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同修金子容子二三事


【明慧网2002年10月11日】第一次与金子容子大姐相见是在中国驻日大使馆的前面。那一次是为了支援国内被迫害的同修,日本部分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举行绝食请愿,其中包括来自新泻的金子容子。

因为我在东京,与新泻的学员不太熟悉,与金子容子又是第一次见面,听说她们为了支援国内被迫害的同修要绝食绝水,当时我吃了一惊,也有些担心。心想这位学员修炼多长时间了,身材瘦弱的她能行吗?最后决定大家只绝食就可以了。然而几天的绝食请愿下来,金子容子大姐虽然有些疲倦,但从她那眼中流露出更加坚毅的目光,令人肃然起敬。

第二次遇到金子大姐是在全日本举行的“SOS徒步活动”中,我们有了一段相处的日子。那一次金子大姐参加的是从南到北,即从日本的福冈开始到东京、全程约1150公里的徒步活动,我恰好也参加了此次活动。

从日本南部福冈到东京徒步需历时2个月左右,在日本如此繁忙的生活节奏中,大部分日本的弟子们都从百忙中抽出时间参加了徒步救援活动,准备接力式地走完全程。我当时请了近一个星期的假,准备参加头几天的徒步活动。

徒步活动在日本弟子们的正念下开始了。一开始,金子大姐给我的印象是少言寡语,而且总感觉到她身上洋溢着一种特别的气氛。

在步行中,我对金子大姐她们在路上很节省有些不理解。我从别的学员那儿听说,金子容子与另一位来自新泻的女学员两人每人一天大约只吃三个饭团。这之后我开始注意到金子大姐总是买那种最便宜的面条,泡一些热水吃。我有些不理解,当然节省是必要的,可为啥这么节俭呀?不久我有了答案:金子容子大姐她们两人是要走完这近2个月的全程,所以她们是做了长期打算的。

后来我又进一步了解到,她们为走完这2个月的全程,在徒步活动之前已经圆融地做了家人的工作,同时为了不增添家里的经济负担,才如此节衣缩食呀!我又一次被震动了。当时,我的头脑中根本就没有打算走完全程的想法。看着金子瘦弱的身影,我突然明白了那萦绕在金子容子大姐周围的气氛是什么了——那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的正信和正念。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我们这次徒步的目的之一是向沿途的日本各地区的政府机关、媒体及大众说明法轮功的真相。所以说“长途跋涉”不是目的,还要抓紧机会向沿途的民众讲真相和支援书名。金子大姐在徒步的过程中,从来不谈自己的累与苦,只是默默地坚定地走着。同时又为了不落下有缘人,坚持不懈地向路上的日本民众征集签名和发放大法资料,之后还要赶上前边的徒步队伍,不致拖延队伍的行进速度。日本南部的九月正值酷暑,这样一会就浑身大汗淋漓了。到了晚上,大家又都是住在帐篷里,作为女学员的她们,从未说过苦与累。

虽然金子容子大姐给我的印象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可一谈起修炼上的事,金子大姐就很乐意地谈,并且总是很诚恳地同学员交流,力求大家在法上共同提高在法上认识法。我通过和金子容子大姐交流之后豁然开朗,悟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神圣职责,也下定决心走完全程。

在徒步活动近2个月中,金子大姐从不放松学法,在路上把《精进要旨》看了十遍。金子容子大姐她那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精神,她那对师父、对大法的无比坚定与正信感染着我、鼓舞着我。

如今,金子容子大姐却因为在北京告诉中国人民法轮功的真相,而被江氏集团非法关押在中国劳教所,承受着非人地摧残,生命垂危。我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能伸出援救之手,帮助金子容子早日返回她的亲人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