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大法的种子播撒在印第安霍比族土地(译文)


【明慧网2002年10月17日】我叫詹妮(Janine),我在网上读到一篇名叫吉米的同修写的有关霍比印第安人的预言和我们法轮大法的关系的文章。今年二月,我萌发了去美国将大法传播给古老的印第安霍比人的想法。7月20日我搭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我计划与美国北卡州的吉米与他太太亚琳娜以及一位来自亚力桑那州的中国学员雅玲相见,然后一起去霍比部落。

霍比部落有着几千年历史,是北美大陆有着悠久精神信仰和最古老的部落。吉米在出发前一周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有一群学员在一个房间里与师父一起打坐。然后师父问,你们中谁是携带种子的?吉米回答说应该是他,因为他的工作是和种子有关的,他出售家传的珍贵蔬菜种子。这样师父就走过去将种子倒进了他的手中。吉米悟到这个梦是让他将大法的种子带给霍比长者,并着手作了准备。

当我们开车驶向霍比居留地时,太阳正在下山,不远处圆形的阵雨向我们飘洒下来,众神和天国把无比美好的色彩展现给我们,云彩呈现出紫色、深紫色、粉红色。当太阳下山的时候,看起来就象是火焰从地球上升起,照亮了天空,然后四道彩虹升上了天空。

那天晚上我们聚在一起学法并专注于我们的使命。银河系看上去是从未有过的广阔和清晰,一道七彩光环围绕着月亮。当吉米抬头看时,他看到了法轮,就好象天地在欢迎大法来到霍比的土地。那天晚上,在睡梦中,两个古老的面孔走进了我的视野,是非常和善的面孔,他们知道我们来到了,像是来欢迎我们,并且知道我们是带着诚意而来。

问题是我们应该从哪儿开始?因为我们此时正处于缈无人烟的霍比领地的旷野之中。

第二天早晨,我将梦中所见的面孔告诉其他人并强烈感觉到我们应去一个叫河特维拉(Hotevilla)的村庄,那里居住着最后的传统霍比族人。

霍比预言从祖先流传下来时谈到传统的霍比族人不要改变居住地、圣典仪式或头发,否则当真正的拯救者来的时候就会认不出他们是真正的霍比族人。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在等待着。

预言中还提到当真正的白人兄弟来时,他会有相当强大并且会带一顶红帽子或红外套(我猜想这可能是说我们炼功场上的红罩);他们将会人数众多,并且不属于任何宗教,还将有两个非常聪慧的助手,一个会带着卍字符,另一个则带着一个太阳符。三个拯救者受命于一个伟大的高级生命来救度霍比族人,并将和平带给地球。他们还说当领导者变得邪恶,生命将以多种方式被摧毁,诸如地震、洪水、野生动植物消失等。

当我们把车停在河特维拉村外时,一个留着长头发的霍比人走过来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吉米开始向他介绍法轮大法及其法理,该霍比人说他们的人是不公开露面的,而且通常只接待被邀请的人。经过45分钟的交谈后,他真正感受到了我们的一片诚心,意识到我们是想将历史上和预言中所提及到的重要的事件与他们的长老分享。

雅玲向他介绍了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和她的母亲在中国被关押的情况。他可以理解这种迫害,因为他的祖先曾经被折磨并被当作奴隶对待。这个人看来象是村庄的守门人,我们感到他是在考验我们的心态是否纯净并能否完成我们的使命。然后他告诉我们进了村庄后应该去哪儿并找谁谈话。他向我们推荐了一个名叫马丁.加殊维可马(Martin Gashwescoma)的有名的传统霍比长者,他曾经在联合国发表演说。

这样一来,经过仅仅是45分钟的交谈,我们就已经可以向霍比长者的家里走去了。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我们走进马丁的家里后,得到了马丁和他妻子以及亲友的招待。他立刻就说“欢迎光临。请坐下并吃点东西。”整个厨房的桌子上放满了食物。午饭过后,我们移到另一个房间,在那里开始了4个小时的谈话。

