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渴求的母爱

【明慧网2002年10月1日】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没有母爱是痛苦的,然而许多年来,我却是在亲生母亲的虐待与精神折磨中度过的。由于父母亲感情不和,是紧张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母亲生性脾气暴躁,从小体弱多病的我自然而然地成了母亲的出气筒,我时常被莫名其妙地打骂和羞辱,以至于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过早地厌倦了人生,想到了死。当别的孩能够依偎在妈妈身边,享受着那其乐融融的母爱,我时常一个人偷偷地哭,我总在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精神上超额负重使的年幼的我经常失眠,常常是哭着睡着,然后又哭醒。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脑子里突然有了“神”这个字眼,于是幼小、无助、而又每天极度恐慌的我好象看到了一丝希望,我每天晚上在姐、弟入睡后,一个人悄悄地爬起来,对着窗外皎洁的月光虔诚地磕上几个头,祈求神的看护并念念有词祈问苍天:亲生的母亲呀!你在哪儿?到了我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天独自一人从地里干活儿回来的路上,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人为什么不能修炼,人要能修炼的话该有多好,人要能修炼的话,我一定变成一只小鸟,飞离这个没有一丝母爱、没有一丝温暖的家。”因为那时对于修炼这个词并没有过多地理解和认识,所以这个念头闪过之后就又被生活的负重和精神的恐慌埋没了。我渴求母爱,没有母爱的日子是痛苦的,我依然被那种痛苦煎熬着。

直到1998年的正月初8那一天,(那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终于实现了那时我曾经有过的夙愿,我正式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开始进入修炼,这时我已经在我市工作,并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还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五岁的女儿。

也许是自己那特殊的经历,在有了这个女儿之后,我就把别的孩子所能拥有的母爱都统统给予了她,于是女儿在我百般的疼爱与呵护下享受着融融的母爱快乐的成长着。98年得法后,除工作时间外,我几乎每晚都去炼功点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有时女儿也去,随着对大法的深入学习,我一下子解开了许许多多以前曾经不得而解的问题。我开始努力地按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时以真善忍为指导思想,把自己的修炼贯穿于日常工作、生活之中。首先我戒掉了打麻将的坏毛病,改掉了自己的坏脾气,对公、婆多了一份孝敬,对丈夫和孩子更多了一份体贴和关心。慢慢地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我和女儿的病彻底康复,丈夫看到我再也不用去看医生,看到经常长期需要卧床的女儿也快快乐乐地欢蹦乱跳了,自然也是乐不可支,再加上我修炼后性格的谦让与豁达更是让他折服,他对我的修炼百般支持,经常是刚吃完饭就催我去炼功点,有时还让我把电视机搬到炼功点让学员们看录像。我们一家三口过着幸福、和乐的小日子。幼时那种家庭的负重留给我的阴影也一扫而光,我开始热爱生活了。

这时,我想起了母亲,通过修炼我懂得了业力轮报的关系,我知道自己受母亲虐待完全是自己业力所致,所以我开始谅解了母亲,并想到母亲小的时候外婆去世早,没得到过母爱的母亲也有着辛酸的经历。在农村,她和父亲把我们姐弟三个都培养起来也不容易,于是我开始贴近母亲、关心母亲。随着与母亲的接触、交谈,慢慢地我们之间也其乐融融了起来。看到我的变化,母亲说出了心里话:“将来我老了呀!就得指望你侍候了,我看你们姐三就你脾气好。”我笑着答应,并告诉她这全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才这样的。

可谁知99年7月20日,江氏政府便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开始了对全国大法修炼者的迫害。这场迫害中,我曾被强行送过一次洗脑班,进过两次看守所,被单位强迫表态,家里老人、丈夫、孩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后来由于我2000年12月份去北京请愿,回到单位后被迫辞职。我没有了工作,丈夫自然心有怨言,生性胆小的他又由于受到多方面的压力和我离了婚,女儿归他抚养,除给我仅有的一点生活费,财产全部归他。就这样我失去了家庭、工作,年仅8岁的女儿失去了母爱,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拆散了。

在这场迫害中,已有400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数以万计的大法弟子被关押、被迫流离失所,会有多少大法弟子的孩子象我女儿一样失去了她本该拥有的、她最需要的母爱!目前,我女儿跟着父亲、继母生活,她能不能得到继母的母爱暂且不管,但是所有造成的一切的一切又都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因为她们的妈妈要炼法轮功!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也许孩子们并不深知这是为什么,但在孩子的幼小心灵中,知道她们的妈妈是个好人,虽然她们失去了母爱,虽然她们也渴求母爱,但我相信她们不会流泪,她们一定会为妈妈的正义之举加油!

请求善良的人伸出双手,共同抵制这场迫害,共同帮助这些无辜的孩子早点找回那份她们最渴求的母爱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37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