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得执著无一漏——在绝食抗争中升华


【明慧网2002年10月7日】在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过程中,由于大家对法认识上的不同,在具体做法上也就不同。通过一段时间的实修与磨炼,自己获得一些心得,愿在此与大家交流。因为层次所限,有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为什么要绝食?

绝食已不是新话题。从早期弟子的绝食行动开始,一直到海外弟子的绝食声援,不断看到不同认识状态下的修炼体会谈及这个问题。直到有一天当我亲自经历磨难,并依靠对大法的正信一步一步闯过来时,才真切体会到师父经文《博大》所讲法中的涵义: “……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1. 承认自己的被关押也同样是在配合邪恶:

做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全面抵制对大法的迫害这一点上,大家的认识是一致的。但是在具体做法上,在为什么要绝食的问题上则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开始被恶警抓进看守所时,大法学员的不配合邪恶表现在许多方面,如不照相、不按手印、不抱头、不下蹲、不走黄线、不背监规、不讲姓名和不配合录口供等等;随着放下的执著越多,在监号里还开创了学法、炼功、弘法、发正念的环境。

但是如果做到此为止就认为已经全盘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那是不够的。一方面好的环境本来就是前面的弟子给开创的,如果不是以此为激励自己彻底否定邪恶的起点,而是以此做为观望的环境,那就正是邪恶所欢迎的。因为无罪被关押的本身就是我们从根本上不能承认的,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那邪恶就会利用我们在这一点上的消极承受,没完没了的进行迫害。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学员,虽然也做到了不配合公安预审、不承认强加给我们的不公,但仍被判劳教或判刑的原因,并且一旦被判,往往还会在刑期已满时继续被非法延期,一拖再拖。

另一种不正的想法表现为学员执著于老师曾讲过的 “无论是被邪恶势力夺取了生命的,无论是在拘留所里、被判刑的,无论是在不同情况下遭受痛苦的、流离失所的,和我们在国外的学员和在其他环境中的学员,你们为大法所做的一切事已经建立了你们的威德。”(《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这段法,认为我们已经走出来了,坚持到底就可以了,等后面的弟子都走出来,天象一变,就法正人间了,圆满了。这同样是被动承受的想法,而且似乎还有一些自满的心。无论是哪种情况,承认自己的被关押其实就是在配合邪恶,更进一步说,也同样是懦弱和逆来顺受的表现。那么如何进一步从根本上、从法理上、从具体做法上全盘否定被关押的本身呢,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学员都想到了走绝食抗争的路。

2. 绝食不同于自杀:

有人说,绝食不就是自杀吗?你们大法不是不让自杀吗?为什么还要绝食?甚至有一些学员也潜在有这种观念。且不论从更高层次上如何看待,就从人类这一层的正理来看就能发现:其实现在人的观念已经分不清他们两者的本质区别了,就象已经分不太清珍惜生命与贪生怕死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了一样。

表面上,珍惜生命与贪生怕死,说的都是保住性命,别死的意思,但为什么不同呢?做事的目的使之不同。对于象吸毒者、轻生者和为了私利铤而走险的亡命之徒来说,我们要劝他学好,珍惜生命。而对于那些在危难和逆境中本应勇担责任但却因私欲和害怕而逃命的人,我们绝不会赞同他说你做的对,你是在珍惜生命,相反只能说他是贪生怕死。绝食和自杀虽然都是主动放弃生命的意思,但在本质上也有同样的区别,那就看做事的出发点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如果放弃生命的原因是基于对人生痛苦和责任的逃避,或者是基于为钱、为势、为私欲而不惧生死的胆大妄为,或者甚至是表现为在修炼中对于个人圆满的执著而采取的无理智的行为,那完全都是自私的、有害的、甚至是有罪的做法。然而,如果一个人是为了正义的事业、为了更广大民众的利益、为了众生的真正的永远幸福而置个人生命和危难于不顾,挺身而出,甚至为之献身的行为,难道还能说他做的不对吗?不,每一个清醒的人都会说:这是伟大,这是最高尚的行为。

