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10月19日】2002年9月29日,我在东郭镇的路上,被石山派出所两恶警曹志友、金伟庭绑架,被送到石山派出所。他们强行给我带上手铐,来到东郭派出所,作了伪材料,待盘山县政委书记刘成元来到之后,将我送到盘山县看守所。在路上,我给他们讲法轮功弟子被非法迫害,承受无名苦难,善恶有报是天理,等等,但是他们良知全无,全然不信。

到看守所之后,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绝食抗议迫害”。10月1日上午,看守所所长戴永明将我叫去,伪善地劝我吃饭,我说我是好人,我不吃这里的饭。他劝了半小时,看我真不动心,就命令崔大夫买灌食器具,要强制灌食。同时,屋里的恶警李学强对我连打带骂,叫犯人将我按住,拿一瓶水灌我,但没灌进去。

次日,李学强又叫号里的犯人按住我灌水,只灌进一点儿。10月1日晚19时多,恶警崔大夫(55岁)对我进行了第一次灌食,由犯人将我按在椅子上,把住胳膊、头,崔大夫拿橡皮管往鼻子里插,之后用粗针管吸水,玉米糊往里推。2日、4日、5日、6日、7日分别对我进行灌食,7日已灌不进去,两鼻孔里已经肿了,痰中带血,管插不进去,崔又用管往嗓子里插,但也不好使。每次灌食前,恶警崔大夫对我不是打、就是骂,又狠毒地拿来针灸用的针在我脸上、人中、耳朵、手、脚等部位乱扎,折磨我,说我影响了他节日休息,他没有一点医生的职业道德,丧失人性。打我耳光的还有恶警刘汉(带眼镜)。

邪恶并不可怕,我要走正自己的路,坚定正念就一定能闯过难关。师父说:“所以我说你真正地去修炼大法的时候,你的心要摆正的时候,那颗坚定的心,真了不起,神看了都觉得你了不起,就会出现奇迹。”(《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10月3日我睡觉中,耳边响起了手机铃声,我醒了,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的手机在盼我出去呢。

看守所灌食失败。于10月8日下午,将我送到盘山县医院,开始输液。盘山县公安局派来政保科三个警察看管,同时又联系我单位领导职工三班倒、每班两人轮流“看护”,又从看守所借来了脚镣子,晚上睡觉把我的脚铐上,怕我跑。白天,他们打扑克、赌博吵吵嚷嚷,有时恶警假惺惺地劝我一阵,让我写保证,回去好好工作,死了不值得等,但我心不动,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看守所我能闯出来,这里也挡不住我。

真能放下生死,就会无坚不摧。在看守所和县医院,我尽可能地讲清法轮功与法轮功弟子被迫害的事实真相,有好多人不信,也有些人思想上有改变,觉得有道理,我想有一个人能转变观念,良知被唤醒,我也不白来。

10月12日晚22点左右,恶警们白天玩了一整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回来之后都上床睡觉了,也忘了给我戴脚镣子,因为姓王的警察白天说我绝食14天了,走都走不动,用不着担心跑掉。我心生一念,让他们昏睡过去,请师父加持弟子,让弟子离开这里。不一会儿,门“吱”“吱”地响了几下,两道门都敞开了。我起身下地,悄悄地走下楼。下楼时,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我。就这样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绝食14天,在恩师的呵护下终于走出来,重新汇入正法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