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 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我是95年得法的。“大法有无限的内涵”(《走向圆满》),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大法给了我一切的一切。

然而99年7. 20以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遭到家人和单位的反对,单位三番五次来我家,所谓做工作,当时我头脑里产生了“怕”字,被他们搜走了大法书籍等资料,事后我非常痛心和悔恨。错误也使我猛醒,认识到了这是自己学法不深,被执著心钻了空子,致此大错。为此我要振作精神,加倍弥补。

2000年4月,我终于走了出来,赴京上访。到了天安门上访处,我写上了要说的话,表明我要讨回师父的清白和对大法公道的决心。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同修们被那个邪恶的信访处给扣留,经过一番辗转,被接回原地。在派出所问我还炼不炼?还去不去北京?我斩钉截铁地回答:“炼!”警察还把我家人找去,众口纷纭向我围攻,我闭口不言,真折腾到天黑,最后被非法送进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臭虫虽多可是不咬我,我告诉看守人员我们是好人,在里面炼功、学法,并向里边被关的常人洪法。15天后又在老地方老办法地问我,我只回答“上次都给你们讲过了。”从早到晚警察未得到想听的话,他们只有一招,我家孩子说回家,给交了三千元罚款。他们把我推出门外。

回到家警察指派家里人监视,我要出去,他们也难管住我。一次我与孩子去一位功友家,从同修那里得到了师父的经文《心自明》,我悟到了要摆脱邪恶,做一些自己要做的事,散发大法资料,向世人讲清真相

现在单位领导来威胁我说再炼就扣发工资时,我也不在乎,因为不执著于钱,就理直气壮的说你扣就扣吧。他气得不行,起脚就走,以后再未提此事。今年夏天的一天上午两个警察来我家,要我写什么保证,我说:“法轮大法是千年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是正法,我是好人,有何保证可写。”他们看这不行,又拿出一张表要我按手印,我说:“我不是扬白劳,按什么手印。”再讲也不行,他们的目的没有得逞。正如师父所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或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是师父给我的明示。

最近警察通过家里孩子向我传达,说要进洗脑班,并说如写保证书可以不去。我决定一是拒绝,二是抓紧学法,学师父的新经文,三是发正念,清除邪恶,洪法讲真相。后来我做了一个梦,见有许多人逃水灾,不知怎么我的衣服,特别是其中有一件很好看的蓝色上衣都沾上了粪水,以后我就醒了。我悟到衣服臭了就扔了,可是人决不能染上污点。十天以后,十一月五日,七、八个人一齐到我家,说要我进洗脑班,我一面发正念,一面问他们,我为何去洗脑班?有何目的?他们理屈词穷,说什么叫你去散散心。我说我有何闲空散心,我家有很多事情。他们又说这是领导对你的关心。我说家里有病人住医院,我十几天没有睡觉,花了很多钱,谁来关心我。他们说那也要去,我说:好吧,我讲……你们想以强制的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叫我放弃修炼,这是徒劳的。我又加重语气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这是师父给我最锐利的武器,制约了邪恶。对方后来回答说:“那以后就强制去。”我听了便说:“强制我也不去。”就在他们离开时说了一句没人理睬的话“下午再来。”其实并未来。以后邪恶再不来骚扰我了。

我写得不好,与同修相比我做得太少了,我坚决跟随师父走好每一步,在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维护大法的伟大历史时刻,真正起到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最后我想用师父的话与同修共勉之,“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走向圆满》)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借此机会,我和我的同修们,一致向来自国外的同修泽农·多奈基等36位西人大法弟子致敬!你们不畏艰险、不远千里,来到中国走上天安门声援国内的大法弟子,我们用再好的语言也不能表达对你们的的感激之情,再一次向你们致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