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大法弟子在邪恶迫害下跳楼的问题


【明慧网2002年10月10日】明慧网2002年8月29日《记住正法弟子的责任 去掉“常人勇士/受迫害者”的迷惑》一文谈了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下跳楼的行为不符合法理之处。绝大部分我很赞成,但也有不同看法。

首先,我也同意在邪恶的迫害下跳楼、撞头等一些比较激烈的行为的确不是我们大法修炼者应该鼓励的,因为这种行为的结果直接与当事人的心念和修炼状态相连,稍有把握不好之处,不但容易在常人中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且正法修炼走到今天这一步,凭着我们的正念,应该有更好的破除旧势力安排的方式。就象一个有过此种经历的同修在事后所讲:想起来很惭愧,一个大法修炼者却被一些烂鬼逼得不得不从高楼的窗口夺路而逃,实在有损大法的神圣,如果出了危险还可能让常人不理解。

不同的想法是,我觉得作者同修在文中好像把“跳楼”与“寻死”、“不要这个人身”或“离开人世”过于等同起来了,其实那些不正确思想只是事情中的一个小的部分,只是这部分一旦出现,虽然数量很少,但却容易影响比较大。

事实上,绝大多数有过此举的同修并没有出现危险。其初衷是觉得不能让旧势力的安排得逞,把跳楼作为一种正念走脱、打破旧势力安排的方式;而且正是因为并非要寻死,认为在法中修出的正念足以保证自己不会有危险,所以大多数跳楼的同修并没有死。

我周围有几个这样的例子,明慧也报道过,很多同修从很高的楼层跳下后直接打车走了,即使不同程度的受了伤,一般也很快就恢复了。只有极个别的恢复得慢,也有其他的原因。

师父在《挖根》中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我就是一个恢复得慢的。但我觉得我的问题在于自己当初在潜意识中,总有一种思维定式:认为要想堂堂正正地让恶警亮出通行证,就必须得演化出一些身体方面的问题来。正是这种隐蔽很深的很不易察觉的人的东西,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导致伤得很重,而后来又不精进,一时没能冲破人的观念,所以恢复很慢。

文中还提到“在哪里都能讲真相”,这的确没错。但是劳教所、监狱本不是我们修大法的人应该呆的地方,我们就不应该被抓,被抓了也应该抓住一切机会走脱,因为长期被关在劳教所、监狱里讲真相并非上策。而且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破除得越早,对邪恶势力的打击就越大。放过了本可以走脱的机会,被邪恶送进了劳教所、监狱,这也是不同程度的疏漏。

我和很多同修都有同感:在被送到魔窟之前,师父为我们创造了很多次走脱的机会,但往往都是我们正念不足,或因放不下人的执著而放弃了。这是很可惜的。比如我,邪恶把我留在派出所好几天,有一天夜里两个看着我的人都睡着了,我本该走的,但一方面害怕如果走不了被抓住会遭到更邪恶的迫害,另一方面害怕这样一走会被通缉,以后就再也不能回家了,而希望能用正念,不配合邪恶,什么都不说,让它们什么都抓不到而将我无罪释放,这样就能保住很多常人中的安逸了,现在想来,就是对它们的邪恶程度估计不够,更重要的是没有做到舍尽,而有漏了。后来得知邪恶已从长期的电话监听中得到很多它们想要的了,事情发展的形势越来越不利,我决定再有机会一定走,但机会又来的时候,又觉得这样走了会给很善良的所长带来工作上的麻烦,就又没有走。放过机会之后悟到:让他顺顺当当地把我送到魔窟并不是对他好,因为那样他的罪更大。所以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在最后一次机会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更好的机会又被我大大咧咧地放走了,醒来后非常难过。也许就是这个梦给了我决心,所以当最后一个只有几秒钟的机会来了的时候,我没有丝毫犹豫,从窗口跳了下来。跳下后,本想打车走的,但只爬了几下就不能动了。其原因,上文已讲,不再赘述。

事情虽然没有按照最好的方式发展,但我们仍可以每一步都最大限度地去发挥正念的作用。——当常人朋友惊讶于我身体的恢复打破了医生的结论时,总要问我到底是怎么伤的。我觉得遮遮掩掩的没有必要,早晚他们要知道的,那时也许就不能理解我这种举动了,所以我一般都告诉他们:我被坏人绑架了,他们不但抢了我的东西,还要把我送到比纳粹集中营还邪恶的地方进行迫害,我为了逃命,就从窗户跑了出来,只不过那是个14米高的窗户。常人朋友立即心领神会,知道了我是被江罗集团迫害的,旋即又笑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的解释很有意思。我想我这样说,他们不仅会惊叹大法的威力,还能体会到大法弟子对生命的珍惜、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以及从法中修出的睿智和幽默,本能的反应只有佩服,而且又能体会到江罗集团的邪恶,而油然生出正义感来。

到现在我也不后悔当初的行为,因为我打破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被送到劳教所,而且在外面既可以学法,又可以助师正法。所以我想,修炼是很复杂的,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一念之差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我们在看待自己选择和看待别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具体行为时,是否应该尽量更全面衡量。不把邪恶迫害中的绝食、跳楼这些具体抗争行为当成模式,不从事物的表面上去模仿或者拒绝,重要的是让自己的心念足够正、足够纯净。

同时,我们应该加强正念,站在正法全局的角度考虑问题,尽量用常人可以理解的方式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做到圆融。避免给大法和救度众生带来损失。这一点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