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安静和美丽──西人新学员修炼感受


【明慧网2002年10月18日】我叫罗丝,今年55岁。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我修炼法轮功8个月的一些体会。决定与大家分享个人体会并非易事,不过,我希望您从中能有些收获。

我需要先从我的童年说起,因为我现在才开始理解当时所经历的一些体验的实质。

小时候我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存在于许多不同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中我的日常生活则与我其他空间的生活体验交织在一起。我还记得在一个空间里,我非常宁静,被一种奇怪而又美丽的光照亮着,这种光如同人间的曙光,非常柔软。每当想起这种光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自己无法理解的深深向往。那时,我无法与父母探讨这些事。在我的记忆中我还清晰的记得一些从未在今生今世见过或遇到过的山水、面孔、食物和传统习俗,以及对某种语言和文化的强烈兴趣。有时我觉得自己过着多重生活,偶尔也觉得与家人的疏远。每当这时,我都很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远离那个美丽的光亮和宁静的空间。

为了寻找对这些持久的早期体验的解答,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开始研究各种宗教的文化历史。这样我就研习了许多功法,尤其是印度瑜伽和佛教,对道家也有短时间的研究。许多年以来,我都有幸在这些道路上得到严格而又传统的慈悲指点。这一切似乎都在为我几个月前所发生的深刻变化做准备。

当我第一次接触到法轮功时,我并不是在寻找另一种精神道路。我刚开始学炼时只是为了支持和陪伴我的亲人。可是我很快便意识到这套功法是一种很特殊、威力强大的系统的一部分。每看一次法轮功的功法介绍和教功录像带,都能将我的某些意识从深睡中震醒,我总想一遍又一遍地观看录像带开头时师父的打手印部分。当我一开始读《转法轮》时,我的内在生命就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感觉到我的许多“遥远记忆”与今生的生活交织在一起,并给了我一个非常珍贵的机会去把他们组成一个完美的绒绣。然而,要达到“不二法门”的严格要求对我而言并不容易,因为我刚炼法轮功时对我以前的修炼并无不满意之感。在这方面我遇到过多次考验。后来,我逐渐认识到,低层次的过渡时期是高层次的安排,目的是让人能很快改变自己以便在法轮大法中修炼。

我生命的每一部分都在修炼之中了。在每个境界,每时每刻都在其中是相当困难的,在冲突、痛苦或挑战面前,我无法隐藏、无法逃避、也没有“喘息”的机会。用真善忍的原则要求来衡量自己的思想、言语和行为时,常常暴露了自己的习惯性的不合适的思维模式、无用的执著、怕心以及自寻的烦恼。在我清醒的时候,似乎到处都是心性考验,而我却从未有所准备,心性考验总是在我最始料不及的时候跳出来。在我的梦中出现多次考验,从中挖出了我已淡忘的一些怕心和一些需要改变的思想方式的执著,去掉这些执著就升华上来。

我第一个较大的考验是在我修炼几个星期后出现的。我的工作牵扯到要去几个不同的地方,时间表通常都很“紧”。过去也偶尔有过心脏猛烈跳动、呼吸困难和胸疼。一天我独自在家,正准备去上班时突然心脏开始猛烈巨跳,我无法呼吸哪怕一下,同时胸疼剧烈。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害怕:我应该去医院吗?应该叫急救车吗?突然我想到:“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痛苦的症状持续了20分钟。在这期间我的思想也摇摆了几次,我真不知道我是否能过这一关――我无法有效呼吸,疼痛也扰心。不知怎的,我的脑子有些清醒,我就不断地重复师父的讲法,症状就逐渐消失了。

我的两个梦中体验也包含了重要的心性考验。在一个梦中,我在城里拥有一座大宅,地势较高,可以眺望城中的河。几分钟内我看到这座房子分三个阶段倒塌,最后变成一片废墟。整个过程中我没有感到惊慌,没有感到损失,也没有遗憾。在另一梦中,一条巨大的狗在一间有很多人的屋子里向我凶狠地走过来,当这条狗正向我猛扑过来时,我能冷静地伸出“停”的手势并喊“李老师”求救。这条狗立即倒在地上,安安静静的。

对我而言,我的升华过程得到了当地学法小组的很大帮助。最近我们有幸用9个晚上看完了师父的9天班讲法。之后,我马上经历了很强烈的身体消业和调整,整整48个小时,我身体内部感到很强烈的全身发冷、发抖,骨头和关节都很疼,全身不适,不知怎的,我仍能继续炼功,全身不适之感在第二天晚上突然消失了。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是一个非凡的体验。

我感到很难用语言解释或描述在我身上发生的许多事情。今生的许多谜团渐渐地越来越清晰,我开始理解我童年时代为什么一直向往另外空间的那种安静和美丽的光焰。

谢谢大家与我同享我的修炼路上的感受。

(2002年澳大利亚墨尔本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