3. 绝食抗争是正念正行的伟大体现:

绝食是在极特殊情况下,法给予最低层次人类,包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大法弟子,无数的行为方式中的一种。在这场旧势力利用邪恶所安排的这场恶毒的所谓考验中,当那些被邪恶利用的人中败类看到用欺骗、谎言和伪善再也无法改变大法弟子对宇宙真理坚如磐石的信念时,便开始采取各种见不得人的残酷手段和无限期非法关押对弟子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折磨,用以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和发泄其私愤。然而正法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在此特殊情况下,大法弟子采取了绝食这种最高形式的抗争手段,对旧势力予以正法,这无疑是对忍无可忍法理的伟大实践。

从个人在法上的认识看,绝食抗争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伟大行为,其中体现了一个修炼者敢于为真理而舍尽一切的大忍之心,体现了在正法过程中对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败坏大法与众生的行为的不纵容和制止,体现了一个正法修炼者在面对残暴迫害时坚持真理的宽容,体现了做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突破个人修炼的思想框框,站在维护法的境界中所表现出来的对众生的最大慈悲。是一个觉者最伟大的表现。

4. 绝食并非唯一的路,但无疑是一条正路:

对于在大陆的弟子,虽然绝食不一定是唯一的路,但无论你是走哪一条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路,到最后可能都会遇到这样一道关,那就是放下生死,这是 “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经文《真修》)。 因为“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经文《路》) “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绝食的过程,是在艰难和痛苦的忍受中表达一个生命最顽强的意志,同时又不伤害任何人;是在用舍弃生命的代价去争取人的基本权益,同时又不以死亡为目的;是在针对邪恶的抗争中保持和平、理性的态度,同时又是坚持真理、至死不渝的金刚不动。这一切是做为一个大法粒子最伟大的表现。而也正因为他的正,绝食也才成为一条极其艰难的抗争之路,因为其中包涵着对一个修炼者各种磨难的承受和各种人心的考验,因而从中也树立了无比的威德。

5.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经文《正念正行》)

有人因为对肉身的执著,从而去悟师父讲的法( “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第一讲)),说有弟子是因绝食死亡了,不是真修弟子有师父保护吗?这怎么解释啊?由此而动摇了对大法的正信。其实只要想一想,今天能够得法的这些生命哪一个不是冒着天胆下到人间来的高层生命,其中又有多少是原先带有人身的呢?老师讲过宇宙的中下层才是有带有形体的生命,那又何苦去执著他。珍惜肉身带来的修炼和正法机会,与执著肉身本身是两回事。其实放不下的还是人心,而不是师父没讲透。

我们虽然不会随意的、为个人的什么狭隘目的而轻生,但面临着众生的利益和重大的责任需要维护和承担的时候。那需要用生命去完成的使命,就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有一个弟子的诗中写道:“百世断头余一命,土牢难囚志士心;为求大道蒙天誓,不求生还求死还。”开始觉得是不是有求死之心,后来则心领其无畏生死之意,而不是求一死来解脱。为了求得真理大道,多少弟子在人类历史上曾不止一次的断过头,那么今生得遇恩师、得遇大法,得遇正法时期而又有幸能做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去证实法、维护法,纵然失去多少人身又何足惜呢?

二、 绝食过程中的正念对待

1. 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

绝食过程中一个常见问题就是对超常状态的感受和追求。说炼功人绝食在生理表现上与常人是不同的,如何如何。但在实际绝食中的表现恰恰不是,因而造成了很多已经绝食的学员对正念行为的疑惑以致放弃了绝食。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其中包涵着不破坏常人社会理的因素,如果常人都看到了大法弟子绝食中的超常,那谁都会来学大法了,连邪恶的坏人都不敢来迫害法了;正因为一切外在的表现都是和常人一样状态的,连续多日不进食水身体是会虚弱的,长期绝食绝水不进行抢救也是要死人的,所以从中也才能体现出了一个大法弟子在真正的生死关头能不能从人中走出来的因素。神和人的区别,并不在于表面上的超常,而完全在于心性上的巨大差异。

