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收红包的医生


【明慧网2002年10月20日】大陆的人都知道,如果有病到医院去做手术的话,那么有两个人是必须给红包的:一个是主刀医生,一个是麻醉医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已经成了惯例。所以,对于医生来说,工资奖金并不是主要收入,红包,才是最主要的收入。红包收入虽因人而异,无法统计,但据在医院任麻醉师的大妹讲,就是象她那样的普通麻醉师,过去一个月下来,也是少则七八千,多则一万以上。

其实,医生还有一项收入,那就是患者购买药品的提成,虽比不上红包,数目也极为可观。

在医院任麻醉师的大妹,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成了唯一不收红包,不拿药品提成的医生。

大妹得法较晚,99年4-25之前,她的婆婆一直在修炼法轮功,公公也炼过一阵子。可是,那时她由于缺少对法轮功的了解,只把他当成了一种祛病健身的气功锻炼来看,并不知道法轮功是正法修炼。7-20之后,她婆婆在恐怖的压力下放弃了修炼,她力劝婆婆:“妈,你觉得好你就炼呗,管电视上说啥干吗!我看你炼这功挺好的,你看你现在身体多好。”可是这位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老人早已吓破了胆,哪里敢坚持。

一次,我从回家探亲的小妹那里知道,大妹对当今人类道德水准的低下、人与人之间冷酷无情,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的社会现实非常失望,对人生充满了迷茫。她因此而感到空虚、寂寞,情绪抑郁。她甚至对未来充满绝望地说:“我才不要什么来世,我不要当人,我希望自己变成一块小石头才好呢!”听到这样的话,我猛然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曾说过,“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于是就把这些告诉了小妹,要小妹回去的时候一定到她那里告诉她,要她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她果然很快地给我来了电话。我便与她谈起了大法,她于是开始了修炼。过了两天,我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哎二姐,《转法轮》我已经看完了。”她说。
“是吗!感觉如何?”我很高兴。
“太好啦!我已经决定再也不收红包啦!”她的声音充满了兴奋。
“是吗!你的心性提高的可真快。”我由衷地高兴。

紧接着,她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她说她终于懂得了人生的意义,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懂得了生命的价值,她说她不再感到迷茫。

过了一阶段,她在电话中告诉我,自从修炼后,她感到自己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和心灵上的宁静,不再焦躁,不再空虚,不再抑郁。她还觉得自己获得了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生活变得有滋有味。

后来,各种宣传媒体对大法的攻击越来越多了,越来越信口雌黄,越来越颠倒是非,空气中越来越弥漫着恐怖,面对这些,我处在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状态,每天充斥头脑的是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的思考,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关心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也在思考,偶尔来个电话诉说一下她的感受,我从中知道她的状态也不算好,很久没有学法,也很久没有炼功了。她很痛苦,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要受到如此的攻击和污蔑?!她更不敢相信,一个政府为了迫害一群好人竟不顾事实地编造谎言来蒙骗人民。她又开始晨跑,但每天早晨在公园里她都能听到人们在议论法轮功,有的老人望着满地垃圾叹息着说:“哎,人家法轮功在这炼功的时候多干净啊!你看现在造的!”她从人们这些叹息中感受到了人们对大法的深深怀念!对那一群群高尚纯洁的炼功人的深深怀念!

那一段时间里,大妹虽然间断了学法炼功,可是却一直没有忘记恩师的教诲,仍然拒绝收病人的红包,不拿药品的回扣。

后来,我在经过理性的思考后,跟上了大法修炼的步伐,并帮助大妹走上了正法修炼的路。由于她认真向内找,在心性上下工夫,所以进步迅速。当遇到医生不收钱就不放心的病人时,她就先收下钱,等做完手术后,再把钱还给病人。在工作中,她不挑不捡,不争不斗,不计较个人利益得失,受到一致好评。她经常用智慧的方式向病人和同事们洪法讲真相。她感到最遗憾的就是,在江政府制造的恐怖中,她在做了好事受到表扬时,只能有选择地告诉人们她是因为修炼大法所为。

我希望,我也坚信,有朝一日,她可以对所有的人说:是修炼大法,使她成为一名道德高尚的医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