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市劳动教养院羿秀艳等凶手将法轮功学员刘文萍逼死,并将张哲辉迫害至精神失常

【明慧网2002年10月27日】刘文萍(音),女,43岁,辽宁盘锦市原辽河油田供水公司职工(已买断), 家住辽河油田清泉小区。1999年12月17日刘文萍参加八达岭长城集体炼功,在八达岭被恶警拳打脚踢,被带上手铐在放风口冻,后被劫持到延庆监狱。之后,被辽河油田公安带回送到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2000年1月29日被非法判教养三年送进盘锦市集中营。

盘锦教养院为了让刘妥协,2000年3月中旬以后每晚都给她带手铐,有时被恶警打耳光。4月13日,恶警顾娟(指挥),柳敏、亮敏把她双手背铐罚站(在教室),脚尖紧贴墙,眼睛瞪得大大的,头不能贴墙。她与其她20多名被罚站的同修背《洪吟》,柳敏、亮敏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多次,又抓住她前胸衣服打她脸,接下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把她推出推进地使劲打她头、脸。柳、黄二人还拿高压电棍电她脸、头,反复电了几次。4月20日,羿秀艳把她和王英、曲家英拉到走廊办公室门外,当着20多学员的面让男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她的头、脸、嘴巴,电了好长时间。4月22日,羿秀艳等恶徒又在号房内电她头、脸,电完叫四个犯人把她从二楼抬到室外,放在下雨的泥水地上,之后,又抬回号房,把她双手空吊在教室窗户上,并打了她。

2001年9月,羿秀艳、王岩、蔡丽到她的工作单位去威胁她,让她放弃信仰,她不屈服,羿秀艳放出风来要抓她。

2001年11月6日晚,她因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11月7日被送回教养院。送她的公安和羿秀艳等恶警打她,羿秀艳等恶徒的叫骂声和打她的声音很多人都听到了。打完后将她双手铐在北屋窗户的铁栏和暖气管子上,背靠窗户双手吊着,窗户全部打开冻她,不让她穿棉衣。她头发乱七八糟,流着清鼻涕。门口24小时有两人守着,门窗用报纸糊着,门上只留一个小方口。从早上4点多吊到晚上12点多,从晚上12点多把手铐铐在一只脚上,一头铐在床腿上让她坐在床边四个多小时(等于让她休息了,开头几天24小时吊着不让坐),就这样她被吊了近半个月,又被打了几顿,但她非常坚定。于是羿秀艳就说她有精神病,以保外就医为由,22日左右将其骗进了辽河油田于楼精神病院。羿秀艳除了想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摧残她外,还想在经济上迫害她,因为刘是后调到油田的,买断只给了4万多元,药费不报销,而精神病院药费又很贵。12月中旬的一天,张守江、羿秀艳给刘三天假回家,让刘从黑山老家来的弟弟给洗脑。刘再也无法承受精神病院肉体与精神上的摧残,被迫从楼上跳下而死亡。(注:这个案例让我们想起来文化大革命被政治迫害逼迫而死的无数冤魂。大法法理严禁自杀,修炼者无论在任何屈辱、苦难的情况下都应该坚持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大法弟子的生命不是孤立的,修成与否关系到许多生命的未来。本文报导的事件中的大法弟子没有严格按照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去做,但是这一切都是盘锦市教养院羿秀艳等歹徒野蛮迫害直接造成的。羿秀艳等歹徒对大法弟子的酷刑折磨使她们处于生不如死的境地,羿秀艳等杀人凶手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被绳之以法。)

迫害刘文萍的恶警是:张守江(院长)、羿秀艳、刘静、王岩、蔡丽、黄亮、柳敏、齐霞、桐丹、罗亚兰、晏丽娜、赵红艳、王晓梅

2001年11月23日上午,恶警黄亮在教室当众打法轮功学员张哲辉的脸和嘴巴,并辱骂她。下午羿秀艳(大队长)又在教室当众把她写的严正声明撕了,并破口大骂张,一边骂一边使劲打她耳光。张的脸和嘴巴都被打肿了,眼镜被打掉在地上摔碎了。羿秀艳打完后把张关进小号,把张双手铐在床腿上,强迫她背手蹲在地上。羿秀艳、刘静、王岩、蔡丽、黄亮等恶徒又对她拳打脚踢,并把北屋窗户全部打开,冻得张浑身发抖,且不让她穿棉衣,不让上厕所,让她大小便往裤子里解。早上叛徒提出给张收拾屎尿,换下裤子,羿秀艳不同意,只规定每天晚上半夜别人睡着了才让两名叛徒去给她换洗裤子。屋子里很冷,满屋子是臭味。刘静还骂她是……。有人看见她冻得浑身发抖,不停地流泪。张被这样迫害了三天三夜后(11月26日)精神出现了异常,羿秀艳、桐丹、罗亚兰等恶警还骂她装疯卖傻。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才把她双手铐在床头上,床上不给铺褥子,光板床,让她穿着线裤坐或睡在床上,可以盖被子。但她已经不知道冷了,不吃饭不喝水,眼发直,把被子踢到床下只穿线裤也不知道冷。羿秀艳等恶警还骂她装疯,踢她。张精神失常半个月后,羿秀艳又把教育科录像的人找来,把张哲辉抓到教室让教育科给录像。羿秀艳还大叫:“叫大伙看看,张哲辉究竟是装疯还是真疯……”录完像后把张哲辉继续关小号,继续迫害。20天后(大约12月16日)才通知张的父母,把张送到锦州市康宁医院(精神病院),住院半年多,花医药费一万多元。

盘锦市集中营在院长恶警张守江、副院长周中华的指挥下,羿秀艳、刘静、王岩、蔡丽、黄亮、齐霞、柳敏、赵红艳、桐丹、罗亚兰、晏丽娜、王晓梅等恶徒把坚定的大法学员劫持到招待所二楼,门窗用纸糊住,强迫站马步桩、撅,实在站不住就强迫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或蹲着在地上走。24小时只让去三次厕所,甚至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或只准睡两个小时。同时恶警陆续把大法学员带到楼下,门窗糊住,进行毒打,电棍、警棍、狼牙棒、拳脚一起上,他们猛砸头顶、脸、耳朵、颈部、前胸后背等要害部位,又用狼牙棒电警棍全身乱打,至少打三十多棒。打得浑身紫黑色,有的臀部的肉都打烂了。再不妥协就扒光衣服,恶警蜂拥而上浑身乱掐,再不妥协就用怪姿势吊,一只手铐在窗栏高处,一只手铐在床腿地面处,拉得非常紧,直不起身蹲不下。双手吊肿了也不放下,也不让解大小便。

部门及恶警电话:张守江,0427-8228233
羿秀艳,0427-2901052
管理科,0427-2900270
教育科, 0427-290017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