2. 识破“人道主义”的假招牌:

因为绝食是我们用生命维护大法和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有力手段,所以邪恶之徒才疯狂地、想尽一切办法、软硬兼施、千方百计予以阻挠以不让你达到这个目的。他们除了以强行灌食、灌浓盐水、强行注射液体等残酷手段进行折磨以达到让你难受、让你停止绝食以外,最具迷惑性的就是把你送进公安医院进行所谓的 “人道主义” 救治。他们伪善地解释说它们是医院,是人道主义的场所,不能看着你死而不管,所以你必须配合治疗。说白了,这不过是以 “救死扶伤”的小“人道主义”掩盖其“践踏人权”的大不人道而已,是邪恶惯用的诡辩伎俩。更为邪恶的是,他们借医治之名,行迫害之实,以病床为刑床,比看守所更无所顾忌的随意使用戒具和施以世界上明令禁止的酷刑,用以整治大法学员。同时却无耻地向外界宣传他们如何如何以人道主义的精神善待大法弟子。学员如不能识破,最易被其钻了空子。

3. 走自己的证悟之路:

在绝食抗争中,还一个问题就是观望心理。 “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经文《路》)因为不能够自己真正在法上去衡量和证悟,就造成了从众心理,看着别人绝,自己也跟着绝,那么 “为兴而来,心必不坚”,可能遇到迷障就难以为继了。在实际中,有学员看到很多前面绝食的弟子被强行插管灌食了,所以轮到自己也就默认其发生了,从根本上忘记了、也不去想绝食的目的和本质。所以在许多地方出现了很多学员久绝不决,被长期灌食的状态。据听说有学员绝食了四个月最后还是吃了,此事被邪恶利用来劝说其他绝食的学员放弃绝食。其实做为大法弟子,所走的每一步,正与不正都影响到其他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所以真是不能不时刻提醒自己: 为自己负责、为学员负责、为社会负责、为大法负责。

4. 在抵制迫害中修去最后的执著:

在绝食中被邪恶灌食是最常见的迫害。在被迫害中一个重要的心性问题出现在一个隐蔽得很深的执著上,那就是怕心。本以为放下生死已然是做到了,可是在被迫害中发现竟然还是有隐藏的怕心在。 “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 (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人体结构的吞咽功能中,一个人所不经意的结构,正可以考验人心——那就是鼻饲管并非是被别人插进去的,而是我们自己在执著心的带动下配合了邪恶的迫害自己吞下去的,也就是说,如果你发现并正视了自己的执著,去掉它,那么它根本是插不进去的,谁也不可能给你插进去!!是你自己有怕心在,无论是潜在的怕失去人体的心,还是在生理上怕被插管遭受更多痛苦的心,或者是其它什么不易察觉的心,才致使你配合了邪恶,让它们又找到了得以长期迫害你的借口。从法上看,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小的过关当中不能提高,也都足以让你“迷在难中恨青天”(《洪吟·谁敢舍去常人心》)了。于是我们看到很多弟子由于此处有漏而造成了在这一难中长期过不去,在长时间绝食后终于放弃,甚至最后走向反面的事,值得弟子们深思。 “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经文《排除干扰》)修炼是最严肃的,每一难都存在着修上去或掉下去的问题。针对自身存在的每一个执著,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抓住不放,从根子上挖掉它。

5. 对放下生死的超越:

