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籍大法弟子呼吁营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运欢(图)


【明慧网2002年10月17日】我的弟弟解运欢(1975年5月9日生)今年27岁,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6年时间了。


摄于2000年2月1日,弟弟解运欢回国之日

弟弟1999年4月来日本留学。不久在中国就发生了4/25万人学员大上访,随着7/20江XX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残酷镇压的开始,在网上每天都能看到国内的弟子遭受迫害的消息。2000年2月我的弟弟解运欢毅然决定回国为大法讨个公道。当他回到国内立即就遭到了户口所在地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因为我们全家有6口人修炼,我的母亲是当地一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家里的电话早已被监听,母亲、姐姐及嫂子已几次被非法拘留)。从那时起就开始了流离在外,洪法正法的艰苦历程。先后几次进京上访,在白色恐怖下做着各种传播真相,揭露邪恶的工作。 并且同我一直保持着联系。

2001年3月突然失去了弟弟的音信,直到7月才收到他经过百般周折从北京团河劳教所捎出来的消息。才知道他已于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国安局秘密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进行强制洗脑,其间染上疥疮。在有人间地狱之称的大陆劳教所遭受的摧残、折磨令人难以想象。

2001年7月末弟弟被押回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拘留所刑事拘留,非法关押至2002年8月。8月末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统治下的鸡西市鸡冠区法院的非法审判下,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的情况下,只凭所谓的“印制法轮功传单1600份,刻制蜡纸九十份”的捏造之词,判刑10年(明慧网2002年9月9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中所说的“一名大法弟子在日本留学回国被抓关押一年多判刑,”指的就是我弟弟解运欢)在庭审之前,他被刑讯逼供、诱供,遭受长达十几天不让睡觉等残暴手段迫害,警察随意捏造罪证,这样的证据有几分可信度?大陆独裁政权任意迫害崇尚真、善、忍的好人,宪法形同虚设,法制荡然无存,中华民族的命运在专权小人的统治下走向何方?可叹!可忧!

我弟弟从被捕直至判刑,长达一年半的非法关押过程中,当局没有真正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甚至我们家里的任何人都未被允许见上他一面,不知这又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什么“法律”?死刑犯还有定期接见的权利,法轮功弟子却被剥夺了一切,这样邪恶、狠毒的独裁者历史上又有几人?

我弟弟在狱中遭受怎样的迫害,从偶尔捎出的片言只语中只能了解一点点而已。据说鸡西市第一拘留所关押的净是些杀人放火的凶恶刑事犯,而且管教也极其邪恶,常用电棍殴打、电击大法弟子。家人向监号里捎东西每次都被勒索50元的所谓手续费。日常用品更是外面的几倍价钱。一次家里给弟弟买了200元的食品送进去,经过狱警、牢头等的层层盘剥,最后到弟弟手里的只有两袋榨菜。平时吃饭就不多的弟弟,在拘留所里常常吃不饱。弟弟最初被关押的监号面积不到20平方米,却关着40几人。条件之恶劣,大法弟子在狱中承受的迫害可想而知。从信中可看出弟弟的情绪时好时坏,但正念未失。我真担心弟弟本来就瘦小的身体还能承受多长时间。

最近,我的担心又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2002年9月初,不知是哪一个良心泯灭的恶人告密还是公安局找的借口,说:“我流离在外的母亲好象回家了。”鸡东县公安局政保科的李青华(明慧网有过报道)带领十几名恶警包围了我们家,没有找到母亲就抄了哥嫂的家,搜出几本大法书和几篇经文,第二天就拘留了我的嫂子,并关押到鸡西市第一拘留所一周左右,家里托人交了1700元钱才放出来。在嫂子被关押的一周里,看到鸡西市第一拘留所的公安为了威逼大法弟子写保证竟然下流无耻到了极点,用电棍电击女大法弟子的下身。目前鸡西市第一拘留所还劫持着多名大法弟子,女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乳头都被电焦了。没想到鸡西市的公安堕落到这种灭绝人性、禽兽不如的地步。希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用正念清除这些人间败类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女大法弟子都受到这丧尽人伦的折磨,男大法弟子又受到怎样的摧残!?

我弟弟虽然已被判刑,但仍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一拘留所。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将移转到哈尔滨的某所监狱,押走之前能否让家里人见上一面还是未知数。

在这里我呼吁世界上所有有正义有良知的人们,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呼吁中国政府制止江氏一伙政治流氓对本国人民、对真、善、忍的迫害。早日恢复法轮大法的名誉,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尽早结束这场对人类本性真、善、忍肆意践踏的浩劫,严惩邪恶、匡扶人间正道。

犯罪团体: 北京团河劳教所
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拘留所
黑龙江省鸡西市国安大队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
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
犯罪人员: 鸡西市610办公室 杨大仁
鸡西市政法委书记 孙华平
鸡西市国安大队 姓宋的一名警员
鸡东县公安局政保科 李青华 0467-5582361



补记:

前不久,姐姐解鸣娟托人又是花钱又是请吃饭(究竟谁在敛财一目了然)终于见到了非法关押长达一年半,且被判10年刑的弟弟解运欢。弟弟被折磨的更加消瘦,弟弟刚被押回鸡西第一拘留所时,受到了狱中恶警长达42天的折磨,42天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每天上午、下午只给一碗清汤,稍一闭眼就用电棍电击。据说狱中的其他的大法弟子受到迫害有的甚至更加残酷。这些拿着人民的工资,披着警察外衣的江家鹰犬已经到了人性全无,禽兽不如的地步。弟弟对与自己在高压酷刑下说的、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行深表痛悔,希望我能代他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所以请接到此信后,将下面的严正声明发送到明慧网站给予登载:

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非法关押中,在高压迫害下写的、说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违背大法“真、善、忍”的各种保证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尊。做一个好人没有错,修习“真、善、忍”更没有错。  

大法弟子  解运欢 2002年10月16日



我的其他亲人受迫害情况

母亲,战清敏,60岁(我们全家都是从1996年开始修炼)从2000年1月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5、6次,关押时间合计3、4个月。所在单位鸡东县红少年小学两年多未发给退休工资。至今流离失所近两年,而且奇怪的是,竟然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被鸡东县公安局判两年劳教。恶警们听点风声就到处抓人,各种费用擅自从母亲的退休金中强制扣除。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嫂子,赵玉梅,38岁。2000年末同母亲、四弟解运欢去北京上访。四弟成功走脱,母亲被抓后绝食九天被放回,回到家,被鸡东县公安局拘留,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出拘留所,从那时起流离失所。而嫂子被抓捕,被押回鸡东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近四个月,罚款6000元才释放。今年8月末被抄家,关押于鸡西市第一拘留所,受尽侮辱、折磨,一周后托人交罚款1700元释放。

姐姐,解鸣娟,35岁。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4次。2000年同母亲流离失所半年左右。2001年初去天安门证实法被抓捕,非法关押、监视居住几个月,停发一年工资。接着被判两年劳教,在所在单位鸡东县供电局的担保下,监外执行,每个月只发200元生活费至今。

三弟解运杰,31岁。2000年1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捕,由工作单位所在地黑龙江省宾县公安局非法关押39天,后由单位作保释放。因是单位技术骨干,无论去哪里,都由单位派专人看管,不离左右。

我们家6人修炼。在中国国内的5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只有我因侨居海外而幸免于难。这就是江XX政治流氓集团将和睦幸福的大法学员家庭拆得七零八落、四分五散的真实写照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