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善根 开善花 结善果

尚未走远的历史


【明慧网2002年10月16日】 [引子] 我讲的是一个故事,一段尚未走远的历史。故事并不稀奇,也不古怪,所以你也用不着刨根问底儿是哪来的,讲的是谁。可能留心看看,谁的身边都有类似的事情存在。

大舅和二舅住在一个屯,而且是邻居。三舅住在省城,与大舅是亲兄弟,与二舅是叔伯兄弟。这些年来,每逢年节,三舅都领一家四口下屯来看望一下老亲少友,无形中还真给这些乡下人平添了点儿节日气氛和生活情趣,也给乡里人带来点外边的新鲜事。可每次到乡下,三舅都在二舅家吃住,似乎和二舅有唠不完的嗑儿,只到大舅家礼节性地坐会儿。近两年,由于年纪的关系,三舅来的次数渐渐地少了,多半都打发儿子和姑娘来。他的两个孩子好象事业都挺顺,自己有了车,所以开车也很方便。由于是晚辈,手头又松快,免不了买这买那的。车停在大街上,大包小箱地往二舅家倒腾,还真挺让人眼气。还象以往,他们只是拿两瓶酒或两条烟到大舅家坐会儿就走,回头到二舅家去吃饭。

五年前二舅家盖了新房,凭二舅家的经济条件,好象没那么大的实力,人们都猜测是三舅家的孩子资助的。去年,二舅母叨咕身体哪儿不太得劲儿,三舅那两个孩子就生拉硬扯地把二舅母拉到城里,又是测血脂,量血压,又是CT,B超什么的,好顿折腾,结果啥事没有。最后给老太太买了两头奶山羊,硬说老年人需要喝奶补身体。吓得老太太再有啥事也不敢跟他们说了。

看得出,这些年来,大舅对此事很不是滋味,但他说不出来啥,真的说不出来啥,也许就是──有难言之隐吧。每次三舅家来人看他,走出他家门儿,他就坐在炕头抽闷烟,有时还轻轻地叹口长气。很能说、很能挑理的大舅母,这些年来对此事虽说不满,也只好三缄其口,有时实在心里难受,背地里说两句含沙射影的风凉话而已。看到二舅家盖了新房,也明知是怎么回事,就偶尔地在打鸡骂狗时放大嗓门儿,指桑骂槐地来两句。

其实屯里人谁都看得出来,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家也都理解,有时背地里也议论几句,什么知恩图报啊,什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啊等等。上了岁数的人,就带有点玄味儿地说:那是人积下的,有啥可眼气的。还常常用这件事情教育晚辈和小孩儿。

事情是这样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三舅大学毕业,风华正茂,事业上蒸蒸日上,小家庭也和和美美。天有不测风云,只因讲了句实话,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被关进牛棚,遭那罪,受那屈辱就不用说了。三舅母也因此受株连,三天一检查,五天一批判,身边也没个知近人儿,扔下两个不大的孩子在家,吓得嚎啕大哭,也没人敢去给哄哄,反正啥时候哭够了,啥时候算完,随便哭。三舅母的工资后来也停发了,叫什么‘停职反省’。娘仨实在受不了,过不下去了,就搬到乡下来投奔大舅。毕竟是亲兄弟嘛,为难遭灾的,能见死不救吗?哪知道哇,跋山涉水,托人弄呛地,大老远地赶到乡下,反倒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为什么?大舅家不敢招引,虽说是三间房子,孩子还小,西屋闲着,可是,大舅母那是啥人哪,那多精明,那多刁钻哪。指着刚刚小学毕业的大儿子,说这孩子再有三年五载的就成家了,房子住不开,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吧。尽管三舅母说,我只避避风头,不长住。那也没答应。可想而知,一个含辛茹苦、身无分文的落难的弱女子,领着两个三、五岁的孩子,无处可去,那是啥心情?当时就连再返回城里的路费都没有。如果不考虑孩子,恐怕都有上吊的心。那真是,只要能避风,有个耗子洞住,钻里去都行。

邻居住的二舅实在看不下去了,跟二舅母一合计,把自家的装杂物、装粮食等用的小下屋,倒出来了,让她们娘仨住了进去,好歹算有个安身的地方。当然了,也免不了要吃二舅家的了。小下屋是厢房,坐东朝西,没有阳面的窗户,还不保温,冬天那冷劲儿就别提了。早晨被大雪封门那是经常的,上屋二舅家不出来扫雪,就别想出屋。屋里的墙壁全是霜,晚间睡觉的时候得戴帽子,把所有的棉袄棉裤都要压在被子上来保温。儿子小,怕冻,每晚睡觉妈妈搂着。吃的是苞米面大饼子,大碴子,喝土豆汤,春天断粮,就吃糠,吃野菜。这二舅家吃啥,娘仨就吃啥,不会两样。那时大舅一家躲得远远的,不只是在经济上怕沾光儿,更怕政治上受株连。时不常的还要听几句大舅母的风凉嗑儿。

人家大舅母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转过年的夏天,“阶级斗争”抓得更紧了,二舅果然受到牵连,被弄到大队写检查,还给批斗了一次,让彻底“划清界线”,结果界线也没划清,家里的自留地被扣了半亩。三舅母此时受不了了,要搬回老家(娘家)南方去,二舅和二舅母说啥没让。就这样,将就了三年,总算度过去了最困难的时期。

后来,一步一步地落实政策,三舅一家又团聚了。恢复工作、补发工资什么的,生活就象换了几层天。到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那生活就更不用提了。

故事大体就这些,平平淡淡。每每讲给别人,大家无不唏嘘感慨。世态炎凉,人生莫测,还是别为风云动,多多行善种福音哪。

* * * * * * * * *

{后记} 我之所以把此事写出来,是因为我联想到了今天的法轮功。其实今天独裁者对法轮功的迫害,和当年的文革期间批判刘少奇、打倒邓小平如出一辙。可能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是批谁谁臭,打谁谁倒,而今天的法轮功弟子面对不公敢于进行和平抗争。其实,就连毛泽东那么大的本事,也没能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今天的江,那不是小丑跳梁嘛,能折腾几天?

也许对善良的人来说,栽善根,开善花,结善果的机缘就在眼前。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千万不要跟着政府宣传走,否则将来发觉自己在这么大一件事上受骗了,心里会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