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74701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10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喜得大法,修炼至今。在第一次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听到那声音是我在人世间从没有听到过的,好像是从遥远的天空传来的一样。立即我的心被震动了,就象全身的细胞在沉睡中唤醒来听法一样。在那些天里我身体一身轻,上楼、骑自行车很轻松,没有一点累的感觉。紧接着,全身的多种慢性疾病也都消失了。我凭着对师父与大法的深信,摔摔打打走到今天。

还有,一九八七年我丈夫因玩麻将有了外遇,经常连续几天不归家,我受到感情的伤害,但看在孩子的份上,在痛苦中维持着这个脆弱的家。九五年我修大法后,用宽容和善心去对待他,使他有所改变。可是正当我沉浸在修炼后得到的幸福与欣慰之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在2000春节因到功友家聚会,被送进洗脑班。当时我放不下家庭,担心丈夫与孩子无人照顾,就写了个“保证”,4个月后放我回家了。但公安、派出所、居委会经常上门骚扰。2000年10月3日,我去看望同修的老伴,他家四人炼功,大儿子被非法判劳教,小儿子和母亲被关进洗脑班,只有老伴一人在家。为此我10月23日又被抓进洗脑班。丈夫11月6日就请法院工作人员到洗脑班,坚决要与我分手,我只好同意了。事后邪恶造谣说:“炼法轮功的人不要家庭,不要亲情”。这到底是谁破坏了我的家庭?炼法轮功把我改变好了,同时感化了我的丈夫。今天的结局明明是江氏邪恶集团指挥干的坏事,怎能说是法轮功的不对呢?

半年后,我从洗脑班出来,托同修帮忙给我租间房,到她家没站三分钟,她所属居委会一男青年打“110”,又把我和同修一起抓进洗脑班,我就这样无辜被关三次,时间又是半年。

2002年8月23日,派出所突然又下“传话证”,叫我去派出所一趟,由于我不配合邪恶,所长就扭我的胳膊往外拖,我一出门就喊:“警察打人啦!我做好人无罪!法轮大法好!” 所长把手松开了,我坐在地上发正念,随后唱大法弟子作的歌曲,他们走了。当时有人说:“你把他们得罪了,还是避一避吧”。我说我没做坏事,不用避。可是过了一个星期,9月5日早上6点多钟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开了两辆小车停在楼下,我不知道。8点30分我刚下楼出门就被劫持送到市洗脑班。在洗脑班承受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加上十几个犹大,非常邪恶的跟我谈,谈不过时,就打人、骂人,还胡说八道。这帮邪恶的犹大拿人不当回事。当时给我量血压时,低压140,高压180,她们就在饭里面拌降血压的药,继续折磨我。

由于怕心上来了,听到皮鞋声,铁门声,钥匙声,心慌好一阵才能平下来。在这种残忍暴力高压下,没有了坚定的意志,违心地屈服了,同意写“决裂书”。接下来每天强迫看邪恶造谣的录相,天天给一道题,叫写“批判”。不合格重写,其实就是按他们改写谤佛、谤法的内容抄一遍。当抄到师父的名字时,我的心像被剜了一刀,明知宇宙大法神圣、严肃而伟大、却没有金刚意志去证实他,去维护他。我这种苟且偷生而又生不如死的痛苦无法表达,也是别人感受不到的。

同修看到我沮丧消沉,精神不振,说起来泪流不止,也很难过,就用大法的法理与我交流,告诉我说:“大慈大悲的师父为你痛心,你太不争气,你不为你自己负责,也要为你的众生负责,为救度世人负责啊!”今天我想一切从头开始吧!我要告诉天上、天下所有的众生,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佛恩浩荡的机缘,归正吧!只有顺应和同化宇宙大法,生命才会有美好未来,才会免去被淘汰的危险。

同时我严正声明:在邪恶暴力的高压下,我违心地谤佛、谤法、所做的一切不符合“真善忍”标准的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重新做一名坚修大法的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育珍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春节的那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以前自己是个体弱多病的人,自从修炼以来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变化。就在我刚刚得法不到半年的时候,中国的邪恶之首拉开了镇压法轮功的序幕,攻击我们伟大的师父。

