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融慈悲--讲真相和近距离发正念的思考


【明慧网2002年10月18日】在这世上,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必须有促成它的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

“整个正法的洪大之势以更迅猛的速度在超越一切时间地在最后做着。现在还差那么一点就追上表面的膨胀速度。……宇宙虽然在膨胀,我做的速度非常快,追是肯定能追上了。追不上它,我告诉大家,最后的解体,使表面空间一切都不存在了。追上它,就解决掉了;不但追上它,还要超过它,那就是法正人间的时候。现在还差一点点,就追上那个膨胀速度了。”(《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的理解是,整个正法的洪大之势已经到了追上那个膨胀速度的时刻了,所以在法正人间到来之前,“为了彻底打破旧势力的安排,为了在正法之势开始大批淘汰不可救药的邪恶生命之前开创一个和平的时间间隙、让更多无辜的生命有机会在和平公正的环境下听到大法的真相从而得到救度”(明慧编辑部文章《在学好法、讲清真相的同时 正念清除邪恶》)的天象已形成。

地利

美国是海外众大法弟子精英云集的地方,师父也在这里。美国政府是全世界最支持我们的政府之一。此次邪恶之首进入美国的第一站──芝加哥,是师父讲过法,并将1999年6月25日定为“芝加哥李洪志大师日”的城市。休士顿是师父北美讲法的第一站,休士顿市政府是美国第一个褒奖师父为“荣誉市民”的城市,并将1996年10月12日定为“李洪志日”。这一次,宇宙中正与邪交锋的主战场定在此,实为地利。

人和

此次正邪大交锋的天时,地利我们都已具备,应该说这是万载难逢的机缘,我们有幸与正法联系在一起,宇宙中无数的生命在期待着我们。但能否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尽早地为众生在法正人间来临之际开创一个和平的时间间隙,就取决于我们在人这一层面上做得如何了。在此,想就笔者与一些大法弟子所想到的对过去几次讲真相清除邪恶的一些经验、教训,与今后应注意的事项与大家分享。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1. 面对华人,心怀慈悲,以我们的言行讲真相

邪恶之首此行是心虚到了极点。从所未有地把将要停留的旅馆早早全包了下来,在它到来之前,即使还有房间,也不让旅馆订给客人。并不惜花重金努力招集数千多华人前来迎接,为它此行形成物质场。这正好为我们救度这些可贵的中国人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如果我们做得好的话,这大批的中国人,包括它的随从都可借此看到真相与大法弟子的风貌。那么,它重金买来的物质场就会变成常人的正念之场,更有利于我们发挥正念的威力(即用功能从其它空间清除操控常人干坏事的邪恶因素)。

我们应珍惜这难得的良机,像对待我们的亲人一样对待这些可贵的中国人(这包括这里的华人、领事馆工作人员以及随从人员),以慈善关爱之心对待他们,用我们的言行让他们看到真善忍的光辉,大法的美好。师父说:“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让我们用洪大的慈悲来助师正法,清除宇宙高层最后的邪恶,而不要把这些受蒙蔽的可贵的中国人看作我们的对立面,恰恰相反,他们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否则,邪恶就会利用我们的争斗心,在这些人中煽起所谓的“爱国”情绪,并以此让他们来反对我们,对大法犯罪。其目的是想要最大限度地毁灭众生。在德国与华盛顿DC,我们有过教训。当时个别学员对那些大使馆请来欢迎的学生与侨民做手势发正念引来常人的误解,接下来由于当时我们一些学员的常人心被带动起来了,结果瞬间被邪恶钻了空子,使得本来松散并无欢迎诚意,对我们不了解但也不反对的学生们因民族情绪而被团结起来。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其实,大法弟子在一起形成的纯正祥和的正念慈悲之场就是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抑制常人魔性最好的武器。我们的衣着谈吐就是人们认识大法的窗口。面对他们,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些,要做得令人敬佩,本着关心与尊重的态度,把我们知道的法理用常人能接受的世理讲出来,而不要强为地走极端。其实,我们和平理性的言行,得体的衣着,本身就是戳穿邪恶谎言最好的真相;而偏激本身就是魔性的体现。类似这样的错误我们不应该再犯。

“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2. 讲真相中注意尊重西方社会的文明与制度,积极地与警察和工作人员配合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已明确地指出了虽然旧宇宙的法在干扰着我们,但为了救度世人,我们还不能毁了它。而且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所以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清除邪恶时,应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去做,注意尊重西方社会的文明与制度。遇到麻烦时,首先应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问题,是不是被邪恶钻了空子,不要动辄就认为对方是在反对大法。当然我们是全面否定这场迫害的,但对于表面的人,我们应该最好地做到圆融。“那么针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大法弟子通过在过去三年多的许多活动让世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江集团的邪恶谎言形成巨大反差。那些常与我们打交道的警察和工作人员,他们当中很多人就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所表现出的祥和与美好而了解了真相,成为我们的朋友,甚至从而得法的。但近来,由于旧势力的干扰,我们有少数学员由于不了解西方社会的文明与法制(西方社会的自由与民主是建立在高度的文明与法制基础上的),在讲真相及和平请愿时,偏激地做一些事情,遇到问题时又没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来看看,也没有向内找,而是轻率地把警察和工作人员的例行公事当做是对大法的反对,不能将遇到的问题善解,反而使它恶化,甚至动辄便把由于自己的不圆融而导致的魔难与天安门广场上的恶警相比,给大法带来了一定的损失,也使得一些生命失去了得救的机会。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已明确指出“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

