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湖北沙洋劳教所野蛮摧残大法弟子的暴行”一文的补充


【明慧网2002年1月8日】2000年初我因到北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2001年6月初由禁闭室被强送到严管队。之前全身就被打伤,双腿行走困难。刚到的一天晚上十点钟,严管队队长张修明下令要严管我。把我叫到值班室。刚一进去,几个守候在那里的特警就强行把我按跪在地上,把双手使劲后拉反背铐上,两个警察一人一边踩着我的双腿,按住我的肩,另外一个拿着电棍朝我全身打。见我不屈服就往脚板心打,直至电起泡。之后,暴徒们又把我用铁链反背吊起,继续用电棍电,它们还嫌不狠,就拉开我的衣服把电棍挨着皮肉电,电棍的电打完了就继续充电。这期间,两个胖警察疯狂轮换用膝盖猛撞我的大腿,以致双腿完全不能动弹。电棍充足电之后,又往我身上敏感的地方打,脸打麻木了就往下阴部打。那个灭绝人性的胖警察更是狠毒,把电棍长时间按在阴部电击,一阵阵强烈的电流震得全身剧烈弹起,以致生殖器被电起两个很大的泡,就像火烫过的一样。暴徒们见这样还打不服我,恼羞成怒的胖警察就丢开电棍,又恶狠狠的抡起拳头朝我头上猛击一阵,残酷的毒打一直持续到凌晨3点。

后来暴徒们又强迫我要参加所谓的“军训”,我双腿淤肿,根本就不能动弹,不能弯曲,那个特警队队长郭磊就叫人在后面推我跑,推倒了拉起来再推,后来干脆用几个人架起我往地上摔。长时间的折磨使我筋疲力尽,全身疼痛不堪。严管队副队长王刚却说“还没有活动到位,再继续。”那个郭队长就指挥推我的那些刑事犯说“两人一班,轮换着推。”就这样又推了好久,直到那几个人累得不愿再推。可是迫害还没有结束,那个郭队长又指挥人强迫把我脚放到台阶上,手放到地上做俯卧撑,见我撑不起来,它就拿着小凳子朝我身上猛砸,把我打得瘫倒在地上还不算,还叫人把我拉起来,他对我又是一阵凶狠的拳打脚踢。残暴的折磨使我觉得天旋地转,昏死过去。

沙洋劳教所严管队对待大法弟子就是这样,残忍的毒打, 以“军训”为名变相用刑进行折磨,夏天在烈日下连续超强度的运动,再就是利用那些刑事犯来折磨大法弟子,坐的时候要坐军姿,眼睛眨几下,旁边看押的拳头就打上了身。不管白天晚上都不准轻易上厕所大小便,就是允许了,也不准超过3分钟,否则就会被看押的刑事犯强行拉起来,嘴里还一边凶恶地叫骂,那些看押的刑事犯又对我们挖空心思折磨。不是打骂就是强迫做一些使人很疼痛的动作,每个监号都不断地充斥着下流的骂人声。种种邪恶暴行罄竹难书,在这个邪恶的地方,大法弟子饱受了殴打与折磨。

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制止沙洋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6/17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