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北省“法教中心”恶梦一般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0月15日】2002年2月5日(农历正月十四)下午,单位及街道户籍共10人骗开了我家的门,把我从床上拖到了湖北省“法教中心”(实际为法西斯中心)。

在洗脑班的大厅里,单位的人(洗脑班要求单位出一个人陪住、陪吃,被称为“陪教”)交了由单位扣发我的工资6000元现金。就这样我被安排在一楼118房间,房间里共有三张床。管我的警察叫彭容,睡在靠门的一张床上,“陪教”睡在靠窗的一张床上。我被夹在了中间。所以连翻身她们都能管着我。我们睡的床面向墙上是一个40瓦的大日光灯,晚上不许关灯 ,值班干警每一小时查一次房,灯光照得人整夜不能入睡。

房间的那个警察魔性很大(洗脑班的警察全都是沙洋劳改农场来的),把我也看得很紧,她每天除了在我面前骂师父骂大法以外,就是看管我是否在炼功。晚上不管什么时间,只要一上床就要我把腿伸直,弯一只腿都不行,就说我在炼功。有几个晚上因为我血压升高(是到洗脑班才有的),心里有些发慌,我就坐起来了。她马上就来掀我的被子,并要我睡下。我拒绝,她就引来值班武警。

第三天由洗脑班头目(警察,姓张,二十多岁)把我带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由“帮教”(都是从沙洋劳改农场弄来的叛徒)五个人对我进行洗脑,她们开始还想隐瞒身份,谎称自己是大法弟子,但看到我坚强不屈,就暴露她们的身份,并显出了她们的“招牌”。从她们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我也看清了她们的嘴脸,所以我心里也有底了。开始两天,她们对我说些骗人的鬼话,可等了两天她们就不耐烦了。那个叫刘海欧的(个子有点高,眼露邪光)还动手用本子照我头上使劲打,并只画一个小方凳的面积,要我坐在上面,不准走动,不准起身,还不准说话,说话她就用本子打我,只能听她邪恶的灌输。刘海欧是老河口市人,她人很凶恶,特别是一提到法轮功,她就眼露凶光,对大法弟子是软硬兼施。

后来又换到了二楼的房间,里面除了几个方凳,一张桌子什么也没有,每天都要被叫去被“帮教”灌输鬼话,她们有时五人,有时十几人,最少也有三人。我坐在小方凳上,脚离开地,很难受。她们轮流换班,中午也不休息,晚上到10~12点不等,回到房间后还要听警察和“陪教”灌输鬼话。

到了第10天,我血压上升到120~190。他们同样又把我叫到楼上,那天头脑昏沉,眼睛也睁不开,很想睡觉,有一个穿灰黑格子春装的“帮教”,个子中等,皮肤黑里透红,襄樊人,对我说些鬼话,见我没有反应,又动手揪我的耳朵,眼睛,鼻子,捏膀子等。她们说话时把唾沫喷到我脸上和嘴里,我吐了出来,她们马上五个人一起向我脸上、头、口等处吐唾液,并动手打我的头,把我打倒在地上,还要把我揪起来接着打。这事引来了值班的武警,她们反而恶人先告状,说我打她们,吐她们口水,而警察也是帮着她们。那里没有法律,没有公正,只有邪恶。

到了第十三天,又派了十来个“帮教”对我进行洗脑,我坚强不屈。有一个叫杨慧珍的“帮教”,36岁,黄石人,拿起一杯水就往我头上泼,此时,我头发、内衣、毛衣都被水浸湿了。等到了晚上,我的毛衣刚被我的体温烘干时,杨慧珍又端来一杯水,要从我头上淋下来,这时我夺下她手中的杯子。她们又施一计,要我背靠墙站直,把一只腿伸到前方,站一小时。有一个襄樊的年轻的女“帮教”还要我站着回答她的问题。我不理她,后来我站累了,就自己坐到凳子上,她们也拿我没办法,毕竟她们做的事见不得人。回到住的房间,我将此事告诉我单位的“陪教”,她反而说我扯谎。

在这期间,荆门市人纪芝华(60岁),荆门沙洋人蓬春兰,她们自己意志薄弱,放弃修炼,并鼓动别人也不要炼,来动摇大法学员的正念。另一个30多岁,钟祥人,个子稍高,一口钟祥口音。她和刘海欧是搭档,在我面前是一万遍地说些鬼话。还有三个是湖北省中医学院毕业的年轻男大学生,有一个是潜江的,一个是宜昌的,此人很邪恶,看得出他在竭尽全力地帮助邪恶毁掉大法弟子。有一个胖的曾在武昌蛇山炼功点炼过功。还有一个通城县人,40多岁,女的,皮肤很黑,是个中学教师,95年炼的功,她的谎言很多,是以伪善面孔出现的,而且也很能迷惑人。

沙洋农场有三十几个“帮教”,见了面每一个人我都能认出来,因为他(她)们当中每个人都和我谈过,所谈的最终目的无外乎要我写背叛大法的“保证书”之类的。

她们每天结束时,都围着我,拉着我的手要写什么书,就这样我过了十六天。到了十六天的晚上,由于自己还有放不下的执著,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走向了反面。现在我终于清醒了,痛悔不已,我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不负师尊慈悲苦度,跟上正法进程,丢掉包袱,重新做好,走正自己的每一步。过去的事就只当是一场恶梦,只想今后怎么做好。并以我的教训告诉在外面的及里面的大法弟子,不管邪恶用尽什么办法,任何手段,只要心中有法,坚定正念,是完全可以堂堂正正走出魔窟的。我也希望大法弟子能帮助我度过难关,和大家一道圆满随师还。

其实这些叛徒们都是在苦难之中,意志薄弱,承受不住,走上了背叛真善忍的错路,同时还找一些自欺欺人的借口,掩盖自己可耻的行为,并用这些掩耳盗铃的借口来欺骗他人,妄图强迫更多的人和他们一样成为可耻的叛徒。这些叛徒的说辞都是些神智不清、逻辑混乱的胡言乱语,他们也是暴力洗脑的受害者。他们原来也有一颗向善之心,可是江氏独裁政权把他们变成恶毒无耻的凶犯。希望他们能停止犯罪、迷途知返。

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地址:武汉市江夏区平嘴湖。是一座三层楼房,有一个小院,没有招牌,只有铁门紧锁和武警站岗,旁边还有两栋楼是空的,呈三角形,门朝东,湖左侧是民房、鱼塘、菜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