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亭和她的外公外婆


【明慧网2002年10月4日】
(一)

「外婆!我也要学。」
亭亭仰起稚嫩的小脸;清澈的眼中盈满一泓期待。
在客厅一角,一个中年妇人正和着音乐的节奏舒缓地运动着。
「学什么啊?」中年妇人并没有停下来。
「和你一样呀!我真的好想学。」
「啊,你是说学法轮功吧?」
「是,外婆!你做得好好看啊!」
「我教你可以,但你得认真学,而且要坚持!」这时,外婆已经炼完了,她俯下身,慈爱地望着小女孩的眼睛说:「坚持,你懂吗?就是每天都要做。」
「我懂!我一定做得到。」亭亭高兴地抱住了外婆。

(二)

中年妇人翁春妹,看名字就猜到她是客家人,虽然已经五十七岁了,可从她的容貌,声音,动作去观察,你会说她是位年近五十的家庭主妇哩!她是典型的客家女,勤俭、敦厚、朴实,不仅自己身体力行,她也这样教导儿女们。孩子们也很争气,工作上各有成就。一家人美满幸福,邻里之间也和睦相处,真是其乐融融。

通过三个多月法轮大法的修炼,她只觉得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畅快地呼吸,每根汗毛都在尽情地舒展,在经历了人生五十多年的酸甜苦辣之后,她从不敢奢求的宁静与安祥突然走进了她的心,令她欣喜不已。

精神好了,身体也好了。本来乐于助人的她成了炼功点上的热心人:发送报纸;写信寄往大陆,讲述法轮功真相;参与各类弘法活动;辅导新学员炼功。每周让出家中客厅,供同修们学法交流。

(三)

亭亭是春妹的外孙女。由于亭亭的父母忙于工作。生下未满月就抱来春妹家抚养。

小家伙很是聪慧,三、四岁就能背诵唐诗,熟记三字经。又喜欢绘画,还说长大了要当美术老师。现在亭亭七岁了,在国小读一年级,认识的字却不少了。在外婆教导下,她已经会读好几篇《精进要旨》中的文章了。

亭亭是个懂事的孩子:看到外婆忙,她会帮着做家事;帮着照顾四岁的表妹彤彤。帮着挑菜洗菜……。尤其当外公外婆俩为某事烦忧时,她会说笑解颐,或唱首儿歌、跳支舞逗他们开心。

这么个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又贴心的孩子,却时常患感冒和肚痛。每次来病时,都要饱受一翻病痛的折磨和打针吃药之苦。有一天,亭亭忽然发觉外婆以前也是这痛那痛的,现在不仅与药绝缘,而且神清气爽,精神勃勃。想必是修炼法轮功的结果。于是小小年纪的亭亭也兴起学法的念头。

一个多月炼下来,小家伙的身子骨硬朗多了;感冒、肚痛虽也偶来造访,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厉害了。她只要持续炼功,多喝点水,病痛就会消失。如今的亭亭,健康活泼,快乐得像一只小鸟。

(四)

「外公的心性提高了,恭禧啊!」
亭亭口中称赞的外公,原来可是个大男子主义者。年轻的时候,外公有很多说道:像君子远庖厨,认定男人煮饭做菜是有辱尊严的大事;拭窗抹几,洗衣扫地,是先生自甘堕落的表现。学圃莳花,玩鸟溜狗,只有没出息的男人才会做。他认为一个堂堂男子汉,除了满足家人的生活需求外,最重要的是脚走风雷,参与鼓动时潮,兴盛世代的大业。

退休后,已年近七十的他,仍然活力充沛。太极拳打久了、腻了,见到活泼多变的某种气功舞,毅然弃拳就舞;虽然累点,却是展现自信的机会,外公是从不服老的。星期天,他总是呼朋引伴,登这山,爬哪峰的,想让山峦对自己的强健俯首称臣。每年择期出国旅游,体验一下别国的人文风景,风俗习惯。返国后写二篇游记,投到报社,有时也能收到一点稿费。但不管他生活得多么自在、潇洒,始终打不破自己规定的那些条条框框。

二个多月前,由老伴春妹引介,他满怀疑虑的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世界。想不到在这个广阔的世界里,他追寻到另一种奥秘,深掘到另一个宝藏。外公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着──

「老伴,阳台上的紫罗兰和玉兰花的旁枝细叶太多,我修剪了一下,免得妨碍它们的正常生长」;
「老伴,今天买菜我去。我想把材料买回来,练习好昨天电视上学的烹饪技术」;
「老伴,想不到家事那么多!这几十年来真的辛苦你啦。往后洗菜洗碗淘米的工作我来做。」……

每次他做什么或说什么的时候,亭亭总想说点好听的话来响应。外婆却老向她使眼色,暗示她什么都不要说,以免话不得体,使得他把撤掉的条条框框又搭起来。

这天,外公佝偻着腰,仔细地清扫地上的尘土。亭亭也拿起抹布在旁拭桌;她瞅着外婆不在家,便称赞起外公来。

刚好这节骨眼儿,外婆牵着彤彤从外回来,看到祖孙俩脸上流露出的喜悦,笑呵呵的问:「你们高兴什么呀?」

外公神秘兮兮的说:「不告诉你!」然后握着亭亭的手:「这是我俩的秘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