在那时,由于我家原来是炼功点,晚上很多人到我家去炼功,邪恶势力三天两头来我家叫我写“保证书”,如不写就拿钱或抓人。由于学法不深,看看一家人天天为我提心吊胆,我就在“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想起后悔莫及,就是有一个情字,一个怕字和常人的求安逸之心。通过学法,渐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了邪恶势力利用我们的怕心,师父讲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下决心修炼,过好修炼路上的每一关,在又一次过关中,他们又是象上次那样,说“不炼”就没事,说“炼”明天来车就抓人。当时我的心很平静,没有象上次那样,反而他们再也没有回来找过我。大法的威力是巨大的,只要我们心正,邪恶是害怕的。

我后悔自己以前的不争气,辜负了师父的苦度。主佛的慈悲与佛恩给了我弥补的机会,我要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不辱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弥补损失,人中走出来。声明那个“签字”作废。

大法弟子 王秀兰 2002年10月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全家人都修炼,敏感日经常有不法人员来我们家进行干扰,甚至在我们家里打人、抄家多次。今年2月,无故抓走我家多人,大姐正念从派出所离去(当晚派出所、政府、部队带警犬搜索,在我家守两天两夜),现情况不明。弟弟和弟妹在派出所被打伤。我和弟弟坚决要修炼被送看守所释放后,派出所又送当地政府,白天带手铐,反背铐树上晒太阳,晚上铐凳子上,弟弟不写保证,4人用楠竹打,打累了,又用拳头打、皮鞋踢,直到把我弟弟打到不动了为止。当时打手吓坏了,以为我弟弟死了。我被一位副镇长(喝醉酒)使用最下流手段,逼我妥协和骂师父。否则,还要叫下面人打。在高压下,出现怕心。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给自己在修炼路上留下污点。通过学法和功友切磋,认识到严重性,所以声明在镇政府所说、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声明人 胡国芬 2002年9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4年得法的。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的病都不见了,世界观整个都变了,知道怎样去做好人了。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邪恶的旧势力在我单位表现得非常疯狂,抄家、收书、不间断的办洗脑班,抓人、拘留成了家常便饭。我也被强行参加洗脑班,后来也被非法拘留。在这期间,由于执著心促使自己违心的写了什么“批判书、决心、保证”等材料,从而给大法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更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自己深感懊悔和内疚。通过不断学法、炼功,我深知恩师并没有抛弃我,我还有重新做好的最后机会。因此我严正声明:我在拘留所、洗脑班写过的所有违背大法的一切“材料”(包括别人代写的材料)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用实际行动来弥补自己留下的污点,在以后的正法中加倍努力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大法弟子:徐桂兰 2002年10月11日


严正声明

2002年8月初,我被恶警“610”绑架到省洗脑中心,在那期间,我绝食抗议,邪恶给我灌食,憋得我喘不上气来,灌得我吐血。第六天恶徒叫我下楼说给我谈几句话,我说身体不好,它们从床上硬扯我下来,一个恶徒把我推倒在地上,把我扯到楼下监禁,在这间屋里,每天24小时不让睡觉,灌输它们邪恶的谎言,只要闭眼就恐吓、脚踢、手在眼前晃,连日来身体和精神的摧残,迫于压力、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做出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事,我万分的悲痛,我对不起尊敬的恩师、对不起大法,我现在郑重声明,在洗脑中心违心写的、说的、“陪同”帮我写的一切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紧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申彦梅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时,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加之邪悟者的胡言乱语和自己还有执著心,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该做的事。现在自己已清醒,深感对不起慈悲伟大的恩师的苦度,无颜面对大法。以前违心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特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还大法及恩师清白,并决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

大法弟子 王秀杰 2002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0以后,因上访护法,几次被非法送看守所,2001年在看守所2个月被送洗脑班,由于自己修的不好,还有很多执著心,所以使邪恶钻了空子,在强迫下,自己向邪恶妥协,写了“悔过书”、“揭批书”等“四书”,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后来明白过来,心里难受极了。想起慈悲的师父对弟子们的慈悲苦度,自己经常自卑流泪,痛苦万分。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声明人:吴花香 2002年9月5日


