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到中国 挽救迷中人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个人在一次学法交流中听到打电话到中国讲清真象遭挂电话的经验,当时即觉得我也应该去做,被挂电话也没啥?怕甚么!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有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然而却因为“懒惰”的执著干扰着,一拖就是一个月。

又在一个大型交流会上,听到一位北美大法弟子说:台湾大法弟子这么多,如果每个人都积极去讲清真象,效果一定很大,救一个是一个。就这短短的六个字-「救一个是一个」,重重地撞击了我,赶紧擦干泪水,但又湿了。回到家,赶忙连上“法网恢恢”网站,选了几个北方电话,发完正念就打;这二个电话的通话内容如下:

第一通电话:原本要找某市公安局长L某谈谈,但始终没接通,只好找到受迫害致死女弟子XXX原单位的留守处电话,打通后,是位女性接听:

我:这是海外电话,我是法轮功学员,想请问你是否知道你们厂里有一名同事法轮功弟子XXX,于2000年12月上天安门和平请愿,被公安两次非法关押迫害致死一事?
女:我不认识她,但我知道这事儿。

我:你怎会知道的?
女:因为我才来三个多月,所以没碰上她,不认识,但我一来,就听领班师傅说她被抓后是跳楼自杀死的。
我:法轮功的法理视自杀为有罪的,明示弟子那将会造下极大的业,任何法轮功学员都不会自杀的。

女:但怎有自焚的呢?
我:天安门自焚案的官方录像带已被国外分析慢放定格,发现自焚者刘春玲是被人拿棍棒重击后脑勺致死的,棒子还打折了,飞得老高,而且后来经外国记者查证发现刘春玲并非法轮功学员,全是中国政府自导自演的杀人灭口丑剧,想想,若说法轮功鼓励所谓的自杀圆满,那么自1992年法轮功开传迄今,九年来大陆上一亿法轮功弟子似乎不应该只出现天安门那一例自杀案啦?为何空前绝后仅此一例?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女:哦!

我:事实上现在全球有四十多个国家一亿多人在学炼法轮功,方兴未艾,好多西洋人都学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全是好人中的好人。
女:是这样呀?!

我:希望你往后碰上法轮功学员遭遇困境时,能用自己的方便条件帮助他们,即使说一句公道话,也可能使形势改观,种下善因。
女:是的。善心是人人都应该有的。

挂完电话,这一次心情平静,竟掀不起一丝涟漪,只清楚地知道自己做了该做的事,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去救呢!

第二通电话:原本要打给绑架大法弟子陈凤章之北京恶警XXX,惟适逢其外出,系由一名男公安接听电话;

我:请问XXX在吗?
公安:他出去了?你那儿呀?

我:我海外法轮功学员。
公安:你那儿?!(口气很凶)

我:我台湾法轮功学员。
公安:你那儿呀?!(口气更凶)

我:我台湾法轮功学员。
公安:(未作声)

我:被你们在上个月抓来的法轮功弟子陈凤章是好人,学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中的好人,信仰“真、善、忍”、实践“真、善、忍”的人怎能拿他们当罪犯对待呢,我想你也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比一般好人还要好人呀!是不是?
公安:(未作声)

我:我知道你们承受了上面来的压力,依令行事,但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为何不能拿出你的善心来对待法轮功弟子呢?陈凤章目前人还在你们这儿吗?
公安:不在这儿。

我:其实你们迫害任何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弟子,就是不自觉地在伤害自己的生命与未来,千万不要只相信肉眼能看得见的事理,古人所说的「善恶有报」并非空穴来风、说着玩的;只盼望将来你在公事上或私底下碰上法轮功弟子能高抬贵手,说句公道话,善待他们,好吗?
公安:(未作声)

我:谢谢你能听我说了6、7分钟的电话,谢谢啊!再见!
公安:好。

这一次挂上电话,反而心潮涌动,心想一个北京公安竟可以听台湾法轮功学员讲上6、7分钟的他不喜欢听的话,直教人觉得大法的威力真是浩瀚无垠。

最后想鼓励大家都试着打电话去大陆讲清真相,这可能是救渡世人最方便的形式了。说不定因为你一通电话还救了一个“神”,甚至是一个“主”、一个“王”。师父说:「那是什么威德呀?」。

同修们,赶快拿起电话吧!时间是紧迫的。体悟不足,尚祈指正。

附:网路上很多北京电话的区码(area code)误写为01,应是10方为正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