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怀念大法弟子王淑琴


【明慧网2002年10月10日】初次见到她老人家是2000年的夏天,在齐齐哈尔市的双合劳教所。那时她正因绝食抗议被关在小号里。我们大队出工路过医务室时,恰遇她被灌食后出来。印象颇深的就是她那满头的银发、微笑自信的面庞和稳健的步履。

她和老伴崔大伯都修炼大法,同修们都亲切地称呼她崔大娘。大娘早些年便经营小卖店,是远近闻名的富户。可是他们老俩口的生活非常俭朴、简单:床是几十年前的老式钢管床、老式的木板凳、老式的录音机、电视是十四英寸的小电视、吃的是最简单便宜的饭菜,所有的积蓄几乎都用在资助他人的生活上。大娘积极参与讲清真相的工作。每每大法弟子做真相资料需要费用时,她便主动要求到她家取钱,当她看到大法弟子省吃俭用换来救度世人的真相资料被随便丢掉,心里非常难过。她自己买贺礼信封装真相资料挨家挨户地送。虽然这种方式担风险,可是她觉得这样庄重,易于被人接受。当她发现真相标语被清洁工揭掉,她就找到清洁工人,说明真相资料是救人的,撕揭真相是做坏事,且理解她们被罚钱的难处,就对她们说:只要你们不揭不撕,我给你们补偿。大娘对自己要求严格,处处都用法来衡量。她和老伴多次被非法关押,他们的子女们便花钱疏通,大娘知道后将几万元钱要了回来,同时避免了警察更多地造业。

大娘不识字,可是她非常精进,时常学法至午夜二、三点钟;在严峻的形势下,大娘主动在自己家成立学法小组,开法会等;她凭着对师对法坚信的心,几次进京和平上访;在99年邪恶猖獗的情况下,大娘发起了百人签名进京和平请愿活动;正法时期有的学员走不出来,大娘便热心地去学员家里鼓励他们。对那些被谎言欺骗了的学员,大娘一次又一次地找到他们,把师父的经文给他们看,有的当时便声明自己错了,也有的陆续醒悟过来。

大娘虽已六十多岁了,可是,讲真相、挂条幅等工作从不落后。一次大娘用影碟机给人们播放真相,却被人举报,大娘因此被抓。拘押期间,她绝食抗议二十八天,释放后,大娘对举报她的人不忌恨,仍慈悲地告之真相挽救他。一位同修被关押时绝食抗议,昏迷不醒,在医院里生命垂危之际,大娘勇敢地将其营救出来。2002年7月,大娘大伯又一次双双被捕,恶警欲非法审判,大娘在上诉无门的情况下绝食抗议,在被强行灌食等非人的折磨下,大娘于2002年中秋节那天含冤而去。就这样,这位善良、乐观、豁达、健康、可敬的老人,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邪恶的江氏集团虐杀!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大娘始终用自己的生命证实大法,直到生命的最后。

大娘走了,她走得那么匆忙,走得那么悲壮!

不,大娘没有走,她还在我们身旁,依旧用她自己的方式在助师正法。我似乎又望见她那自信的慈悲的微笑的面庞,望见她那满头的银发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她似乎在对我们说:精进哪!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大法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