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认同了别人替我写的“保证”,心里认为反正不是我写的,不算数,现在看来是绝对不正确的。现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有违大法的话和事全部作废。同时完成历史赋于我们的伟大使命,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李会存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讲真相的工作没做好,没有认清邪恶之徒的用心,这次被邪恶绑架。坚决抵制邪恶,绝食绝水抗议,被“保外就医”。邪恶强迫家里交“保金”放人,把我放出不久又骗我爱人让去取保金,邪恶采用欺骗的手段逼迫我爱人写“保证书”,这是让家属对大法犯罪,是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特此严正声明:我爱人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定地维护大法。

大法弟子 康爱芬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过去学法不深,对大法不够坚定,产生了邪悟,在洗脑班上写了“四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也绝对不能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写过的和说过的违心的话一律作废。通过学法,使我彻底悟到了自己的错误,坚定正念,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努力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修炼,重新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谢月英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魔难面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邪恶的逼迫和欺骗下,自己被情所带动,违心地说“保证”,给大法造成了严重影响,我现在意识到严重性,特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正法修炼当中做好,坚修到底,修正自己,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于竹川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没有承受住体罚,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等所谓的“四书”,后来在保护自己,以便于去讲真象、救人的心理作用下,碰到魔难总是用人的一面对待,不能在法上认识这一切,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愧对真善忍大法,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声明:所有写的或说的对大法不利的话作废。我将坚定正念,助师正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建平 2002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天半夜,被四恶警强行绑架到“610”进行洗脑,在高压迫害下我违心地写了“三书”,虽然是不情愿的,也是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现在郑重声明“三书”作废。我将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加倍弥补这次的过失,紧随师父回家。

李新生 2002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是被强行抓进我市洗脑班后走了弯路。回家后,我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在同修们耐心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正确的正法修炼道路上,认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应该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并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班上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自己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建华 2002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今年7月份,我被当地“610”邪恶之徒和当地公安恶警非法绑架到省洗脑中心,在此期间,邪恶之徒对我进行连续几日不让睡觉、恐吓。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高压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时,违心地做出了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事,我悲痛万分,痛悔莫及,我现在郑重声明,在洗脑中心违心所写、所说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牛新献 2002年10月13日


郑重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被邪恶的迫害下有怕心,违心地背叛了大法。现在《明慧网》上声明,我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所写的“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一修到底。谢谢师父给我弥补的机会。今后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李海源 2002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做了、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现严正声明,以前向邪恶的“保证”等统统作废。今后紧跟师父,学好大法,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李耐芳 李德全 张秋 周秀琴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有损法轮大法的事,给大法造成损失。现特此声明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对我以前所说、所做、所写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废。从新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走好以后的路。

大法弟子 张淑兰 2002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压力下,我写下了“保证书”,说了一些有损大法的话,虽然不是真心的,但也起到破坏法的作用。今后我要堂堂正正的当一名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淑环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的压力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严正声明,向邪恶“保证”的一切作废。今后坚决紧跟师父,学好大法,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姚红中 樊金全 魏兰妮 冯淑荣 朱星兰 杨梅荣 樊发喜 朱尤木 于金平 韩改 董天从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被乡政府人员骗去我县“法制学校”后主动邪悟的人。现特此声明,以前在乡、县里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走上正法修炼,加倍弥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大法。

张红梅 2002年9月


声明

在99年7月20日,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保证书”,现严正声明以上所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要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朱淑敏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以前悟性太差,在邪恶的诱导下写了“决裂”的话,现声明作废。以后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兰花 2002年9月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保证”一律作废。否定一切邪恶势力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进程,认真学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助师正法,决不辜负师父的救渡之恩。

大法弟子 李福娥 金慧芳 徐彩敏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逼迫下,我俩说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错话,做过错事和写过“保证”等,现严正声明作废。洗刷污点,珍惜修炼机缘,坚定地维护大法。

李秀明 潘庆霞 2002年10月7日


严正声明

在洗脑班上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大法不好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跟师父一修到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如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过去写的“保证”、填的表格、签的字一切通通作废。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纪秀媛 2002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县洗脑班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做好学法、讲清真象、多发正念三件事,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姜艳霞 2002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给委上写的“保证书”彻底作废。我一定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淑兰 2002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