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符合常人社会的交往方式 (译文)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十月初有一个政党的代表大会,一些政治人物也被邀请了。我和同修也去了,想找机会向出席者或那些有影响力的人物说明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相。

当我们到达会场时,到处都是配备重型武器的警察,封锁了我们的入口。他们在等待一个示威活动,自从美国被恐怖分子袭击之后,到处都是高度安全戒备。我们礼貌地问了在车站的警察,我们是否可以穿过他们之间到会场去,他们拒绝了。我们这才知道,只有被邀请的或有相关证件的人才被允许到会场去。然而我们还是从一个参加者那里得到了一个提示,这会议是在商展场地举办的,所以有很多入口,我们只需走一小段路便可以绕到另一个入口。在那里连停车场也都被监视着。但我忽然急着想上厕所,便问了停车场的管理员,他们告诉我怎么怎么走,不知何时我就进入商展场地了,从那里就可以直接走到开会的会场入口了。

我打手机告诉同修们可以跟着进来,然后我们便一起走到会场入口。那里也站了很多记者与保安人员。入口处的保安人员告诉我们,没证明不允许入内的。过一会儿一个同修说这样是没有意义的,其他人决定进去。然而我有一种感觉,好象有什么还没解决似的,因此我告诉其他人,我还想待在这里。我站在入口前考虑,不久后便只剩下我一个人在那儿。因为我在那里站很久,引起一个保安人员的注意,当我还在重新整理我的资料夹时 (我刚折好一份报纸,想在适当的机会给人),我注意到,一个警察对着我拍照。

开始时我没特别注意这件事,但一会儿后就觉得奇怪了。我坐下来开始思考: “为什么警察对着我拍照?我到这里究竟是来做什么的?我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功与其被迫害的真相,请求他们的支援的。这不是什么坏事,为什么我会被警察误会呢?作为大法弟子,我怎么能给人留下这种印象呢?”

突然我想到另一件事:“如果我们这么简简单单地就进去党代表大会 (无论如何我们肯定是进得去的),我们有机会跟政治家交谈,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可能问,你们是怎么进来的?那时候我们必须说,我们没被邀请,其实是不准进来的,虽然如此却也进来了。这看起来不象一次 “突击”吗?

跟这个联系起来,我发现了一个执著的不同的显现形式。表面上看来这是一种缺乏耐心,想干脆不顾人类社会习惯的来往方式。然而这种缺乏耐心却暴露出那个急于获得成果的执著。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没有更好地利用常人社会的方式,如在这之前便可以事先询问日期或访客证明。

这些形式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说肯定是不重要的,但对常人呢?对他们来说这的确是非常具有决定性的,并且可以在一个非常短的时间内作出同情或拒绝的决定。

我很快地放下我的心,最后决定也进去会场。我只想很快地递给坐在我旁边的人一份报纸,然而出乎意料地我们交谈起来了。结果他是个政治家,人很好。他建议我,我们可以找哪个政府组织的人帮忙,并感兴趣的向我提出几个对法轮功与中国的迫害的问题。最后他还问起我的地址,以便他们想为反迫害出点力时能找到我,他还认为,人们必须支持那些全身心奉献的人。

后记:执著的根源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还发现,这种尝试/(不依常人社会的做事方式)是想把自身内在的矛盾避免掉,亦即不需要打电话到政治家的办公室去,因为他可能会拒绝与我们交谈,这就是执著的根源:害怕被拒绝!就因为单单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就使得(自己)执著地准备好了要克服所有的困难。在与不同的弟子心得交流后,大家都能很好的意识到,就连这个根本的执著也是旧势力在久远年代以前就有目的的安排,用这种方式来阻碍破坏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