其实,警察的工作压力是很大的,在紧张地执行任务时,他们很难有闲心静下来听谁解释什么,而是更多地从大家的行为上做出相应的判断。所以,我们在参加活动时,应积极地与他们配合,而不要忽视或违反了一些成文或不成文的规矩。我们应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只有江氏流氓集团在中国大陆在倒行逆施,镇压修真善忍的民众。在海外,我们不应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引起那些对我们还不太了解的执行任务的警察对我们的误解。否则,这正是邪恶求之不得的。其实,即使近距离发正念,也不在于几米之遥,关键是我们的心是否纯净地到位。去年,当邪恶之首访问马耳他时,虽然总共只有六个大法弟子在打横幅、发正念,警察还是一再地要求他们后退,学员们毫无争辩地配合着,只是静静地发正念,后来,他们干脆把横幅放下,坐在地上发正念。他们的大善大忍和强大纯净的正念之场感动了周围的常人和记者们。是他们帮大法弟子们打起了横幅,而我们的同修们则在静静地发正念,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一个场面。后来,那些记者们主动帮助大法弟子们联系召开记者招待会。我们在这个空间体现的越静,在另外空间我们的能力发挥越强。我们要清除的正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而不是要在人这儿做什么。大道无形,当我们的心到位时,一切自有神助。

上次在DC,在某位国家领导来访时,一些学员认为警察给我们指定的位置太偏了,硬要挤在其他两个团体之间,面对旅馆的正门,结果,从对面根本看不清楚我们的横幅,而这位领导人恰巧是从我们原指定的位置经过。所以,很多事情是不能用人的观念去想的。

3. 怀大志,拘小节,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

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应是好人,这可不是常人中老好人的概念。我们的言行应该是常人社会的表率,应该是值得社会上人们尊敬的。大法弟子的风貌应是堂堂正正,和平理性,凡事先考虑别人,在不同的场合都应有的得体的言行与衣着。在一些高级宾馆和社会上一些职能部门出入或讲真相时,我们更应注意自己的言行与衣着。否则,因自己无意中没有尊重西方社会的表面文明而引起的误解会为我们讲清真相,清除邪恶带来不必要的干扰。“如果所有的华人学员都能在平时的行为中注意一些、整洁一些,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别人,才是大法弟子的风范。为师的传法这么多年,也一直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的态度而行。” 《对“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一文的评语》

师父已把“怀大志,拘小节”,“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的法理明确地讲给了我们。这不仅仅限于对个人修炼的指导,这方面做得好的话也会为我们救度众生带来很好的机会与环境。尤其是与邪恶短兵相接时,更是如入无人之境,保证了我们另外空间清除邪恶的能力得以更好地发挥。

4. 正念正行对待理财

记得以前看到一本书中讲到“末劫时,金钱是魔的武器”。其实,当前邪恶的旧势力控制着钱从几方面在干扰着正法进程。其一,它控制西方国家为江氏邪恶集团投资进行经济输血,反过来它又从经济上胁迫西方社会一些见利忘义、目光短浅的人为这场邪恶的镇压提供市场。其二,邪恶的旧势力在经济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同时又把有缘能帮助我们的人封闭起来,使我们没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中去。其三,它干扰着大法弟子,使我们常常在对待正法的事上不能正念正行,为省一点钱而错过良机。中国大陆以外的华人的思想很多都与钱咬得很紧。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执著一定要修掉。这几年来,虽然境界也在不断地提高,但与国内同修相比,还是很惭愧。他们是全生命的付出,而我们有些海外弟子在做正法之事时在钱上却常常缩手缩脚,以至错失良机。在西方社会,只要我们的思想不被钱所束缚,做到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大道无形,我们是完全可以很自由地做我们想做的事,很多机会都在等着我们,环境也是很宽松的。下面是前几天明慧网上《大陆弟子关于真相光盘编辑制作的建议》一文的摘选,与大家共勉。

“我们用金钱做大法的事,一定要把心摆正,不能加入任何常人执著于钱财的观念。常人中的事用钱再大都是小事,正法中的事用钱再小都是大事。旧势力也是在利用我们修炼人的执著来干扰破坏。我们在宇宙大穹中本来就一无所有,是师父赐给我们一切,是大法造就了我们的一切,我们现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也就是大法的。当大法需要我们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时,我们可以倾其所有,舍尽一切来助师正法。”

5. 以一颗纯净心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执著于人这一层的表现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明确地告诉了我们近距离发正念的法理。所以我们应该清楚我们近距离发正念的目的是为了更有效地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们的对手是在另外空间的邪恶,不要执著于邪恶在这个空间的表相。无论这个空间的表象如何,我们都应以纯净的心态,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来对待。欢喜或失望都是有求于结果的常人心的表现。

师父在《转法轮》P187告诉我们“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重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

正法弟子是赋天命于世间,无论常人这一层的表象如何,我们都是要正念强大地去对待。另外,出于对法负责,我们应该注意修口,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救度众生,所以我们讲出的话一定要考虑到常人的接受能力以及常人社会对此的反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