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被大邑公安局恶警夺去生命


【明慧网2002年10月23日】我是四川省资阳市大法弟子。

10月4日,也就是几天前,我几乎被大邑公安局恶警夺去生命、离开人世。

9月25日凌晨4点多钟,一群恶警一脚踢开我所在大邑亲戚家的门,把我和我亲戚及另三人无端强行铐绑到大邑刑警大队。刑警大队长周文才面对我这个善良的老太婆,一副恶兽面孔,不断狠狠扇我脸、打我,打得我眼前金星直冒,差点昏过去。他还用脚猛踢我,迄今我的左膀还活动困难。后来又把我与另一大法弟子(也是老太婆)双手反铐在牢里地钉上。一共铐了36个小时,不许解便、喝水、吃饭、无法睡觉。我渐感呼吸困难。我警告邪恶之徒:炼法轮功前我有心脏病,并且经常住院。炼法轮功后心脏病痊愈,在正常情况下从未复发过。抓我到这里来时我很健康正常,在你们的毒打折磨下我已感到心脏不适。邪恶之徒把我关进戒毒所,我要求无罪释放我。期间两次呼吸困难、心绞痛。邪恶之徒不放我,我开始绝食。

  10月3日,戒毒所张所长把我双手“大”字铐在刑具铁栅上,从后面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猛扯向后,把头硬卡进比头还窄的两铁条中间,仰面朝天。头立刻一阵巨痛,继之晕沉,然后他猛捏住鼻孔腮帮强行灌食。廖朝齐大姐被强行灌食很长时间,直到她完全昏迷过去(后来证实她当晚即已被迫害致死了)。10月3日深夜,我呼吸困难、大口喘气、心绞痛、全身抽搐,失去知觉。10月4日八点多苏醒,发现正在医院,心跳是每分钟218次。

  10月4日9点多钟,大邑公安局政委、副局长来了,还带了个摄像的,把摄像机镜头对准了我。我立刻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我一边要他们立刻释放我,一边微弱却严肃地警告他们:“那个拿摄像机的人不立刻离开这屋后果自负。我都死过了还畏惧死吗?”那人离开站到了屋外窗户边。过后一个姓陈的警察宣称不放我,要我交代。我立刻明白告诉他们:“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一个有关大法和同修情况的字!”

  多么凶险的大邑公安局邪恶之徒啊!把廖大姐虐杀死了,把我迫害得死过去了,差点回不到人间,还要作伪善欺骗宣传。

  大邑县公安局周文才、张所长等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使我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时至今日,心律心速仍不正常,又累又难受,头昏、思维散乱。而我受到这么严重迫害的原因却是因为我要做好人,要做一个道德高尚、身体健康的好人,却不见容于江罗暴恶集团,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97年底我修炼法轮功之前,满身的疾病已到无医可治、药医无效的程度,满心的绝望和颓废,精神已经崩溃。也曾在几十年漫长的岁月中翻遍人类各种学说伦理,满眼看到的是空洞、肤浅、杜撰,甚至是把人推下地狱的谎言、教人强取豪夺、残忍互斗的毒语。是法轮功救了我,洗尽我身心的污垢,救回迷失了的我,给了我全新的生命,使我变得高尚健康,心底里充满祥和和光明,家中开始有了欢歌笑语,家庭和美幸福。

  99年7月20日后,只为修炼做好人的我与其他大法弟子一样遭受到旷日持久的迫害。家破人散、夫离子散,爱人被所在单位资阳南骏汽车制造公司迫害致残,我于两年多前被该单位停发全部退休工资。所在单位党支书李光林、保安罗祖礼还伙同派出所警察诱捕我。而资阳市公安局多次迫害我,放后又派人到处抓我,逼得我这个善弱的老太婆无处安身、到处流浪,险些把命丢在大邑公安局。现在,资阳公安局又在到处追捕我,还不放过我。

  通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印证了一个铁的事实--法轮功洪传十年,把亿万修炼者变成了亿万个全新的道德高尚、身体健康的好人;江罗暴恶集团三年的血腥残酷镇压,用惨绝人寰的手段硬把好人迫害致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