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三年来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2年10月10日】我是1997年3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56岁。在未修炼前,因患支气管哮喘、肺气肿、脑鸣耳聋、胆结石等多种疾病,身体非常虚弱,但我很不愿意死,求生的愿望很强。虽然亲友们多次给我推荐其他各种气功,叫我祛病健身,我都不感兴趣,成天幻想着能找到一种使我返老还童的功法。果然奇迹出现了,愿望成了事实。我有幸得法后,尤其是经过不断学法修炼,了解到大法的内涵,那种幸福的感受不知怎么说才好。现在的我是身强力壮无病之体,这是师父的佛恩,是大法给予了我新的生命,我决心紧跟师父坚修到底,无论邪恶怎样迫害,我愿舍弃一切,哪怕舍去生命也要维护法、证实法。

19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所在辖区办事处、派出所把我弄去所谓“学习”,逼我“表态”不上北京。我坚决不“表态”,说:“我只听师父的。”随后他们蒙蔽我的家人,联合电视台来我家录音录相,让我家人表态说反对我炼法轮功,还要逼我说,我就向他们洪法,说大法好。当时他们以为我文化低、社会地位低、知识贫乏,企图利用我编谎造假,结果他们上门几次未达到目的就罢手了。但从此我就被家人监管着。

2000年5月9日,我决意进京上访,出门去乘车时,被家人与邻居跟踪,强拉我回家,我坚决不回。他们还叫来警察强行拖拉,将我抬上警车非法拘留15天。

这些根本动摇不了我坚决护法、上访之心。从拘留所出来的第二天,即5月29日,我在黑夜里翻墙出走,同另一位功友顺利地到达了天安门,在城楼门下展示了请愿横幅。更奇的是我翻墙跳下时,右脚小腿触地挫伤站不起来,我想到一定要上京护法,就求师父帮忙,果然不多时就不痛了,能站立行走了,而且顺利地准时到达与功友约定同去上车的地点。恶警知道后很惊慌,怕我7-20时又去,回来后关了我30天。出来后没几天,我再次一个人上京请愿,也是很顺利地到达了天安门,在广场与外地来京功友共同拉了护法横幅。

我体悟到无论邪恶势力怎样阻挡我上京护法,只要自己坚定正念,横下一条心,个人的什么都不要考虑,就能做到师父说的“难行能行。”

2002年2月3日,全市恶警统一抓捕大法弟子,我是其中的一个,被非法刑拘35天后又转入洗脑班。我当时想随便它们咋个打压、迫害,我也要证实大法好,真正地没有一点怕心。到洗脑班的第一天,管教办公室像审问犯人一样,我什么都不说,只答:“我是正法弟子”,连答三遍就被打三拳,我也不生气,只说:“你打人是在做坏事。”这个洗脑班把我们大法弟子逐个分室关押着,不准学法炼功,派“帮教”住在大法弟子身边昼夜监管,所谓“保安”不停地查房,见炼功就拳打脚踢。但我就不怕他们,心想这个法大的不可想象,是天法,人算什么,我就是要炼,无论“保安”、“帮教”们怎样威逼我、按压我的手、拉下我的腿,或求我“照顾”他们一下,在他们来查房时停一下,他们离开后接着炼,我一概不接受,不配合,同时向他洪法劝善。后专为抵制不准炼功之事,我曾两次绝食绝水(一次7天,一次12天)抗议。现在他们见到炼功不象过去那样凶恶迫害了,打个招呼应付一下,有的视而不见。

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已三年多了。我想到它们造谣诬陷大法,毒害众多世人,使其甚至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以至将来被淘汰的结果,心里就很难受。为了挽救他们,我便于7-20这天起以绝食绝水28天,来抗议抵制邪恶势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呼唤人们清醒过来。我这次绝食中,恶警又怕又急,连续5次给我强行鼻饲灌食,每次都是4人以上,按住我的手、脚、头强灌,我坚决抵制。

我是今年3月9日被抓进洗脑班的,至今快7个月了。中途即6月19日被家人“担保”,回家半月,在家中我还是一心想维护大法,便在家门口炼功,又被再次抓回这里。

以上是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在今后一如既往地抵制邪恶的迫害,早日闯出牢狱,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