸皮勒索的方式,恐怕只有中国警察能说得出口、办得出来!

张宝石因向政府说真话,曾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多,2001年4月出来后,一直在单位上班。国庆节前恶警曾到张家抓人未能得逞。

刚恢复家庭生活的张宝石一家,就这样在恶警和指使恶警的人都忙着过团圆年的时候,再度被拆散。儿子无辜入狱,老母被打卧床,妻子含泪不知该怎么办。且不知这个妻离子散的家何时能圆。

案例:

受害人:许青芳,女,55岁,锦州市太和二中教师
迫害人:李丽萍,女,53岁,锦州市太和二中校长
周志安,男,40多岁,锦州市太和二中副校长

迫害经过:2001年12月25日,许青芳在自己的音乐课结课之后,应学生之邀,给学生讲了一些善恶必报的小故事及新闻媒体对法轮功造谣的真相,被个别学生反映到校长李丽萍那里,12月26日,李找许谈话,并给许停了课。许说,以前因为一本书和一张去北京的车票两次给我拘留,我这次是坚决不配合。12月27日,副校长周志安找到许说,你这样的就得给你送到马三家洗脑,然后忿忿离去。并通知了兴隆派出所,兴隆派出所的警察到学校去抓人,许发现情况不对,提前离家出走,现在流离失所。当日晚,兴隆派出所警察询问其女儿母亲的去处,校长李丽萍还向其女儿扬言,要把其母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