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理的认识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关键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香港的大法弟子最近开了一次会,会中讨论到「反颠覆法」,有几位弟子都做出了呼吁,希望同修们正视这次立法对大法是一次很大的迫害,我们需要整体认清这是一次冲着大法而来的迫害,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所以我们在面对这次的迫害,我们需要对这次立法咨询文件的内容,以及负责立法的有关官员所表现出来的伪善和他们的谎言,全面了解,把这些强盗逻辑分析后,针对这件事情向香港市民讲清真相。现在我把对这次迫害的认识写出来以供全球弟子了解情况。

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增补内容

《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在很早以前已经存在,它是在一九八七年中英谈判关于香港回归时所订立的基本法里面的一条条文,作为香港回归中国后的法律基础。根据香港立法会议员司徒华说,在一九八九年发生了「六•四」事件后,中央在「二十三条」中,添加了两条内容:

(一)不得批评领导人,

(二)不得和外国政治团体有联系。

许多关心这个事件的人们都看的很清楚,这两项增加的内容表面上是针对「六•四」而多订的两条内容,其实就是今天迫害大法的伏线。

在香港立法与公开迫害的关系

有些同修有一个看法就是,大陆要对付我们,即使不立法随时都可以迫害大法,不需要理睬政府立不立法。大家要清楚的知道邪恶是见不得光的,在国内它也是偷偷的做,香港在英国统治的百多年期间,都是行使法治的模式,市民的头脑里都很接受法治的一套,而且大陆对外也肯定了对香港進行「一国两制」的承诺,保证五十年不变,亦因为如此,法轮功才可以到现在仍然保持在香港的合法地位。(当然,如果同修们依赖于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而对其有所期望,这也是给邪恶钻空子,就会从法律上迫害大法。)

所以如果大陆要向香港的法轮功下手公开迫害,就要用一点脑筋去做,立法是一个合理的选择,「高官问责制」和「反恐法」的草率通过,就是为「二十三条」立法铺路,也反映出中央是有一个时间表,在背后推动着香港所发生的一切。

不是一般的迫害

这次的迫害不是一般的迫害,因为这次迫害后果的严重性就是从根本上取缔我们,更重要的就是会严重影响我们讲清真相的能力。我们有「阻街案」,那是政府迫害我们的一个先例,但迫害的后果(大法弟子被判有罪),不影响到我们整体在香港的存在和要做的讲清真相的工作。不过「阻街案」也引起了我们一个对香港司法独立性和公正性的质疑。

迫害现在已经开始

这次的迫害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在没有外在环境很大变化的情况下,它已经静静的开始了,因为立法过程一经完结,邪恶就会行动。有一些同修认为就是立法也不怕它,因为我们是奉公守法的。如果等到立法后再证实我们,那就等于对方的迫害成功了,我们再做补救。而且通过「阻街案」也很清楚香港司法的「公正性」,那就是有些人完全会在法制的旗帜下搞出大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那一套。

也有同修说即使香港的环境变成大陆般,我们也会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当然大法弟子是一定会按着自己的路走下去,但是我悟的就是,这次的迫害是不必要的。现在的邪恶已经只能保着北京和其它一些它们定下的重点,比如一些劳教所等,以便不被更快的彻底解体,而且不同状态下的学员因为自己的原因,对迫害的感受以及所遭受的迫害也都是不同的。所以香港如果最后变成象大陆一样,就是我们自己给邪恶钻了空子,是对法的一次大的损失,因为到时候我们讲真相的能力会大幅度受到限制。

讲清真相要有针对性

我们大法弟子认清这是一次迫害后,接着要做的就是要向社会各界、媒体、国际社会讲清真相,作为一个整体去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我们讲真相就是要揭露邪恶,现在邪恶在干着一件坏事,我们就要针对这件坏事去提醒香港各界、媒体、市民,去分析给他们听,让他们从他们能理解和接受的角度看清这件事对香港社会的前景究竟意味着什么。

其实有很多香港市民不关心立法,甚至是不知道立法的事情。我的一次经历就是在坐的士(出租车)的途中我问司机对立法有什么看法,他说他不清楚。我说这么重要的法律,作为香港市民为什么能够不清楚,接着我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功的,这次的立法就是当权者把大陆的一套搬到香港来。然后我简单的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如自焚栽赃和学员在国内所遭受的其它迫害。我向他指出「四•二五」事件后政府的「三不」政策,还有当时对国内法轮功的保证,最后是「七•二零」的全面打压。整个过程就象现在某立法会议员在推出「反颠覆法」咨询文件时,一反常态,言论宽松,其实就是一种伪善,安定人心的背后目地就是要立法成功。到下车时,我告诉司机说,什么法律你不管,也得管这条,因为没有民主是不会有民生的。

这次经历让我清楚的认识到要揭露邪恶,就要有针对性,使邪恶无处遁形。香港立法会议员司徒华曾经在一个记者会上呼吁香港市民不要因为觉的立法是政府势在必行的事,就感到灰心,他鼓励市民积极去表达意见,引起本地和国际的重视,那么即使立法成功,政府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执法、入罪、判刑。我想社会人士都认识到讲清真相的作用,大法弟子们更应该清晰。

全面讲清真相本身就是在清除邪恶

也听到有的同修说,不要太重视或者大量谈这次立法的事情,否则就是求,而且也会给邪恶力量。我觉的这是在法理上不清楚的想法。根据这个说法,我们每天都在做着大量讲清真相的事情,那是不是等于我们每天在求邪恶?全面讲清真相行动的本身就是在大量清除邪恶。

不给邪恶钻空子就要整体认识一致

我最近明白到,为什么以前迫害来到的时候,我们的发正念和讲清真相的工作都好象不起作用,迫害还是发生了,其实就是因为我们在法理的认识上没有整体提高。每当迫害来时,悟到的个别学员会干很多事情,但整体没有通过交流,达成从法理上认清迫害,就如以上所提出的一些同修们对这次立法的看法,其实是在法理上不清楚。这就是邪恶钻空子很好的借口,如果我们都一致在法理上有清晰的认识,互相理解、支持与善待,到时候邪恶就无法再迫害我们,必要的时候师父、佛、道、神也会帮我们。

要慈悲对待同修

整体在认识上的一致,不等同整体都做同一样的工作或者是都采用同一个方式去做事;当迫害来到的时候,我们在法理上认识清楚及取得共识后,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和悟到的做法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我想到以前学员在如何发传单方面都有很多意见,结果就是无论什么形式去发,都会有人要、有人不要,甚至有同修说过一个例子,他说曾经有人是因为在地上捡到一张传单而知道真相。

有很多事情都不是「两点一线」那样简单,包含的方方面面的因素很多,所以我们怎么能说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比对方的好?甚至有时候,我们就是真的知道自己是对,对方是错,在经过交流,但对方仍然很坚持己见时,我们也一定不要忘记发正念帮对方清除干扰,继续用善意、宽容的心对待对方。如果我们都知道做到包容对方的重要性并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可能对方忽然不想继续他的做法,或者是外在的因素有改变,使他不能够继续他的做法,这是因为大法是圆容的,关键是我们每个人都是以大法的大局为重,而不是以个人的正确意见为重。一个好的结果可能有多个路径都能够达成,当有不同意见时,每个人自己能否冷静的去想想对方的意见是否也能达到自己想达到的那个很好的目地,想想对方的方法是不是更好。每个大法弟子都需要经过自己实修才能真正的提高境界,过程中同修的体谅、善待与包容很重要,学员整体在法理上认识的提高是我们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关键。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