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难,做迎合江氏集团蒙骗百姓的人更难

家父也谈“焦点谎谈”与“中共谎史”


【明慧网2002年1月8日】

家父简史

家父生于地富反坏右之一的地主家庭。解放前曾就读于乡间私塾,后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反右、整风、文革时期为冷眼旁观的逍遥派,专注钻研科研。80年代初起多项科研产品获国家、地方专利;被评为高级工程师并任华西某大学客座教授;90年代起承包某科学研究院属下公司任总经理,其间在公司党委书记鼓动下加入中国共产党,至今仍引以自嘲。声明非法轮功弟子,亦非民运人士。

家父在公司里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在家却是妇唱夫随,孝子慈父。然观罢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新近炮制之某疯人杀人案专访,一向不问政治的家父竟破天荒作如下言:

对 “焦点访谈”节目的反应

家父说,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焦点访谈”这个节目已丧失了最起码的理智。他说,我们把法轮功称为一个组织,其实它只是一个有共同理念的人的集合体,这个理念来源于对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及其系列丛书的理解,对“真、善、忍”的认同。要判断这个组织是否是邪教或教人杀人的组织,只要将李先生的书公之于世,再用实例说明其‘流毒’必须深揭狠批即可。“焦点访谈”的逻辑是,采访对象是个杀人犯:他杀了人,并在采访镜头前狂言,今后还要继续杀,他是一个杀人狂、杀人犯无疑;杀人犯看过法轮功的书,练了法轮功的动作,自称是法轮功人;所以,法轮功是一个教人杀人的组织。“焦点访谈”的编辑先生得到了一个如此符合党中央指示精神的结论,真够难为他们的了。

只是编辑先生忘了,李先生的书只教人“真、善、忍”,只教人慈悲,严禁杀生,更何况杀人。一个杀人犯从根本上就没有对这一理念的认同,也就是连最起码的标准都不符合,凭什么认为他是法轮功弟子呢?

既然根本不可能是法轮大法弟子,那么编辑先生如此牵强地想得到迎合党中央指示精神的结论的动机是什么?

从“焦点访谈”所采访的对象来看,被采访者是个精神病患者无疑。因为自古以来,杀人者偿命。若非精神病,杀了人被抓以后,哪能还敢再口出狂言声称出去后再杀人?一个如此权威的编辑部,竟拿一个精神病来做采访对象,看来,他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当然,也不排除这个精神病人只不过是个做戏的人在背台词。那么,是谁在导演这场戏呢?

做人难,做一个天衣无缝地迎合江氏集团蒙骗老百姓的人更难!

家父说,他所在的研究单位,修炼法轮功的人的人品,大家有目共睹。群众决不会相信法轮功人会杀人。院里是有位炼法轮功的阿姨被逼死了。可怎么死的?单位老百姓心里一清二楚。610不把她抓去“洗脑班”她会死吗?许多人已退休多年了,自己想炼个法轮功,非得将人逼到绝路不罢休,这是什么理?群众看到的是,法轮功能健身,能治病。原来有病的,象家母那样,曾经体弱多病的,凡炼了法轮功的,现在都好了。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老百姓看得很清楚,你再喊,又有何用?

从中央电视台制作出的这些拙劣节目来看,百姓已看到了中央企图利用其威望为自己服务,为私欲服务的本质。当然,身在其中的百姓也知道对中央电视台而言,谈法轮功是上边下达的政治任务,“任何东西要为政治服务”嘛。而如不照上面的意思办,就有可能面临被撤被除职的危险。如今哪个单位又不是面临着这一局面呢?谁不知道哪个单位出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其单位领导就会有麻烦,从单位到个人的奖金都会打折扣?……

对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之反应

家父认为,“哪个单位都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到底怎样老百姓心里清清楚楚。再宣传也改变不了他所见到的事实。而且中共宣传中的很多东西是不能自圆其说的。比如信访办,中国政府规定信访办容许不同意见的人前去反映情况,而不需任何人审批,因为中央好掌握全国情况啊。这规定是合情合理的。处理上访案件本是很简单的事情,中共却拿这样一件事来做文章,进而中伤迫害法轮功,老百姓心里不是很清楚吗?你以为经历过反右、合作化、大跃进……50年政治风雨的老百姓心里不清楚啊?!”

家父眼中之中共谎史

做惯了逍遥派的家父说,“50多年的党史已为中共建立了一套从上到下的完整严密体系。如今的百姓,哪怕明知上司是坏人,还是要给他送礼,不送就可能被他搞死。而且,老百姓也知这礼不全归上司所有,因为上司还要孝敬他的上司,和上司的上司。所以它是一个庞大的根系,彼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挖不掉它,除非树倒猢狲散。而如无意外,这网络关系是永恒的,因为从上到下是不明文的终身制。

在这网络中,须信守官官相护的信条。东窗事发时牺牲的是小卒子,只要不出卖后台,只要后台够硬,雨过天晴时再大的罪也有办法搞出来,甚至换个地方接着当官。若出卖了后台,无论后台此后在不在位,等待小卒子的肯定是死路一条。目前整个中国都处在这种谁都不敢动的状态。”

家父说共产党擅长的是先打倒再栽赃证据。从反右斗争到法轮功事件,其风云突变的政治气候何其相似!“记得刚开始整法轮功的时候,99年7月20日研究院开中层干部党员大会,院长讲话的神情比文革时还严峻,会后还特意跟我说,“法轮功已被内定为非法,很快就要被打成X教了,赶快叫你老婆这两天不要出去。”(母亲炼法轮功全院皆知)。也就是说,被打成邪教不是因为什么证据,而是因为上面的“内定”;这就叫:说你是马你就是马,哪有什么鹿啊,明明就是马!”

家父说现时中国已被教化成无理可讲也不用讲理的国度,只须记着“照上面说的办”就行了。中国的人权状况从来就没好过。至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只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江氏集团只是借用了这么一个结果,凭空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家父还谈及华国锋退党事件(略)

根本在于其流氓集团的性质

家父说,他已看得很清楚,“目前中国的问题根本在于,江泽民集团本质就是一个流氓集团,帮会组织。它不承认人与人之间要有法治观念,不承认维护社会的稳定在于明确的法律关系,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现在的共产党与老百姓不是平等关系,而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害民愚民的政治流氓骑在人民头上。他比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唯一开明之处是,中国妇女可以不用带面罩。”

中国百姓的悲哀

家父过去常以一个冷眼旁观的混事者自愚, 近来一起集体被抢杀事件却引起了他的深思:中国一艘载着200多人的旅游船,忽然被3个持刀带枪的强盗上船洗劫。强盗把不敢喊叫,更不敢反抗的200人都叫到舱上,一个一个搜身,搜完赶到下舱去,直至把钱全部搜刮完,然后把舱门一盖,一把火连船带人全部烧毁。200个怕死的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中国人明哲保身的状况,在此次轮船事件中充分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