霍比预言提到了有关净化(purifier)(正法)是由红色符号来指挥的。我们以介绍大法的真善忍概念和其他法理开始,把法轮图形拿给马丁长者看,并告诉他法轮图形也曾在霍比传统预言中提到过。这是马丁知道的。然后他取出一些玛雅图画来,图画上表现的是人类在两性方面的道德沦丧,国家奴役人民、摧残人民等等。

他又指着另一幅图,图上有两个人坐在一起谈论着他们所说的净化开始前的事情。当马丁长者指着图上的两人时,我们意识到我们就是图上的那两个人,霍比长者正是在与法轮功学员探讨净化(正法)开始时的情景。他还提到其他的霍比长者已经与很多精神领袖与民族见过面,而他们预言的这些事也会发生在净化期间。

对于霍比人来说,“净化”这个概念与过程同我们所说的“正法”十分相似。他们相信所有的坏人都将被清除和消灭,而好人则生活在一个全新的被净化过的地球上。他们相信霍比族人的土地是一个乐园,好人都会来这里并被保护下来进入下一个纪元――第五个和平的纪元。他所理解的救度众生的理论与我们不同并且是在一个较低的层次。但是他也有一些对高层次的认识,他们知道人可以升华到高层次。

很多时候,马丁长者会静静地听我们讲并陷入思索之中,然后认同地点头。

我们也讲清楚我们是不会给别人看病的,但我们会教会他人通过净化自己的思想、同化真善忍和通过炼功来净化身体,来自己给自己治病。马丁也认同人只有净化自己的思想才可得到医治。

吉米还和他探讨了大法弟子们通过发正念来清除其它空间的邪恶在净化中所担当的重要的角色,并解释只是表面层次的粒子需被正法,其它不同层次的各个空间已被师父正法完毕。对于这个说法他不是很明白。

霍比部落有一块四方的石刻。据说是在这一次世界周期开始时一个名叫马沙乌(Massau)的觉者所送。在这个石刻上有三个清晰的符号。左上角有一个万字图形,与我们的法轮图形十分相似。右上角是一个小圆圈,里边有三点。右下角有一个符号看起来与中国国旗相似。另外石刻的左下角不见了。霍比族人相信只有当真正的白人兄弟回来时,即在第4次世界毁灭周期结束时,左下角才会回还。这是酋长卡中瓦谈到的,即右下角是中国旗的原始象征,而卍字符象征着法轮大法在世界的洪传。

马丁长者还谈到他们无比珍贵的磁偶像(Katchina Dolls),并说如果他们被当作商品出售后就会干坏事。我们也告诉他,佛像如果没有被开光也会干坏事。我们还向马丁讲述发生在中国的迫害的真相。当他看到大法学员受迫害的图片时,他说霍比的长者也预料到这种折磨与迫害会发生在净化期内。马丁还谈到真正的白人兄弟是怎样把石刻丢失的部分送回给他们,而且告诉他们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这可能是大法弟子)。

霍比族被告知要保留他们的传统一直到新的净化者的到来并开始新的周期,到时候所有人都说同一种语言,都修同一种宗教。看来马丁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从而有幸得遇大法。

马丁说他会向其他的长者谈及大法并把资料给他们了解。至此法轮大法的种子已经播种在古老的霍比土地上。在霍比的传统中,他们有一个环形篮子,象征着人生的道路,并被称作Boo-Da(与“佛”[Buddha]同音),意思为大的考验,就象我们在修炼路上所遇到的一样。现在他们有了对于人和神来说都是最珍贵的礼物,也就是成佛之路――法轮大法。

我还遇到一个纳瓦呼印第安人(Navaho Indian),他自学法轮大法,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他明白了大法的好处并与他的人民分享他的智慧。

至于我自己,我感到了我心中的神圣。我要感谢师父,感谢他给予全人类的佛恩。

(2002年墨尔本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