曾听到有学员说,如果面临被邪恶枪杀,我可以做到为大法献身而坦然不动,可是一想到在痛苦的折磨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着遭罪,还真是有点担心承受不过去。大家都可以理解他所说的意思,从中也谈到了一个理,其实当真的能坦然放下生死的时候,瞬间的死亡可能很多人都能承受的了,可是如果面临着一种持久的、煎熬的、生不如死的折磨时,那就成为一种对放下生死的超越了,在法理上和承受力上也是更高的要求。在被强行灌食过程中,很多弟子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就是被长期铐在床或板上不能动,一种真正的法西斯酷刑。在那种一定要坚持到底的意志受到每时每刻剜心透骨的痛楚和难受的挑战的时候,那真是对放下生死之念的超越。在这一过程的每一刻,坚强的正念决不可有丝毫的松懈和减弱,师父在《转法轮》结束时的那段话就成为一直坚持到底的最大力量: “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讲到这,就想起我们一个弟子所经受的磨难,可惜没有了解到姓名。这是一位北京延庆的大法弟子,在2000年后半年期间,于团河劳教所因绝食曾被管教和队长用一小推车电棍连续电击长达近一天时间,企图用强制的手段让其放弃绝食。未达到目的后,于是押送该弟子到严管队(即团河劳教所的调遣处)进行严管,四肢被铐在门板上强行灌食,长达四个多月,白天把门板立起,晚上放平,大小便就通过门板中间挖的一个洞。因该弟子以极其顽强的意力坚持着对大法的正信,始终不能被邪恶之徒洗脑,在刑期届满时,又被邪恶加了半年的刑。后来情况不明。

三、绝食行动与正念除恶的关系:

两者不矛盾:大法给人类空间的生命以及正法修炼者,开创了无数的行为方式,其中包括绝食、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以及让人中败类遭现世现报等。这些方式之间是相互圆融的、上下连带的、相辅相成的。具体说,在这样一个布满邪恶的环境下,如果一个大法弟子人的表面在证实法中不能按法的要求不断地去掉执著和不纯,从而真正达到标准的话,那么正念的部分就不可能一步步得到充实和强大,也就必然导致在运用功能时不能发挥或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相反,如果一个弟子的在这一过程中人的表面不断的精进,不断经历磨炼和摔打,从中扎实地提高着心性,强大着正念的部分,直至达到人身与佛体的合一也就是真正修炼圆满的境界,这样就必然能从心性的根本上达到标准,从而相应地在运用功能时越来越稳定、有效和自如,直至同化为生命的本能,达到如意神通的状态。到那时就真正是神在人间的状态了,现在只能是越来越接近。

所以在目前修炼环境中,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发正念了,一切魔难就肯定都化解了。要知道 “ ‘自然’是不存在的,而 ‘必然’是有原因的。”(经文《道法》)一切出现的问题或磨难,那都必然是与我们的提高有关系的。而从整体上看,正法的进程又是与弟子的整体提高密切相关的。因为随着正法进程的加速推进和向物质的表面突破,随着弟子人的表面在从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不断增强正念,功能的整体作用也越来越从另外空间趋近于在表面空间显现。所以,大法弟子发正念从另外空间铲除其邪恶因素和在这个空间中全盘、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的正念正行是上下连带、相互圆融、互相增益的一体,并且随着弟子整体修炼状态的提高而有越来越强大之势。 “大法在魔难中圆满了一切的时候,迫害大法的邪恶都将结束。”(经文《什么是功能》)

四、自己在绝食过程中曾遇到过的一个点化:

在自己绝食过程的最困难阶段,曾一度信心不足,幸遇一事点化,触动很深,在这里讲一下也许可以供大家参考:在看守所期间遇一回民老者讲过一段他年青时亲身经历的事。讲的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为报复华北地区的回民支队,曾在汉奸的怂恿下对当地的回族人民进行过一次污辱性的报复行动。他们把群众强拘在一个大院中不让他们吃清真饮食,代之以馒头夹大肉。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坚持民族信仰和宗教饮食习惯,群众愤然以绝食相抗争,食枯草以代之,不到一个月不少人绝食而亡,最后汉奸和日军迫于民心坚贞而把其余的群众都放回去了。对照来看,同样是在邪恶的迫害中,这些信仰者们仅仅是为了坚持一个单纯的宗教饮食习惯,就已经使他们可以为之用生命去捍卫它的尊严了;那么今天做为信仰宇宙根本大法的弟子们,在邪恶的无理迫害下应当何为呢?

以上都是个人现阶段的体悟,不一定都对。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